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六十九章愚人
    “你这小子,有些话是说不得的,我早说过我这个徙弟有些脑子不好使,这下糟了吧……”

    路天辰一愣。见床上那人冷冷说道:“这位小哥,此来是客,我也不多说什么,请小哥即刻下山,他日我江湖海不死,当会登门拜访。”

    “你这是什么意思?”路天辰一愣。

    “哼,我宁可身死,也不会受人胁迫。世上有两种人,恶劣徙与小人绝不相交!”

    “你敢如此说我,”路天辰年青气盛,这样的羞辱如何能忍,一瞬时,脸上红光一现,全身的灵力暴涨而出,左手一只水盾,右手一只木属天涯劈,脚下灰色真气扑击地面,全身衣服在灵力鼓荡下,全部飘飞起来。

    一时间,屋内全是他暴涨的灵力,而他的一双星眸,定定地盯在老武圣身上,一有所动,身内的那一股真气就会撞到那株小树上。

    这时屋内的三人才真正认真的看了看这个少年,这种恐怖到极致的威压,竟然会是他布出来的,那么之前,师父所说再无半点不实,这个大武将,是能够同师哥武季一战的。精纯到有如实质的灵力兵器已经说明了一切。就是全盛世时的床上之人江湖海,也拿不出这般这般精纯的灵力兵器。

    “双系同修!”江湖海才说完就知道错了,这人的脚下分明布出了第三种灵力,风属!三属同修,就算整个炎夏帝国也再没第二人。

    小女孩连呼吸也有些吃力,她布出的灵力在这股强大的威压,显得微不足道。连一点机会都不会有,这就是给她的第一种真实的感觉。

    “他这么小呵……”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俊美的小生样的男孩子,他比自己所能接触到的任何一位更加的强悍。

    长长的一声叹息,老武圣甚至于没心思布出灵力来相抗,他还在深深的失望中。一听说与这小子之间的一些交易,徙弟说什么也不答应医伤,还怒火冲天的大骂这个小医师。

    看来三个月的奔波,就被路天辰无心的一句给搞完了。

    正说着,外门一响,一人闯了进来,见到这种阵式,不禁一愣,说道:“小兄弟,这里有什么误会吗?不必如此,你既然到了这里,没一人敢伤你的,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答应过的。”

    来人正是武王巅峰武季。

    路天辰微一凝神,终于收回了灵力,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苦脑的大武圣。

    武季快步走到床前,三月未见,二人四手相握,好久无语。江湖海说道:“师弟,你还好吗,师兄我日夜惦记。”

    “师哥,我每天只盼你快点回来,”此话一出,声音一哽,显见这一句的真情流露。

    二人对视良久,那人又说道:“师哥,这次回来,就把清江团的一切重务担起来吧,我的身体,每况愈下,除你之外,再无人能担得此大任,师父年老,喜欢清静,也只有你能把清江团这二千多人带好。”

    武季连连摇头。

    “师弟,本来我也以为自己能担得了此任,但自从与这位小兄弟一战后,相处这一路上,让我感悟良多,我比起师弟你来差得太多,心胸和见识都不是一点两点之差,这副担子万不能担的,你若是实在相让,就让给我这个侄女,我会尽力扶持。”说着二目直视,一脸真挚。

    这一番话让那人一愣,本来计划好的一切,在家人回来后,全变了,饶是他深谋多智,一时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边的夫人已经在暗暗落泪。

    “爹爹,”一边的女儿突然说道:“大丈夫不计小节,心胸开阔,一点点俗礼情长的事,比起二千人来,谁重谁轻,谁都看得出来的,难道说爹爹你还看不透么。你看看我的太师父……”她用手一指,众人举目看去,老头这时正偷偷往眼睛上抹去。

    “爹爹,他一百几十岁,三个月奔波,就是你一句恶徙与小人不可相交就打发了,这个小子恶劣不恶劣不说,小不小人也不全知,但我太师父自此后半生,将再无欢愉,这一点你难道看不出来!”

    少女声如珠玉,在屋中一字一句的道来,只听得众人无不点头,而那躺在床上的江湖海,一见到老武圣竟然在偷偷擦泪,一颗心立刻如受油煎,翻身扑跪在床上,放声大哭。

    “师父,孩儿不孝……孩儿一切听你的就是……”

    老武圣走上前来,手抚着爱徙,一时无语。

    路天辰叹了口气,沉声说道:“老玄前辈,之前所约一切做废,我给贵徙医好下山就是,你们不用放在心上,我现在出去,半个时辰后回来,希望屋内只有贵徙一人,我家族中有大事发生,一刻不敢多留,还请诸位理解。”说完转身出去。

    他走后,江湖海皱眉问道:“师父,您老人家找来的这位医师,是出自哪个家族哇,看起来,绝不会是个二流家族,莫不是……”

    三人对视,都是一个心思,这人姓路,炎夏帝国最前的几大家族中,就有个路家,那可是得罪不起的大家族,他要是发起疯来,这个小小的小条山,平起来也不费事。

    “听说路家的铁甲卫万骑,外围外姓弟子也不下数十万,真正的大家族,几百年人才辈出,传承下来,一呼百应,号招十几万人马,也不算是件大事。”

    一个武圣,又不是武皇,不是武宗,又老得这副样子,能在十万人马中坚持多久!

    “你在哪找到的这个人?”江湖海问师父。

    “还不是你接的盐农的案子,我们去了长孙家,他就在那里,替长孙重出头,不过对于我们打伤长孙重也并没有太大反应。”玄空玄说道。

    “长孙重……路家路四的姻亲!”武季似乎明白过来。

    半个时辰后,路天辰一人走进大屋,屋内此时只剩下了江湖海一人,直直地看着他。

    路天辰走过去,坐在他的背后,伸出两手抵在他后背大穴上。

    “医好我不见得有什么好处的。”江湖海忽然说道。

    路天辰嗯了一声,心说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跟自己较劲的人呢,一个能达到他这种地步的人,也真是倒霉到家了!没有理会他,体内真气流转,生息功水属医手就在他的内视里出现。用神识推动它,一路冲向双手,忽地一下,这只医手竟然极其顺畅的进入了对方体内。顺畅得完全出乎路天辰的预料,这个人竟然没加任何,完全的将自己交于路天辰手中。

    从这一点上,师兄弟二人的高下已然分得清清楚楚。

    一进入他的体内,路天辰被自己的内视吓了一跳。

    乱成一团!主脉竟然有六条处于断裂中,旁支更是不计其数,看来给他医治,绝非是一天两日能够完成的。而这样的身体竟然还能有灵力透出,不能不佩服江湖海的非人能力。

    这一番医治,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全身被汗水浸透的路天辰才放开双手,两条主脉,和几条支脉终于接到一起。身体内的灵力几乎放空了,路天辰就坐在原地,专心修炼了一会,这才站起走出屋去。

    一出门,十几个人齐刷刷等在门外,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以致路天辰吓了一跳。

    “……怎么样?”问出这句话,玄空玄胆战心惊地看着路天辰的脸,他脸上的任何变化都让他心惊。

    “好接上二条,估计得至少五天能完全医好。”路天辰淡然说道。

    众人同时呼出一口长气,再看这个少年时,见他汗水使得头发衣服都粘在身上,双眼也有些失神,看来这一番施医还是让他付出极重的辛苦。众人心中都是一热。那位妇人更是深深一礼,说道:“多谢先生救他……”路天辰摇摇手。

    “路先生,您随我来。”武季前边带路,引着他到已经为他特意安排下的住处。吩咐人服侍他休息。

    这一番睡,直到了凌晨才从梦中醒来。

    一睁眼,一个身影正在窗前忙碌。仔细一看,却是那个江冰儿。一件灰色衣服正在她的手里翻动。

    “你干什么?”路天辰一惊而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