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六十三章挑战
    但自从二人进来,路天辰的目光就锁定在那个老者身上。全身紧张到极处。

    “轰……”

    小幺一个滑步,身子如水蛇一般,滑到了那二人身边,而怒火中烧的长孙二爷,这次真的留下后手,这一击竟然只是四重轰的前半式,一击不中,他的人已经脸上现出得意至极的狞笑,身子扑出,手中大棍没有如前面那样落地,而是射了过去……

    如黑龙出洞,瞬间划过几米的空间,直捣小幺的后心。

    劲风如刀,小幺却满脸欢欣地对着那二人行起礼来。

    全场除去路天辰,已经全部脸上一松……

    那老农一手拉住小幺,一只窄小的袍袖向来势如山的四重轰挥了过去……

    “啪……”

    两力相接,声音却没想像中的大,老农甚至于没有抬眼再看过长孙钱一眼,只是将小幺拉到身侧。

    长孙钱一连退出二步才算止步。自己虽然只是半击,而对方却是一只软到极处的一只袖子,这种以软制硬简直无法让人接受。

    全场也是大惊失色,无法置信。

    长孙钱带回大棍,取了个守势,严阵以待。

    “师父,您怎么才来啊……”小幺有些不满的说道。又向马上那人躬身一礼:“太师父,您老亲来了啊,呵呵。“

    “哦,你师父需要休息,所以耽搁了,小刀呢?”那老农说道。

    “他堵后门去了,这一次连您老都惊动了,还能再让那个长孙重遛了――”

    长孙重听到此话,脸上的肉一哆嗦。

    那老农还是没看一眼他身前三米外的拉着架势的长孙钱,却扬声问道:“谁是长孙重――”声音清朗,听到耳中,嗡嗡的震荡。

    连问三遍,全场的目光就都落到那位家主身上。

    长孙重只好走上一步,一抱拳:“在下就是,敢问先生有何指教……”

    “哦,你就是,”那老农点点头,左手一抬在胸前向前划出,右手自前向里划进纠结往复……

    众人纳纳的看着他舞动,心中奇怪,两个人之间差不多二百米远,他这是要对家主施魔法吗?

    路天辰身上衣袍无风而动,只是众人都看向那个老农,没人注意到他。

    一股能量已经在老来划出第五个印花时冲天而起,再一划动,手间已经是白光耀眼,一个尺长大小的能量球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

    “金光印,去吧――”老民喝了一声,在众多凸的眼球前,那个能量球化作一道白光,猛然飞过二百米的距离,如同一道闪电,击向大堂门口的长孙重。

    自从老农问过自己后,长孙重就将全身仅有的灵力聚集到双手之上,这时眼前一片白光袭到,双手将一个土盾缓缓推了出去。

    土盾在众多防御盾上,仅次于金盾,最具防御力量的一只土盾,在碰到走过了二十百米还没散掉的能量光球后,“噗”的一下,没费吹灰之力的破去,轰然地砸到他的胸前。

    长孙重大叫一声,如纸鸢般倒飞出十几米,倒到堂桌上,“咔”的一声,堂桌一碎,一头落到碎木之中。

    “噗”的一鲜血喷出老远。

    瞬时,空气有些凝固。

    “爹――”一个十岁少年从柱子后扑出,过去扶起长孙重来,泪如雨下。

    长孙重挣扎着想要站起,一动,口中更是狂喷不止。

    而远在二百米外,另一个金光印已经结到一半……

    长孙无忌猛然回过头来,双眼直视路天辰:“修大哥,你能救我爹爹的,我求你救他!”

    路天辰一愕,他一直处在矛盾之中,不知道如何是好,打,显然打不过一个武圣啊,不伸手,小无忌又直视着他。他不乎长孙重的苦求,却看不得小无忌的那双眼睛。

    眼睛里全是单纯的信赖和希冀。

    他苦笑了一下,小孩子身上似乎有他当年的影子。

    他向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地上的大块青石蹦裂开来,灵力狂涌而出。一只水盾,一只无涯劈现于双手之上。

    “武圣,”他皱眉沉声说道“长孙家主也活不过几天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吧,别在他儿子面前杀他。”他对马上那人说道。

    同为儿子,路天辰感觉得到小无忌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同样感到心里一痛。

    他这句武圣一出口,院落里的人都木鸡一样转头看向马上那个皮包骨头的老者。他竟然是个武圣啊!还以为是一个离死不远的病秧子呢。所有人自上几代以来,还没看见过一个武圣呢,原来不过如此而已,一个老头,只是这个老头若想要谁死的话,没人能挡!

    老头双眼一翻,一抹神光一现即隐。

    “……你是个武王?”他话语里有一丝诧异。

    “不是,但能打得过他――”路天辰一指那个老农。“我打不过你!”

    老农哼了一声:“一个武将,跟武王巅峰叫板,你父母没教你别太狂妄吗!”作为一个武王巅峰,他遇到的对手,没一人打得过他,他也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应到路天辰布出的强大灵力:不过是一个武将吗!

    一声叹息自马背上传来,那个瘦武圣叹了口气:“武将……嗯,水木双修,一个武将能同时搬出两样灵力兵器吗?而不是一个转换到另一个,精纯度如此之高,就是我也拿不出来,季儿,你一个武王巅峰恐怕真的没机会……”

    老农哼了一声,手中已经成形的强大光球,迸射出手。

    “金光印,去――接完这个再说吧……”这次光球大了一倍,光芒耀眼,二百米的空间,瞬时即至。

    但是太远了,飞过二百米的距离,中间差不多消耗掉一半的能量,飞到路天辰身前,他淡然的举手一拒,水属防御盾猛然接到金光之上,轰的一响,水波荡漾,威力无匹的金光印就在他低级水属防御盾面前消逝了……

    路天辰目光淡然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的得意,他的眼睛几乎没离开过那个武圣身上,只要他不出手,自己还有可能一战!

    真正的高手之战,每个人面对这一接的人,心中都是一声感叹。比较起来,之前的打斗毫无意义。

    “哈哈,好,好,一个高级金光印竟然撼不动你,那你就看看这个吧――”路天辰的淡然,和一直对他的不值一顾的态度,终于惹火了这位武王巅峰,他手上灵力涌现,一个光属的长达一尺半的白色能量剑显于手上,这一剑一出,空气为之一滞,他身上的灵力也随之飞涨。

    脚下一蹬,“嘭”的一声,一步三米的向路天辰走来,每一步似乎都很慢,但步子大到他这种程度就不一样了,只是一呼一吸之间,能量剑爆涨的灵力已经从空间破出,如同宽一米长二米的巨光挥向一直立不动的路天辰。

    路天辰双眸一缩,左手盾消失了,双手合到一处,一只天涯劈猛然长出半尺,青光莹然的一只灵力刀,有如实质在向那光属剑迎去。

    “哈哈,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一个武将敢直接接一个武王的能量剑……”那叫作季的农民被气乐了,只是面目有些扭曲。

    “呛……“的一声,两件灵力兵器撞击到一处,武王巅峰的光属剑,立显威能,路天辰身体一接之后向后一震,脸上现出一片红。

    “哈哈……”对方更是兴奋,仿佛身形也在爆长,全面的覆盖重压在路天辰的一只天涯劈上,那只白色冷光灵力剑一直一寸一寸的向路天辰脸上逼近,再有两次压强,就能落到了他那张英俊无俦的脸上。

    一众观众,一个个再无呼吸,全看向这个系着他们生命所在的少年身上。

    “喀”的一声,从修嘴里传出,他咬紧了牙关,双手上青筋突暴,体内奔腾不息的灵力在重压下,更加疯狂的运转着。

    “呀――”他二目圆睁,大叫了一声。

    手上刀光登时一涨,咝咝的强声从他的刀上传来,空气中有一种焦糊之气弥漫,在两刃的接触点上,光芒已经无法注视,而那光芒正在以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向那老农季反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