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七十九章光与风
    路天辰已经抬不起头来,他每次身子落地前就将新的灵力盾生成在手上,落地后就直接推到身前,而那似乎一次重过一次的打击就从身前不断砸下!身体的骨骼筋肉开始只是有些疼,之后就是酥麻,后来则有些要散开般的剧痛。

    路天辰只有一个念头,快快躲开这番的攻击,有一丝的空隙,他就能撞击老树师父的生命小树,甚或,有时间结一个风能洞也是好的。

    但对方已经绝对不想再让他有机会搞鬼。一次重攻连着一次重击,他们路过的小树,纷纷碎倒,木屑与树叶在林中如蝴蝶穿花般飞舞,片刻,穿出树林,飞身到了一处洼地地上,路天辰才抬起盾来,相拒对方的一斧,蓦然地脚下一软,一只脚已经踏进烂泥里。身子登时一侧,手上的灵力盾扬起之时,已经在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手中重压已至,脚下的行云流水步法却发不出来了,急切间,他就地一滚,在烂泥里滑出二米之外“啪”的一声响过后,手中的灵力盾碎去,一记地级攻击落在他的身边,烂泥飞起多三米多高,一个深达一米的大坑出现在路天辰的身侧,路天辰全身裹在烂泥里,没有半刻迟疑,手上连挥。身前地上一串爆响声中一个泥坑接着一个泥坑,灵力劲力推着他的身体一直滑出十几米外,才一手水盾一手木盾的站起。身上被烂泥浸得透了,脸上也覆盖了一层,只留有一双灵动的眼睛依然镇定自若的看向对方。

    竟然没有追来!

    十哥一脚进入烂泥里,火属的步法就是一滞,他的身法本来就与路天辰差之很远,仗着灵力超强,而且是正身飞进,而路天辰却是背向的飞退,不想把后背留给敌人,一进入烂泥,只是一刻的微怔,就拉开了两个人之间最要命的距离,路天辰才喘匀了这一口气。

    这半个时辰里,他们几乎没有将这口气换过来过,每一刻生死都在一吸之间,他没有时间浪费。

    路天辰此时此刻身体情况极糟,意识也有些混乱。他竟然不知为什么,将双盾莫名的收了起来……

    后面赶来的老武圣惊讶地看着他,他要干什么啊?

    “十殿下,正是时候……”刀武王急切说道。

    他不说,十哥也已经将全身灵力全部涌出,他感到这也许是最后一击了,迈步一步步的走向路天辰……

    老玄头双眉一皱,心说难道我看错了,这个怪物再没有能拿得出的能力了……不象啊,他心中交战,是现在就出手还是再等等,必竟已经说过了不帮他的话,再出手,脸上实在不好看,

    “老前辈,请您老出手吧,你不出手,我就上了,……可是我上去,根本没用,我连我十哥的一击也接不下来的,”十九弟说道,他还是叫他十哥,别的叫不出。

    说着他已经走向泥沼,而一直眼睛盯着他的刀武王也不动声色的跟上一步。

    “你就在我身边,他要是真的不行,我也不会看着的……”老头目光有些沉重,他本不想出手。

    泥沼中,路天辰定定地望着十哥,身体内的真气极快又极纷乱的运转不息,他一直没能进入状态中,意识似乎到了一个奇怪的境界里,面对强敌,面前竟然升腾起一片生机来,似乎眼前的不是一个人,一个烂泥沼,而是一片绿意盎然的山岗上,微风轻送,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就在风里向他一阵阵扑来……

    见他神情有些恍惚,十哥加快了脚步,手中的炎黄斧熊熊燃烧,他目光一凝,身子微纵,手中的火属斧子已经在他的一声清啸声中,挥出了……

    “死吧!绝杀……”

    地级武技,将地上的烂泥带到半空,一时间火光更盛,烂泥在火里烧了起来。

    感应到强大的危险,路天辰的目光有些回复,他的一手抬了起来,灰色风属灵力在他的身前划出的圆里涌出,另一手也抬起向下划动……

    在这个一吸之间,他竟然再次使用风能洞,众人都惊呆了,没有时间让他完成的,十九弟只觉得一股压力从他身边直冲而起,老玄头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的灵力一出,另两个人都是面上变色,极力调动灵力相搞,刀武王退开二步,才算平静下来。

    老玄头看着泥地的目光突然的一缩,怎么回事……这个是……光属的啊……这小子要干什么呀!他还有几个属啊!

    他的目光落处,路天辰的另一只手上向下一划动间,一层光亮突然现出,那是一个光亮环,由内及外的越来越亮,越来越精纯,竟然是他一直想练的光能洞!更确切说,是半个光能洞!而此时他的左手上正在同时做着的却是另一个地级武技,风能洞!两股截然不同的灵力在他双手间不断撞击缠绕,飞速地混在了一处……仿佛在他双手间有大自然的电闪雷鸣,有乌云太阳,有黑暗光明,有生也有死……统统在这一击里,生命的气息直达到十米之外,他的直若在神光里的神人一般,面无表睛,而手中撑控着生死。

    路天辰的星眸依然故我的有些茫茫然,但他手上的速度更加的不可思议,在十哥的地级攻击加身的最后一刻,这个二合一的灵力洞终于成形,并在他的手上释放了出去……

    已经没有人能再怀疑他这一击的力量,杂合而成的新的武技,已经超出了地级的限制,一边的老玄头口中喃喃说道:“这是个天级武技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啊……十六岁,自创天级攻击武技,没有第二人了……”

    ……强大的灵力洞使得空间扭曲,直接接到了绝杀炎黄斧上。天级武技,已经不仅仅是一重境或一级的提升,它的提升已经是一个境界的进化,它强大的攻击力,直接对在地级斧上,那半天的红光就一瞬之间全淹没在它的威压之下,天级重器的灵力斧子,转眼碎去,余劲更是破开一切般的落在十哥的身上……

    他的眼睛一时间全是绝望,大叫声中飞出四十几米外,扑地砸在一株树上,树断后,就软软落到地上。

    “十哥――”十九弟大叫了一声,奔出几步,猛然站住了,他想起了林子里为他死战到最后的亲卫,这个哥哥该死!

    刀武王的脸上已经白得不能再白了,他下垂的双手,一直抖得抬不起来,他将要面对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和林子里的同伴一样,死在那个少年手中……

    然而……

    然而,在一阵等待过后,断树处,竟然慢慢的站起一人,……十哥!!!!

    他在一个天级攻击下竟然没死,还站着!

    原来束有金环的美发,此时从他的脸部上披散着垂下来,他浑身颤抖着一时没办法理会,过了好一阵,才慢慢直起身,头发一分,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来。身上的衣服早已化成片片碎片,飞得到处都是,他一张嘴,喷出一口血来,但是人却慢慢恢复过来。

    人们惊异地发现,他体表覆着一层晶亮的油质的黑色的皮层,那是一种护甲啊……

    原来如此……

    “龙鳞甲……”十九弟喃喃说道,语气中除了震惊还有些微的酸楚。此甲一直存于后宫,是父王的专用御甲,千年异兽黑毒龙的外皮,精制而成的天级护甲,如今出现在十哥的身上,看来父亲还是有些偏颇的。

    没有天级护甲,十哥的身体早碎了,不会还站着。

    十哥的目光越过这一段长长的距离,直直定在路天辰身上,他慢慢从内甲里掏出一枚丹药来,放入口中,只过了片刻,一股蒸腾的灼热的气息就从他的身上直铺出去。这股气势比之前没伤之时更要强横得多,甚至于达到二倍以上。

    一个长大已经超过二尺的炎黄斧,瞬间回到他的手上,他再一次走向路天辰,目光坚定,神色形同僵尸。

    众人从他的目光里已经明白了他的压倒一切的意图:杀了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