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六十七章再当小贼
    蓦然,老武圣一阵狂咳,回头一口浓痰飞出。

    这口痰竟然有了破空之声,直穿过二百米的空间,如流星般在长孙重的身体上一穿而过,登时一缕血箭直冲上二三米高,还在昏迷中的长孙重至此而亡。

    老头哼了一声,心中叫道:“我徙儿的清江团至今还没失信过一次,这次也是一样……”

    院中人一大半正在想着那个少年临走时说过的话。

    红林只能暂且不去了,路天辰想到能带着一个武圣同去,心里就不由得欢畅。

    一行人一路纵马,不过一日路程,出了苦水湖,来到一座小山下,山小,清秀地座落在一个小镇后面。名叫做小条山,象一条小蛇一样蜿蜒而看得到两头的尽处。

    一路上,除了照顾师父,黄飞虎就尽量同路天辰呆在一处,害得小幺很是伤心。而路天辰也是与这小子一见如故,谈得极为投机,巨刀男为人豪放,心胸宽广志气高远,两人一说起将来,无不眉飞色舞,大有一骑行遍天下,足迹达天涯的妖孽梦想。

    论起古今来更加的心驰神往,感怀先人的英风武烈,二人时不时意兴阑珊,大有指点江山之态。让一旁的老瘦武圣人总几次三番茄的按捺住要收个关门弟子的念头。

    人家不干哪!唉……

    这一天,来到山下,在一农户家中借宿,巨刀男再一次来到路天辰身边,忽然一矮,竟然一头跪在地上。路天辰大吃一惊,这几日下来,他们几乎无话不谈,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已经是二次跪人,头一次是为了还路天辰不杀之情,这一次却不知是为何事。

    拉起他来,路天辰赶忙问他什么事。

    “……路兄,我师父一直没能恢复过来,他体内有一条经脉断了,这天一直闷闷不乐,怕日后就是恢复了,也要灵力大减,太师父又恨他不争气,不肯为他求你,所以我只好来求你。我师父待我如父子,我宁可自己受苦也看不得他老人家,有什么不快!”

    “这些小事,犯不上你大礼呀,我这就去试一下,正好也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具有医人的本领。”

    黄飞虎大喜过望,二人一同来到农民季的房间,二人的举动也惊动了小幺和老武圣。

    “什么事?”农民季,这个真实名字叫做武季的武王巅峰紧张的问。

    “哼,他是给你疗伤的,你不用总一副小人姿态。”老武圣玄空玄说道。

    路天辰在他身旁坐下,淡然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胆让我一试,我还是第一次给别人医治,医不好,也许更坏,也不一定。”

    武季看了师父一眼,重重哼过一声,闭目不言,任路天辰摆布。

    路天辰见他面色难看,这一天来知道他还是很辛苦,转到他的身后,先自行运行一遍生息功法,才气息一沉,将一双手抵到他后背两处重穴上。

    玄空玄一挥手,三人出了房间,却站在门口警戒,知道此时此刻二人已经进入一个六识无知的境界。有人前来,可以轻取二人性命。

    路天辰将神识开到最大,随着一缕真气注入武季体内,只过了一刻就找到那处已然断裂的经脉,虽然不是主脉,但若不及时恢复,诚如黄飞虎所说,那将有大麻烦。也许下降三重境不止。

    一番内视后,路天辰才将身体内的那只柔和精致的医手找出,这只医手在神识的推动下,慢慢运行到手上,在路天辰与武季身手相接处,这只医手一时间怎么也不能伸过这最后的壁垒。

    只一会功夫,路天辰的汗水就从脸上淌下。

    他一再加大神识的推动,忽然手心一疼,感应到对方竟然有一股灵力自然而生的抗拒着外力的涌入。

    妈,的,这老小子还是心有芥蒂,这不是害人么!路天辰水属一收,一股木属大力一冲,此时武季两大穴全在路天辰手下,无异于将一条命放在了他手中,这一冲如何受得了,不由得全身剧震,身后两个大穴同时冲开了。

    路天辰这才转为水属,将那只医手再一次向对方压去,“忽”的一下,穴道大开,神识中那只手从路天辰体内直伸到武季身内,这种感觉极玄妙,如同打开一个另一个空间,自己就站在这个空间前,冷眼旁观着这个属于别人的身体。而自己几乎可以随便作为,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俱在掌握,对方的生死似乎只在自己的随意而为中。

    路天辰一时呆呆发愣,无法适应自己怎么就突然有了这各强悍的功能。神话一般的新的境界几乎在他还没准备好时,已经完成。

    医师,看来自己真的已经成为一名将要名动天下的医师了。那个炎黄水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高手。

    那条断脉动已经清清楚楚摆在路天辰眼前,路天辰抬起那只医手,如同抬起自己的实质手一样的轻巧舒服,他用这只手,将两条断处接到一起,只是片刻的事,就完成了,但他恶作剧心不减,在武季体内好好一番游历,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来,他不知道他这一番恶作剧已经让这个武王巅峰痛苦不已,汗流浃背了。

    一经退出,那位武王巅峰就痛哼一声,沉入自侧面的修复中,再无法抬眼对这个肆意妄为的家伙,痛加喝斥。

    这医治,对于路天辰还是消耗巨大,但他可不敢在这个武季面前进入修炼中,二目一抬,路天辰刚要下床,蓦然,一股神异的波动突然出现,这种波动极熟悉,路天辰刚一愕然间,一通天地灵气之光已然突出他手中的那枚戒指,空间为之一扭动,轰然一下,这道路灵气之光忽地罩在陷入六识封闭的武季身上,同时间的巨大的信息流入路天辰的空间戒指。

    它又找到它感兴趣的宝贝,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呀!路天辰兴奋起来,不会是光能洞的武技吧!呵呵。治病也能顺手牵羊,这是有点不太地道。顷刻之间,复制完成,路天辰第一想到的就是先离开最好,打开房门走出,门外老少三人就在三米外神情严重的警戒着外敌,而已有小贼一人走出,全然不觉。

    路天辰也觉得这事真不怎么样。

    “完成了?”三人几乎同时问道。看到路天辰一脸是汗的点头,巨刀男感激涕零地一再致谢,然后冲进屋去,看望还在修炼中的师父。

    老武圣玄空玄更是开心,看来自己的神识还是没错,这小子有这本事。

    回到独处的小房间,路天辰急切地打开空间戒指,轰然一下,他的面前,已经大了许多的空间展现在他的眼前,里面除去妈妈给的众多宝物,已经多了三分之一的物品,那些从玄机武修院复制回来的近万本秘籍,已经自动分类放好,,而那本才风刚刚处到一本,正处在一个悬空状态,向武技方向慢慢移动。

    呵呵,还真是本武技啊,一定是本好东西,自己的这个空间戒指还是很挑惕的,不是好东西引不出它的灵气之光。要不然,是本武技就要的施予,早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存在了。

    路天辰一把拿过来,一看之下,果然不出所料,真的就是那本他渴望至极的地级中品武技,光能洞!真是好东西啊,自从接受过它的打击后,路天辰就一直苦思它的关键所在,甚至于想自创出来了,这下省去了这番心思。

    地级的武技,他可不敢象上次那样冒然打开,路天辰沉下心来,一番真气搬运直到中夜才算完全达到了巅峰状态。而且经过这一次耗费甚巨的医疗,路天辰惊喜的发觉自己这一番修炼,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武将三重境的行列。

    由于生息功法的妖孽,他的突破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感觉,经脉一瞬间就适应了新的境界,没有了撕裂和修复的痛苦。这个生息功法还真是好得不得了,它不但同时提高着三项水木风属的功法灵力,还一直不断的进行着经脉的改造,真想不出,当年创出这项功法的高人,会是怎样的一位异人,简直是本逆天之杰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