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六十一章战斗
    从他站的地方,能直接看到二百多米外的大门,重金打造本以为坚固的大门,已经向里倒在地上,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正在那拳打脚踢的冲进来,体重达到二百斤标准的护院们,在这俩孩子面前,惨不忍睹。几乎两个照面就趴下一个,已经倒在地上十多个了。而且倒下就不再起来,被他俩任意踏在脚下。

    被孩子打成这样,护院们都快气疯了,他们嗷嗷叫着蜂拥而来,想捏住两细弱的身体,将他们捏碎。

    但两个孩子配合默契,身法极其变幻莫测,举手投足极为章法,力量更是惊世骇俗,每一下着在人体上,就是一声“砰”然大响,然后那人就一跤倒地,说什么再也不起来。

    当地上躺满了人的时候,护院们也有些清醒了,冲上的动作变得迟缓。

    长孙重的目光掠过众人,落到大门旁一个袖手旁观的人身上,这一眼让他浑身冰凉。

    一袭白衣,仿佛从来没有灰尘能够够落在上面,双手环胸,手续随意摆弄着一根白色笛子,脸上是极度清秀,宛若女孩子的桃花面。盈盈的笑意正显露在他此时的脸上。

    ……小幺!清江团二邪虎还是又一次光临了……

    他长孙重怎么就那么受清江团的喜欢呢!五天内两次光顾。

    “大哥,又是他们?”二爷长孙钱带着两人来到他的身边,三人特地穿上了一身护甲,长孙钱和大教头多行色手里各是一根大棍。原来从小度孙钱有几分力气,一直到了武王一重境,一根大棍在他的手上,已经变成杀人的最好武器。

    他看了看大哥,见他一双眼说什么也离不开,门口的一男一女。心里有气,叫道:“没用的东西,别丢人现眼了,闪开,我看看这是谁家没家教的孩子!”

    一听到二爷发话,众护院如释重负,纷纷退后,闪出一块空地来。

    “二爷,我来。”多行色说道,走向院心。

    一步一步走向那两个孩子,多行色笑道:“你们是哪家的,快快回去吃奶吧,我还没杀过孩子。”他的脚每一落下,都激得地上尘土扬起多高。武者六重境的巨大灵力已经全部涌出。他想在声势上压住小孩子,也许他们会跪下求饶呢。

    俩小孩子一皱眉。显然对这个老头很打悚。但随即两人嘻嘻一笑,脆生生说道:“你是哪家的老头,我们还没杀过老头,要不杀你试试。”

    两人相视而笑,已经全不在意了。

    长孙钱哼了一声,目光中已经现出了杀机。他脚步更是沉重,来到距两人不足三米处,站定,

    “既然大人不出,我只有先教训教训孩子了……”说完大棍已举过头顶。对于孩子的来历,他已心知肚明,也明白今天只能是一场恶战,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二次上门,摆明了非杀了家主不可的。

    所以这一棍子,他没留什么余力。雷属的风雷棍法,高级低重境武技,已经在惊人的灵力之下,砸了下来。

    雷属功法注重力度,也在迅猛上独一无二。大棍发出滚滚雷声,从天而下,空气中已经起来一阵黑色的灵力带动的风。

    这一棍的能量,就算是巨石也要碎成几块。而对面的是两个十一二的小孩子。

    “还是多爷出手啊……”护院们眼睛热起来。

    棍子走到半路,电闪一般,分出两股黑色劈雷劲,猝然分袭两个孩子。

    有人一闭眼。

    蓦然,两个孩子互相一望,两手相击。小小身体如乳燕一般,在这一击的助力下,极快地逸出了风雷棍的攻击圈。

    “轰――”的一声,棍落处沙土碎屑飞起多高,直如劈雷击地,显示出骇人的能量。能量波及,两个小孩子还是站立不稳,一连退了几步,一张小脸霎时通红。

    他们同时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一边看热闹的大哥哥,小幺。

    “我们打不过他……”其中一个叫道。

    “咯咯,两个小鬼,退一边去吧,别一会儿在师父面前告状,说我坏话。那老头现在偏心偏得要命,我可不想他大吼大叫的。”

    他一路轻笑,修长的身子懒散的走向长孙钱。一只白色笛子已经抽在他好看的手中。

    “老多,当心,这个女妖有些难缠……”长孙重忍不住出声提醒。

    “呵呵,原来是你的多兄弟呀,怪不得很像你,你若不叫,我还真以为他是你呢,这下好了,不会错杀人了。我就杀你就可以交差,你看是不是你就主动把头给我,也省得你家多伤人命。反正也是一死,留下点念想多好。”

    小幺一番话说得缓慢而温柔,如同一个知心朋友。一番话直说得众护院面面相觑,心说,这个办法好,一个人死,大家清静,划算,就怕那个要死的不干!

    多行色向那张漂亮面孔一张,心头突地一跳:这女子还真是好看。要不是……

    面临着生死,不容他不镇静下来,手中大棍轻轻一抖,“嗡”的一声,随着大棍乱颤,幻化出一团黑雾。

    “好吧,尝尝天雷棍的滋味吧……”忽的一棍,划过空气发出嗡嗡的啸叫,当头向小幺罩去。

    小幺走的是阴柔路子,身形如蛇般的一扭一滑,已经在强横的棍子风下,遛到他的身侧,手中那只笛子发出一道荧光,如同一点流火,以一道残影般的刺向他的颈侧。

    一击若中,多爷必然会在脖子,刺出一个血洞来,性命不保。

    多行色知道危急,他大喝了一声,抢先出手。

    可惜他以力大见长,步法明显次于对方,小幺脚下不见如何动作,身形如同一只水蛇一般的滑向他,手中的白色笛子再次化作一闪流光,目标依然是他的脖子。他就相中了那块宝地!日的!

    一步先机就这样补小幺抢去了,长大的棍子撇在外面,一路狂闪,前扑后跳的躲避小幺的贴身战法,挺好的一件大兵器,用不上不说,反而成了累赘,傻子似的施着根棍子,满场狂闪,不时的还有惊骇至极的哎呀啊呀的大叫之声,中间或夹着一两声小幺好听的轻笑。

    长孙二兄弟气得面色铁青,众护院更是伸长了脖颈,不明白平日里威风八面多爷,因何在如此危时刻练开了极其高明的身法,这速度和变幻莫测的方位,是平时绝难一见的。可见多爷又掌握了一门高超武技――天级逃亡!

    很快,多行色就明白过来,手中棍子飞出老远,空出的一只大手,带着一股无涛雷劲,奔向小幺贴上来的身体。

    拳势极盛,但小幺只是一扭,拳走了外门,一只笛子已经化成漫天白光,将多行色全身都裹在里面。

    “啊――”多爷很失身份的大叫一声,眼睛看出去已经白花花一片,根本分不出哪一只才是真正要落在他身上的厉光。

    “噗……”

    声音不大,声音过后,小幺轻轻一笑,转身向院心走去,一边整理他有些凌乱的衣服,目光却落到大堂门前的一人身上。笑意盈盈的目光,地让那人猛然一抖。

    “噗――”一股血箭这才从多爷的脖颈处喷薄而出,半生牛气冲天的多爷,极不甘心地瞪着他的大眼。倒下了。

    “咯咯……”

    院子里响过小幺欢快的笑声。

    二爷长孙钱看了一眼,身边虽极力控制,但还是手脚发抖的大哥,明白是时候出手了。看过了他二人的一番斗,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把握。长孙家是个小家族,在一个郡里都拿不到台面上的那种,之所以这两年,风生水起,还是因为靠上了路家的这棵巨树。家族中真正的高手也只有他兄弟二人还行,连个长老级的人物也没有,也就是为什么会有五百人之多的护院的主要原因。

    而家中最厉害的却是这位二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