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七十一章他要走了
    被父亲一问,小冰儿满脸通红,一时又想不出个理由来,纳纳的难以出声。一边的太师父看着心疼,说道:“你胡问什么,我们冰儿是想你养得更好点,她也正好看看这小子配不配得上我们冰儿,如果行,就收了他!”

    这老头前半句倒好,后半句就让小姑娘吃不消了,俏脸通红地上前拉住老头的胡子,说什么也不放手。

    众人哈哈大笑。都是自家人,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哪还有什么避讳。

    “乖徙儿,师父我想来想去,还是要跟他走一趟,成为一个武圣也不是容易的事,我都答应他了,做为我这个位子是不是不好食言啊?”老头有些愁苦的说道,看来他这几天一直为这件事困扰。

    “不恩师,你清养自己就好,我伤好后自会还他这个人情,咱清江团不还有这一千多人吗!”江湖海说道。

    “唉,你不明白,我很喜爱这个小子,一心想把他收了,虽说希望不大,可还是不死心的。”

    他揪住自己的胡子,神情难过。江湖海很熟悉这个表情,当年师父求自己入他门墙时就是这个样子。

    几十年过去,又出现第二个让老头难受的人。

    “不知道他人品如何,只听你们说他一心护着那个孩子,也还难得。”江湖海沉吟道。

    “而且比你脑袋瓜子灵活,你有时一根筋,我拿你也是没办法。”老武圣说道。

    “好吧,师父,你如果非想同他下山,我也不拦你,不过他树敌不少,您老一定多加小心才是。另一个,我和他们几个也会赶到星源,看能不能助这个恩公一臂之力。他小小年纪心思沉重,不过为人却还说得过去。“

    “哎哟,得到你一句高看的话,可真是不容易,那小子这几天可累得不轻,哪一天不水洗一样,可偏不道一句辛苦,就象他应该做的一样。除了医伤,就一心练功,为了自己的家人三天才吃四顿饭,你清江团千余人,有一个这样的人才么?刚刚十六岁,心胸还在你当年之上,恐怕这个炎夏帝国也留不住他呀。”老头一直摇头,眼睛看着孙女说着。

    孙女脸上绯红,怔怔出神。

    光属灵力增长得极慢,在第七天头上,正是月朗星稀之夜,沉坐中的路天辰猛然张开眼睛,一道路神光自他双眼冲出,直穿到窗外去。他轻轻下地,慢慢来到窗前,神识里,四外并无一人,这才冲着月亮伸出一只修长匀称的手去,手上灵力猛然突显出来,一个小而淡的光球在他的掌心形成,里面能量充盈,在夜色里释放出耀眼的光华。

    与他遥遥相对的一间闺房内,一个卧窗而眠的少女一惊醒来,她一抬头就能看到那间大屋,此时此刻那里正有一束瑰丽的光芒射出窗来。

    “他成功了……这一定又是他的另一项惊世骇俗的绝技!”

    莫明其妙的叹了口气,日渐发觉与那个少年之间隔着好远的距离。高不可攀啊……

    内视过后,路天辰微微皱眉。劳苦了七天,只达到了武者一重境的灵力高度,这个距离施展光能洞的最低武将一重境标准,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而他最没有的就是时间。为什么比起水属和风属,它要难得多呢?

    那两个属性的灵力几乎在凝气后,几天内就达到位了同样的武将一重境,并且随着生息功的不断进化,而一直上升中,现在虽没有特别练其中一个,却几乎同时进入了武将三重境的境界。

    看来最少也还要再一个七天才行。

    又是一天一夜没睡,路天辰一点困意没有,他轻轻走出,在院子里徘徊许久,突然手上现出一只青色天涯劈来,一个手刀劈向身旁的一株高树,轰然一响,大树断为两段。

    “……他要走了啊……”这个念头猛然升上女孩子的心头。

    再次进入屋中,路天辰盘腿坐好,光能空间功法马上出现在他的内视里。

    第二天一早,张开眼睛,路天辰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来到江湖海的大屋中,进行他对与他的最后一次疗伤。

    两个人还是没有过多少的交流,路天辰坐在他的身后,将双手放在他的背上,只一会,医手就从自己体内被神识推入江湖海的身体里。这个过程已经变得很容易,路天辰经过这七天来的苦苦医治,已经能将那只医手,运用得得心应手,如同伸出的就是自己那只实质手一般。

    江湖海的体内已经同七天前完全是两个天地,此时经脉全续,筋血相合,恢复原来的灵力只是时间的问题,想用不了十天半月,就能重拾旧时风采了。

    只是一个时辰过去,路天辰眼开眼睛,一个重伤的废人,终于在他的手中,恢复如初。停手后,路天辰也有一刻的成就感,不过这感觉一闪而过,并没给他带来什么。

    “江前辈,你的伤不需用再治了,路某今日下山。照我当日所说,我只是帮你一个小忙,所以也不必摆什么虚礼,我实在是家中有事,一刻也不想耽搁,这就下山了,你也不用送我,”说着轻轻一弯身,转身就走。

    “路小哥,稍待片刻无妨,江某得你所救,这一番大恩,江某记在心上,当日我不知道你与我师父之间的诸多事情,乱加诽谤,实在是对不起之至。不过你走之前,江某还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能不能得你成全。”

    “你说就是,做不到的,我一定不会答应的。”路天辰淡然说道。

    “你当然能做到,那就是麻烦你路上多照顾一下我的老恩师,他虽然是一个武圣,但是年纪太大了,一路上诸多辛苦,就请你多劳多担了。”就完一躬到地。

    路天辰一愣,半天才醒悟过来。

    “江前辈是说……”

    “是啊,我师父说什么也要同你下山去游历一番,他是越老越倔,那就只有多劳小哥,你多多费心了。”

    路天辰大喜过望,连声说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我一个小辈哪能让他老人家吃苦。”

    多了一个武圣相助,对于这次回家,路天辰几乎有了七成把握,平息这次族中的大乱。“多谢江前辈成全,有玄老跟着,我这次的麻烦就有把握了。”

    江湖海一笑,说道:“之前对你有许多误解,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他日你我二人再相聚痛饮他一番。天下间就没有过不去的事,记住天下事,天下人为之。有些时候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总要朋友多才走得踏实。”

    “是,我记下了,”路天辰点头。

    “也许我们不久就又能再见,我也很想到星源去一次,就看我这个身体允不允许了,哈哈。”

    听着他没有一丝阴霾的笑声,路天辰心头一热。这个虽然有时愚得厉害,已经是上时代的人物,总给他一种仰视的感觉,一种人格的魅力还是给他极深有触动。

    江湖海起身送他出门。门外照例的站着清江团里几位大人物。其中一人,却是那个脸色有些微失意的十五岁少女江冰儿。

    玄老头已经喜孜孜的收拾好了要带的一点东西,正等着路天辰一同上路。

    一番的惜别过后,二人一人一骑,一同上了山岗,又一同消失在山岗上。

    人们转身回去,只有江冰儿还一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许久后一声深深的叹息如同风中的叶子,慢慢落到地上。恍然发觉,已然是秋季了……

    路上赶得急,晚上宿在一个渡口小镇,二人本来一人一间房,但老头一门的说自己有夜游的毛病,必须有一个人在他身边睡,才敢入睡,路天辰没办法,只好同处一室。

    入夜,路天辰照例要进行修炼,也不管身边多没多一个人,他已经没多少时间可以慢慢成长。

    入静不动了二个时辰后,路天辰完成了三十个周天运行,从功法中退出来,慢慢伸出自己的一只手,一只光属,能量光球就出现在了他的好看的手掌之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