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七十四章倔强
    路天辰微微一顿,再一次迈步前行,他不是不看重玄老的这一句叫,必竟能让一个武圣都忌惮的一个人,他的恐怖实力,已经用不着第二个人再说上一句。但他只看了那个少年一眼,就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自己一走,他只有死路一条,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出手帮他。

    那少年分明的在微微冷笑,和自己当年如出一辙。

    “……你回来!”玄老再一次叫。

    那个马脸汉子微动手里的斧子,上面的火焰已经微微泛黄,连路天辰也能感觉到它的非同凡响。

    “……你似乎还不知道我这个是什么兵器吧。”马脸人不想多生事端。办想尽快完成这件事,至于面前的这几人,只要他回去后,这几个人也自然再有人找上来灭口,那就是一件小事了,他也不用亲自出马。

    “它叫炎黄斧……”他轻轻说道。

    炎黄斧!!

    这个名字代表着的是唯一的势力范围,只有这个门内少数的几人能拥有这样的兵器,那几乎是他们一出生就具有的唯一灵力所注定了的东西。路天辰曾经不止一次听家里人说起过这个兵器。

    炎黄斧只属于炎黄佳树的家族,而且只是他们的一支才有――皇家!王上就叫做炎黄佳树!

    而炎夏帝国最大的家族却正是他们皇姓的炎黄家。皇室游离于炎黄家族之外,但是同族,如今的炎黄家族,与皇家的血脉虽已淡化,但依然故我的唯我独尊,从没将其它的家族放在眼里过。

    现出这只炎黄斧,就是摆明了他的身份,三十几个皇子皇侄中的一个,除此再没别人显得出这样的斧子。

    路天辰回头看了看玄老,那个老头一直在摇头,皇室里是有一位武圣巅峰的,可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才七十岁的炎黄无敌,可以说正值壮年,十年足不出户的苦修,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已经突破而一举成为,能同号称天下第一的花云星落一拼的第二个炎夏帝国的武皇!

    皇室是无论如何动不得的,而一个武皇就能同一支十万人队伍坐下来谈些条件了,他让这支队伍瓦解几乎并不算费什么大劲。

    在一个武皇面前,武圣三重境的老玄头就跟个孩子似的,无足轻重。

    他要不吓得出汗才怪呢!

    路天辰还在走着,只是步子有些慢。他不会怕一个皇家人,他只是想到了已经处境艰难的父亲。这一出手就是无尽的麻烦。

    “哼,果然不出所料,你摘下脸上的面膜吧,让我看一看是我的哪位哥哥想要我的命!”那个少年突兀地喝道。同时丢下了左手里的那只宝剑。一只同马脸汉子手上几乎一模一样的炎黄斧子出现在他的手上。

    双属同修,原来也是个皇家人。

    “反正你一个要死的人,问那么多有什么意义!你怪也只能怪父亲,他废过太子后,就应该再立一个,也不用我们活得这么累!十九弟,你不该站在三哥的一方,不然咱兄弟二人只会在家里饮酒,也不用被人指使到这么个鬼地方来,你怪只能怪三哥。”

    “不会的。十哥,三哥待人最厚,二哥心胸狭窄,终究成不了大事,家国在他手里,不用罗列国来打,自己也灭了。”

    那个马脸汉子一时无语,然后突然的在脸上一抓,一张脸皮就手而下,现出一张英挺的面容来。不过三十几岁,面白而不怒自威。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微皱着眉头。

    “二哥的死忠中,只有你一个人达到了武王一级,你的炎黄斧说明了一切。我无权无职,二哥为什么会对我起了杀心?”他说这句话时,路天辰能感受到他此时此刻滴血的心痛。

    “你还不知道吧,父王有心将你调入平原卫,做副统千骑卫,那是禁军第一卫队,直指向我们心脏的刀子。平原卫队要是造反哗变,我们只能看着。二哥手里只有一支百人卫,虽说已经五百多人,但还是小心的好,你说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为什么三哥会突然派给我这支近卫队呢,原来他也听到了消息,只有我还在鼓里。呵呵,好笑,可是我是绝不会去做什么千骑卫的,我绝不会下令去杀任何一个亲人包括二哥和你。”这一句说得痛心异常。

    “现在你还会这么说么?”十哥问他。

    “……我们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总是血浓于水的,十哥,你若是现在退走,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那个三十岁的中年王子摇摇头,缓缓看了在场的几个人一眼,目光很清楚,这里的人,除去他带来的,都得死!

    路天辰忽然说道:“玄老,不能放走这里的每一个人,完事后,我可以考虑加入你们那个清江团。”他声音不高,但谁都听得清楚。

    也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记住了清江团这个名字。

    玄老一咧嘴:小子还真狠,非把他拉进来不可,今天林子里的一些人回去后,自己的宝贝徙弟可有的受了。不过不知道这小子说的加入清江团是真是假……

    ……灵力已经在他身上疯长……

    面对着炎黄斧,路天辰第一时间发动进攻,他一进入对方五米范围,就猛然将灵力轰然释放出来,脚下灰色气流忽地腾起,身影猛然飘忽起来,五米距离眨眼即至。

    手中青光莹然的天涯劈,一式自创般的招数,变异四重轰已经当头砸下。

    ――快!狠!毫不留情!

    一道厉芒,一道风!

    这种突然的动作,几乎在他灵力一经涌出的瞬间,全部完成了。动作快得如同偷袭。

    能支持他完成这一切的强大经脉,在这种冲击上,还是有一些痛楚。

    没料到一个十几岁小子能有这种恐怖能力的十皇子,好在灵力已经外显,瞬间烈焰升腾的炎黄斧向天涯劈接了上去……

    “轰……”

    武将三重境对一个武王一重境,差距如此之大的二人,一击分开,路天辰一咧嘴,手上一痛,那是他的木属在遭遇到火属攻击时的必然反应。木属的克星!,火焰灵力使得他的木属有了烧灼的痛苦。

    瞬间明白这个道理后,他再一次扑了上去。

    十皇子这一击已经出到了八成灵力,但连退了十来步的他才发觉对方只退了二步后,一只水属天涯劈已经再一次距离自己不过半吸之间……

    ……太快了,象风一样,或者说是在风里飘过来的。

    “殿下小心!”声音一震,两股巨力从十皇子身后接了过来,一只金属长刀,一只土属重锺,几乎同时极其沉重的压向路天辰。

    两个武王!

    刹那间,一只木属防御盾出现在路天辰的左手,右手中的天涯劈方向依然不改,而对方本想他回救的土锤不得不半路迎向他手中的水属天涯劈。

    “轰,轰……”一连两响过后,路天辰一退而返,两只天涯劈已经分别现在两只手上,风属身法长风五部也发挥到了极处。地级身法与地级的武技,使这个少年在他们眼中的地位瞬间暴长。

    ……这是个小麻烦啊,玄老叹息。

    同时的,那个不完整但早历经过大战阵的武王也在这个机会前,主动攻出他的金属性长鞭。

    林中金光地现,如同一条闪电一闪而没,空气在他的鞭上发出爆响。

    另外二人同时接了上去。他们已经深知这只金鞭的厉害,在四个武王面前,这只金鞭一直坚持了一刻钟之久。

    林中爆响连连灵力强大的波动,互相撞击压制,空气一时间滞重而有如实质。一波一波的能量波冲出林子去,象水一样漾开。

    这水纹一样的空气波一过,张四脸色难看的委于地上,四肢抽搐,双眼翻白,一条命已经去了大半。对于张四的境况,玄老没想过用他布出的灵力帮一下,这个人已经不可能再留着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落在他的耳中,还有可能让他离开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