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六十四章你赢了
    这一击竟然没死,这是怎么样的能力啊!假以时日,这个少年绝对非同凡响。

    感慨良多,但他还是举起一只手来,手上一只光属能量剑已涨到一尺半长,只要轻轻一下,路天辰就死得很难看。

    路天辰浑然不觉,那只光能剑在众人的目光和叹息声中抬了起来,慢慢向着他的喉咙处刺去……

    “师父――”有人突然叫道。

    向声音来处一看,一个筋骨如铁的高大青年出现在大堂后,手里是一把长达二米的巨型弯刀,光着的上身刺着一只比生虎还要可怕的纹虎。刺虎男!本名黄飞虎。

    “你干什么?”农民季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解决完他再说!”

    手中能量剑再一次落下……

    “师父,不可!”话落,一把巨刀已经拦在路天辰的身前。

    能量剑在刀前一顿,农民季怒道:“你小子敢在师父面前弄刀!”

    “噗!”的一声,黄飞虎高大的身体猛然跪到他的身前。

    “师父,当天若不是这个人手下留情,你的两个徙弟早没了,弟子不想欠人人情,请师父放开一面,让弟子把这个人情还了,也算了我一番心事。”说着目光落到小幺身上,小幺听话的在当地跪了下去。

    “你们两个小混蛋……”农民季气得脸上青气直转,“拿走你的破刀,师父要杀人,还用不着你们多话。”

    “师父――”黄飞虎仰面跪于地上,刀是拿开了,却把头伸到剑下,流转的强大灵力,吹得他头发翻飞衣带飘扬。

    “两个小畜生,你知不知道,这个人,十年后无人能敌,那时谁来为你我求情!长孙重非杀不可,这个就不能留下!这个道路理还用我多说吗!”农民季喝道。

    闻言,每人心中都是一凛,这句话才真正说出他的心声。而他从心里畏惧的这个人只是一个武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哼没出息的小子!”马上老者重重的哼了一声,农民季脸上登时一红,手中能量剑缩回许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师父,弟子没欠过人情,这几天心中一直不安,求师父成全……”

    “你……”农民季脸上更怒。

    “求不求他无所谓了,哼,做人失败!不如自己的弟子,一会儿可别向我求救啊,我可不帮你,我还得有事求这个小子呢……所以,有可能……他打不过你,我就出手手帮他了……”老头说得自己也很不好意思,看着自己徙弟郁闷得就差撞墙了,老头脸上温和下来。

    老头话说完,众人才觉出异常。空气中多了一股生命的气息,向来处看去,见那个刚才还脸色极差的少年,此时脸上突然现出一层光润来,而二目缓缓张开,刹那的神光,令人不敢对视。而一股强横的生命气息正在从他身上慢慢布到十米开外,与先前比起来,这股力量只有更强,更不可预知。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人们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种怪异到极处的事,会发生。

    一刻钟前,这个少年还口吐鲜血,委顿在地,下一刻竟然以一个更强的状态站了起来。这一刻钟里倒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没人知道,但看得出马上那个瘦老头差不多,手舞足蹈起来,脸上竟然现出一份红晕,仿佛初恋的小姑娘一般。也同一个才复活的僵尸相似,看向路天辰的目光快要伸出长出二百米的长舌头,一口将他收入口中。

    ……天不绝我啊,多大的好运气啊!让我碰到个小子……老者在心里把老天一再谢过,若不是怕老天烦,他甚至想说到天黑。

    路天辰才修复好的身体,还是有些不适,但当他用真气击落了空间小树的一根能量叶子后,那叶子在下腹处化成一片白雾,生命能量就在天地间慢慢升腾起来。

    一刻钟前的一击已经给了农民季,极大的自信,见他起来,反而退出几步,手中能量剑莹光闪烁,等到着他准备好。今天一定要正大光明的杀了他,这是他此时心中一直呐喊着的一句话。

    “谢谢你……”路天辰对身边还跪着不敢起来的黄飞虎说道。然后他的手上现出那个大家已经熟悉的能量劈。只有这一劈,他没让任何防御盾出来。

    “我说过你打不过我的,是我小看了你,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范错误了,你如果想现在退出还不晚。”他淡淡说道。

    农民季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但他还没见过这么能吹的人,前一刻还被打得吐血,起来却更过分。他被路天辰的狂话气乐了,“好好,谢谢你的好心,不过就是你想退出,我的剑也不会答应的,你准备好了吗,我不想打一个举不起兵器的废物。”

    路天辰没说话,他的周身忽然起了一阵风。带着涡流的清风在他身周流动,下一刻,他的身形在这股突来的清风中飘忽起来。

    “啊……”

    长孙钱和两个邪虎大吃一惊:第三种属性出现了,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了……这也太难以置信了!三属同修!听也没听过的事,今天亲眼看到了。

    人们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此时此刻出现的能量刀却是灰色的,表面气旋浮动,气势磅礴能量波就从它上面不断发散出去。的的确确的风属性!

    “哈哈……”瘦武圣仰天大笑,他发觉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季儿,不用打了,你打不过他,他三属同修,我感应到他的能量强度虽不及你,但有股生命力量夹在中间,那不是你能掌握得了的力量,就是我,在全盛时候也得想想,多半还是不打为妙。”

    农民季听了这样一句,心头狂震,师父为人随和但从没有过一句过头之话,连他都这么说,看来今天真的是自己的倒霉日。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了,路天辰已经将他的天涯劈,一招千木竞秀砸了下来。

    光盾一闪,农民季刚接过这一击,面前的路天辰已经在他的视线里消失……

    一股狂爆的力量瞬间转到他的身后,风声在空间里发出气爆!他急切地回身一挡……

    然而风声在他的盾上一扫而过,对方诡异的出现在他的左侧,如同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一样,一双淡淡的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他一剑过去,那里的人影就再一次模糊,而一阵劲风袭上他的背心。

    路天辰已经收起了天涯劈,这一收起,立刻显出成效,身体负担更少,《长风五部》的行云流水施展起来,更加的如飘风般轻松愉悦。他打出的只是灵力的狂风诀,没想到这个高级高重境武技用风属性发挥出来,效果比木属更加的变态。几乎展示出了它所具有的全部精华。

    众人眼里,路天辰沉在一团灰蒙蒙的清风之中,方位难测,而风中心的地方,一片光华耀眼,农民季已经将他全部的灵力拿了出来。但他绝对没时间结那只恐怖的光能洞,他的一只光盾正随着路天辰的转侧而疲于奔命。

    《长风五部》地级中品步法,一个人的步法达到地级以上,在风中运行,那这个人在众人眼中也不过是一只灰影罢了,风属灵力发挥到极处,只能看到他身周的风,而不见人。

    此刻,农民季就处在打不着对手,又处处挨打的尴尬地步。本来他的光属,是以速度见长的,但他的步法不过是光属高级低重境的瞬步,跟不上路天辰的步子,造成了路天辰用风属包围着他光属的怪现象。

    差一级,是一级而不是一品的武技。那是天差地别呀!

    胶着着半个时辰过去,灰色的风属光圈包裹着光芒四射的光属,一时逆转一时顺转,满场的风声,尘埃飞起半空,几乎没人再看得清场中的真实状况……

    “嘭……”一阵密集的击打声过后,一声大响,

    蓦地,风停了下来,路天辰已经退到十米之外,而院心的农民季一脸灰败。光能剑已经收了回去,他的背心处衣服化作片片碎片,从半空落下,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慢慢垂了下来。

    “……你赢了,小子!”他黯然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