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十六章生死一笑
    一听到这个声音,透过不太亮的月光,穿过尘雾还在的场地,路天辰竟然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二人同时的一哆嗦。那是吓到骨头里的反应,同猛然见一到死神降临一样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在那样的一击下,还能轻松的说出那样的话,难道成了鬼么?

    二人艰难的回过头来,林子里,琐碎的月光下,一个修长的完美到了极致的身体昂然挺直,就象从没倒地过一样,更让他们心胆俱寒的是,在路天辰的双手上,同时间,出现了两个长达一尺的灵力无涯劈,一人青光夺目,一个晶莹剔透,一个水属,一个木性,双属双刀在冷若冰霜的月光下发出惨人的光泽!

    “咯咯……”小幺突然的一声轻笑,似乎从来没有过的开心,一手紧紧挽住他的大哥哥,一面整理了下头发,她还是极爱美的。最后想漂亮一些。

    “咳,咳……”刺虎男一阵巨咳,显然这最后的一击,动用了他们的生命力量,力量耗尽,他们的生命也就完结了。所以说他们此时此刻只剩下半条命还在。

    “算你狠,你过来吧,我们也没法跑了,只要你能过到我们身边来,就能轻松杀死我们二人,别等了,快点,我们心里也好受些。碰到你这个煞星,是我们命运不济,只求你麻利些,别让我们两个分开……”

    “是啊,哥哥,我心里好高兴呢,你呢,你同我一起高兴吗?”小幺忽然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话,就算当着外人的面,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咳咳,傻话,问得多余,你我二人从八岁在一起,有过不高兴的事吗?现在能够同穴,高兴还来不及呢,呵呵,看你问的,好象生分了似的……咳咳……”

    小幺伸手轻抚他的胸膛,轻声说道:“……那个何玉翠真是好美啊,我要是男人也会爱她……“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说完,脸上一片苍白。小幺甚至于不敢看刺虎男一眼。

    “呵呵,傻子。她美她的,关我们什么事,我就同她说过三句话,还是你在的时候,难道你没看到吗,说这些没用的。”刺虎男有些不耐,但生离死别在即,也没有因为他的婆婆妈妈而显出怒意。

    小幺埋下头:“是啊,我真是傻,大哥怎么会看上她呢……喂,那个小子,你过来吧,我没什么可求的了,在这个世界上,死而无憾了。只是我要问你一句,你为了多少钱才肯为那个坏透了的长孙重卖命啊?杀我二人换他一颗贼命,真是不值!”

    “什么钱?你们是为钱杀人么?”路天辰一愣,止住了脚步,他本来就不知道这里的细节,出手一大半是为了那个出色的小孩子,另一半则是看到了一地的死人,既然他们能下得了手杀死这么多的人,那还能划到好人一里么?

    所以既使对那个刺虎男深有好感,也想除去一害,小时候就一直有的侠客梦让他一直想拥有这个梦。

    “长孙重是个贼人?”他再一次拨步向前,双目如刀般盯在刺虎男的脸上:“那此地此时躺在这的,都是十恶不赦之徙吗?”

    刺虎男面对他的如刀双眼,没有一丝惧色,反而现出不屑一顾及的冷笑:“你小孩子一个,一时意气用事,帮了一群败类还不自知,只以为杀人者才是坏人,哪来的理论,若如你所说,那个抡刀的孩子现在还能活着吗!

    我们清江团,从创以来,从不接一件伤天害理的案子,至于,这个长孙重,倚仗着一品大家族之一的路家,为非作歹,鱼肉乡民,抢占盐田,不明不白死在他手上的百姓不下百余,这几只地上的恶奴更是可恨,狗仗人势狐假虎威,死十回也不为过!”

    “路家?这里还有路家的事?”路天辰再一次停了下来。

    “以一个长孙家的人,敢在十里盐场作威作福,他若不是路山的舅哥,有一百条命也丢了!”

    路天辰目光越来越冷,但他已经完全停了下来,:“这里死的有路家人吗?”他问。

    “路家正有大事发生,怎么会人来此……”

    “大事……”路天辰神情更是紧张。

    “盐场只有一百个武士看着,高手一部分回家族了,一部分去了红林,捉什么火烈神猴……”见他关心,刺虎男多说了几句,能不死,还是活着的好。

    “清江团二邪虎,我记下你们了,你们走吧,如果你们今天所说的有假,日后我会找到你们的,我说到做到!来人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路天辰淡然说道。

    那二人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慢慢走向林子深处。

    “我不怕你找!你记住了……”刺虎男的一句话慢慢在林中隐去。

    果然为人了,以路天辰的听力,来的不下五百人之众,差不多将林子围了起来。

    狗叫马嘶之声大作,刀甲乒乓作响,无数火把之下,树木狼籍的林子里显得空旷很多。马蹄杂踏,一人已经一马当先冲进林中,一眼看到站在死尸堆里的路天辰,不禁大叫一声:“在这里了,贼人在此!”

    大叫声中,那人挺着一支长枪,飞马极速的撞了过来。枪尖的冷光在林中显得极乍眼。那沉重的大枪卷起一阵风向路天辰刺过来。

    路天辰一怔:不问青红皂白啊,看来长孙家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横!没准叫那二邪虎说中了,自己苦斗一场,却帮了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他脑火的一闪身。一枪一马险险和擦身而过。

    路天辰头也没回,一只天涯劈行丢过去,“噗!”的一声,那马的一支后腿就在瞬间断成几段。马儿噗地裁倒,马上人也滚出很远。

    哆嗦着站起,那人没有一点眼色地端枪又上。

    此时此刻,已经有十几人冲进林中,并一齐冲向路天辰。

    “你们这帮狗眼……”路天辰怒了。自己帮了人,返回来帮过的人打自己,还有这种怪事!

    他大喝一声,一矮身,两只天涯劈离地半尺平平扫出。

    十几匹好马同时应声而倒,腿全部断了,林中一时哀叫嘶鸣之声大做。马儿,人啊,滚了一地。

    继而又有更多人涌入,只是看到林中惨状,一时不敢过来,在路天辰十米外,围成好几圈的,静等着主人发话。铁蹄踏地,兵甲相击,火把将林子里照得有如白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