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八十章魔鬼
    一齐看向那个才发出天级攻击的少年,人们从这个一脸迷茫的少年身上看不到一丝喜怒哀乐,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前方,似乎有什么难题待他想得清楚。

    一个武将,释放出一个不完善的天级攻击,本来就达到极限的身体,此时此刻已经再无能力发出任何武技。这一点,众人看他的第一眼就确定了。

    他已经在强力支持着,没有坐到泥地里,但脸色极差,身子不受控制的发抖,没办法再战了,到他的这种地步,已经全部透支出去。

    ……路天辰一直在体内找寻着那只医手,他必须在十哥走到他面前的这段短短的距离里,完成对身体的一次温养。

    ……医手已经在他的神识里消逝了,不见了,他无论如何找不到。一时之间,路天辰想打开妈妈的空间戒指的力量也没有,那里有许多能让他短暂恢复灵力的重宝丹药。只要一粒四重境的就可,六重境以上,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没胆量服用了。

    ……十哥的速度绝对非常的慢,但他们之间,只不过四十米的距离,而且这中间的一切阻碍都被天级的冲击波冲轰得光秃秃的,除了如同犁过的地面,几乎再没件障碍物。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五米,

    炎黄斧狰狞起来,炎焰长出一尺外,在他的手中举了起来……

    玄老头叹了口气,心说打自己耳光的时候到了,说出不帮的,但现在再不帮,就没这么好的少年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风属的清气已经在他身周形成。

    ……三米,只要再踏过二步,炎黄斧的地级攻击就毫无保留地轰到他的完美无缺的身体上。

    路天辰突然的笑了,很残酷的笑,在他年青英俊的脸上,异常清晰美艳绝伦,他猛然的抬起一只右手来,蓄势了近一刻钟,这只手上有他全部的生命力量,,尽管还在抖,但已经有一丝水属的灵力,生息功出现在这只手上,这手上的灵力若隐若现,弱到了极处。

    众人摇头,对着这个弱到如此地步的一只手,炎黄斧只需要轻轻一送即可。

    然而,这只手却突然的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疾向自己的小腹处击落!

    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更雷人的,自杀?老玄头甚至大叫一声,他已经在准备最后一刻出手了,但他没料到的一幕,让他无法及时阻止这一切,……手掌已经落在他的小腹上,那里被称之为丹田,全身所有的灵力积蓄之地,它一碎再也无法恢复,一个人就废了!

    路天辰残忍的笑起来:“老师,来吧,让我们一起渡过这一关……“

    “啪……“

    十哥止住脚步,手上的灵力炎黄斧却依然闪烁在他的手上,他也不肯相信一个人会在这么绝地时刻会自废丹田。

    ……蓦然,在路天辰手落处,一股震荡直达到路天辰体内的小树身上,小树一阵轻摇,几片叶子落于树下,一股白雾马上在它的身周形成,一股沛然之气猛然从他的体内升腾出来……

    路天辰还在笑着,残忍的笑意令他看起来只有一个名词可以形容:魔鬼!

    生命的力量已经在他的身前无可限制的升腾起来。极速飞涨的灵力,使他三米内的地方再无人能够正视,他的全身都沉在一种淡绿色的雾气之中,身形有些飘散忽,而在他的右手上,一只碧如翡翠的有如实质的天涯劈,出现在那里,并且不断伸展开来,一米,二米,三米……

    长达三米的灵力兵器,就算一个老如玄空玄的老武圣也只能梦中见过,强大这个地步的灵力,已经无需出手就注定了结果。

    路天辰戏谑地笑着,在他此时此刻的眼里,十哥,轻得连屁也不如,这只瞬间变成蚂蚁的皇子,脸上全是绝望和哀求,已经没有了一点刚才的气势,生死面前,他的脆弱展露无遗。

    “死吧,”路天辰淡淡说道,手上的灵力发动了一下,三米之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虚形灵力刀,直接在十哥身上划过,十哥甚至于连躲藏一下的念头也消失了,躲不躲已经毫无意义,手中的皇家血统天级重器炎黄斧,最后一刻在他手上消失,他的人已在天涯劈之下轻轻化成两半,脆弱得不如一块豆腐。天宝级的龙鳞甲在他的身上如一层皮一样的被天涯劈刮了下来,同时刮下的还有一些内脏。

    ……天涯劈的落处,烂泥飞起丈高,一个坑在一劈后,将十哥最后的尸骨埋了,一切在这一劈后变得平静了。

    生命的气息还在飞涨,突然间有人大叫一声,拨腿飞奔向林中,却正是那个刀武王,路天辰收回天涯劈,将一只手在身前画了个圆,这个圆里,风属性灰色灵力满溢,中间地方,深不可测。

    ……风能洞!

    原来风能洞也可以一手完成的么?老武圣怔忡地看着那个轻描淡写的少年,想起之前的那个风能光能合体的天级攻击,心中已经明了,这个武技在路天辰手上再不是原来的样子,他姓路了,路氏能洞。能够随心而发的天级武技!

    这个风能洞并不比之前的大,反而似乎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但它破开一切的到达那个武王背后时,已经是百丈距离,这么远的距离,也真难为那个武王的,跑得真是快!

    经过百丈,风能洞没有一点衰弱如强光一闪而没,那个急驰的人影完全化为了乌有,百丈的地面上唯一留下的就是一条深沟,恐怖的形成在那里,过了许久,一声大响才在林子里轰然暴响。

    “轰……”

    好久才歇,余下的三人,呆若木鸡立在原地上,一时间思想也凝固了。

    “……当时在长孙家,这小子没有出全力啊……真险!当天能全身走出那个院落,其实全是这个少年一念之间,没想下杀手,不然,清江团的几人没一个能出得了长孙家,自己如果一开始就跑的话,还有一些可能性脱身。但别人绝对想也不用想。

    这个魔鬼!他还用什么老师,不如收了我算了……

    老头的脸上变幻莫测,看路天辰的目光也是复杂到了极点。

    完成最后的一击,路天辰微怔了下,如星辰般的眼眸有些落漠。

    收回生命力量,下一刻,他散了架子一般,歪在烂泥里,就在原地沉入生息功法的修炼中,全身很快被泥水弄透了。

    他在一个多时辰里,独自一人,杀死了四个初重境武王,一个大武王,拥有天级重器的大武王,这份超过出他能力太多的战斗,让他身体处在了一个极混乱乱的局面里,他需要的时间,将极其漫长。

    老玄空玄也叹息着坐在地上,刚才的一幕,让他出了些冷汗,下一刻,他要全力守护这个少年,直到他从修炼中返回。

    怔了半晌,十九弟起身返回林中,收拾起同伴的遗体,掘出个大坑来,一一埋葬了,这里的每一个亲卫几乎从小就跟随着他,还有几人是三哥临时派来帮他的,听到有人对他不利,三哥的人与十哥同时出现,也就同时死在一起,死在一地。

    相隔不远,第二个坑里就是随十哥而来的众武者,彼此不识,却性命相搏,命运让他们在此林中结束一切。

    再回到空地上,天已经中夜,两个人一同看着一动不动的路天辰,一夜没睡,第二天,直到中午,路天辰才从恢复中醒过来,他一夜静、静的修炼,只是再次确认了医手的存在,而晨起的一个时辰里,却是用神识推动着这只医手,不停地在体内游走,直到再无滞处,才进入生息功法中,将内里的灵力慢慢恢复上来。又用了两个时辰,才行功完毕,张开了他神光奕奕的眼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