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七十六章猥琐老者
    “老前辈,你没明白你在和谁作对吧?”他冷静下来,能想到的中有这个。

    “轰……”

    路天辰连碎了两个防御盾,再退出十几米后才在三人面前站住。

    三人看着这个在他们面前坚持了五个攻击的少年,心中深深的震撼了。这小子还是人吗?无论是风属的步法,还是天涯劈,还是防御盾,一刻不息的在他的手上变幻,总在最危急时弄出个出人意料来。而且他们早已经看出,这小子绝不是一个单属,或双属的武者,他他妈的,好几个属,也说不清几个属了!

    “必须合力将他废了……”一人低声说道。

    三人互相对视一下,立刻下了这最后的决心。

    单个拿出来还好,三个一起来太过份了!路天辰抹去汗水,看了一眼二十米上很有闲情逸致的老玄头。老玄也正看他,十哥没心思跟他打,也不敢打,他就在十九弟身边,如同看猴戏一样的看着四个人。

    路天辰的头一下子大了:奶奶的!这老小子想看我笑话啊!

    三个初重境武王从三面向他靠近,意图很明显,要将他围在当中。路天辰目光一凝,手中天涯劈猛然爆长,木属的青光达到了尺半,这已经到了他灵力的极限。他的目光定格在最弱的一个初级武王身上,那人一手持着土盾,很小心的看着他。

    路天辰动了,脚下的清气神通动,使他的速度马上就甩开了侧面的二人,瞬间扑到那个武王一米之内,天涯劈如山般重压而下。

    这压力的恐怖使得对方再难相信,面前的只是个武将!他脸色剧变,一时间,只想到用土属防御盾接了上去。

    “轰……”

    大响过后,他的一只后脚已陷下半尺有余,但木属天涯劈以他独创的四重轰发出,所以这一击,只是第一层灵力劲,第二层以更大的力量强横压下……

    见他一击过后,两人已经处在一个胶着状态,另外二人面上现出狂喜:机会难得!他们同时冲到路天辰身后几米处,手中的灵力兵器瞬间爆涨到了极致,脸现狰狞地全力将个高级武技轰击出去!

    ……第二层力已过,那人的脚已深入地下,小腿没入土中。第三层已经狂暴而出……

    路天辰从一开始就放到最大的神识,已经清清楚楚察觉到了背后的力量。没加身,已经有了痛感。他大叫一声,将最后一击发挥到了极致,但是惊人的是,这个力可开石的一击,却落在地面上去了……

    那个武王腿已经大半没入沙土之中,他手中的土属盾直盖到脸上,可是中间处已经看得见一丝强光,那是一条缝隙呀……

    两道灵力劲合成一处,已经将路天辰包在里面,他的身影显得极其单薄。

    十哥轻轻一笑,脸上已经现出一丝得意,但他一转眼,见一边的老玄头面上满是惊异,还禁不住叨唠道:“真阴啊,真是阴,这小子……又来这一招啊!狠!”

    他一愣,猛然想到一件事,脸色大变,急声喝道:“快住手!”

    哪里还来得及……

    “轰……”然的大响,在林子里滚滚而过,许久才静下来,尘埃与飞叶很久才落尽,众人举目看去,在原来的两个人的地方,已经成为一个深坑。里面只有沙石碎叶,哪里还有人影。

    人呢?

    “找我吗?”

    一个淡淡的声音问道。一道路灰色的身影慢慢从林子外走了进来。

    路天辰!三个人张大了无法置信的眼睛!

    最后一刻,路天辰脚下发出沉重的蹬地声,同时间,手上最后的一击已是落在了地面上,反激力加上风属行云流水的步法,加上背后二力的相送,他的身体直飞出四十米外,出了林子。起来时两手颤抖,脸色苍白,受到的波及还是让他受了些伤。

    一边在身内慢慢恢复,一面他已经走回战斗场。

    那个初重境武王已经不见了,原来的地方,多出些深色的物质,那就他最后的形态。

    他被他的同伴,以最强横的手法送回了姥姥家!再不用提心吊胆了……

    和之前和手法一模一样,如出一辙!这也能成功!路天辰几乎禁不住得意了。老玄头还在一直不停的念叨着:“真阴哪,真阴……”

    差不多相交几十年的三个武王,已经情同手足,没想到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自己一击打得尸骨无存,那二人心中的难过和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他们互相一望,都下了最后的决心:杀了这个阴险小子!

    十哥的英挺的一张脸,已经扭曲,他就想不明白,同样的伎俩竟然让他们吃了两个亏!他忍不住向前一步,手中的炎黄斧火焰蹿起多高。

    老玄头看着场地中的路天辰,这小子脸色难看,但很显然这还不是他的终极极限,他还没到最后一击啊!老玄头很有兴致的想知道他还能弄出多少花样!

    路天辰的目光与他的一接,心中登时明了,这个老头是要还看下去呀!他奶奶的!守着个大武圣,偏偏他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心,你得有多郁闷!现在的战斗已经是每击都在生死边缘,路天辰心中已经下了最坏的打算。他之所以不想动用老树师父的生命力量,就是不想总靠着别人的能力打赢每一场。他对于那种感觉很不爽!

    突然之间,路天辰听到老玄头说话了:“要不你也上去,你们还是三个打他一个,我绝对不帮他,看看你们能不能杀得了他。”

    老玄头两只很狂热很有兴致的目光落在了十哥身上。十哥也是个武王,初重境,但他手中的灵力兵器却是天级重器,杀掉和他同级的武者绝不会费什么劲!

    “你奶奶的!老疯子!”路天辰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个没人性的老头。

    十哥也是一怔,没想到一个最大威胁的存在者,竟然一头拐到观众席上去了,他有些不能理解在看了一眼那个武圣,后者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嘿嘿……”猥琐到了极点!仿佛才拣到一文烂钱的花子,幻想着用这个宝贝换个女人玩玩。

    有意思!这是他脸上写满了的!

    三个武王再一次围绕在了十六岁的路天辰身边。三人布出的灵力将树林子里的空气都要点燃了!空气在凝固!

    一个同样长身玉立的少年一步步的走向战圈,他就是十九弟,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在为他拼命,而且是在绝对压倒的对手面前,他再也不能站着看下去了,就是上去马上秒了,也不能再看着了,他不是不明白自己的能力,他是以不了另一个人为他而死!

    “兄弟,你走吧,我来挡他们。”他将一只火属炎黄斧举在手里。

    但他还走上第三步,就被人夹手拉了回来,拉者的力量之大使他生不出一点反抗之心。是那个核桃脸老玄头。

    “殿下可去不得,他是要死的人了,你上去也帮不了他。在这儿热闹吧。”他嘻笑着说。

    “前辈,他在为我而战,我不能看着他打啊,”十九弟急得脸色通红。

    “不行,我不能让你破坏了我的好戏,”老头连连摇头,

    “你这人……你们不是一起来的么?”

    “好象是,没关系,你看一会就知道了,这小子总有花样,你不逼他,他就一直装下去了,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你好好看着就是,这小子准死不了,这三个可是不准,呵呵,出来一趟,也挺有意思的。”老玄头似乎在等千年大戏一样的开心,路天辰在肚子里将他上下十几代都好一番问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