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八十九章血光
    炎黄庆已经走到了四妹面前不足三米处,站住了,这个距离最佳,透过明亮的月光,他几乎能看清小姑娘身上的级细级淡的汗毛。

    好美的肌肤啊,无一丝暇疵,长年的赤露使得它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金色,细密紧致,光滑得如同才从水中浴出,月光铺在上面,细腻光润得晶莹剔透,仿佛能看得到下面流动的血管。

    这就是炎黄庆此时的心境。

    他的两眼放出火,狠狠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再也不会转到别处。

    时光流转,五十三岁的炎黄庆,就这样一直看了一刻钟,直到一滴口水从他的嘴边落下,还是恍然未觉。

    小姑娘从一出生,就被掳到了山中,身边都是女子,从来没觉得光着身体有什么不对,从小就没穿过衣服,到了十几岁总算是知道围上一块遮羞布,但就是这么一个还未省事的小姑娘,也明白了他那目光中的邪恶。

    有一丝羞愤浮上小姑娘美得没一丝瑕疵的脸颊。

    “你真不要脸……”她突然说出这一句,“娘娘说得真对,没有一个好东西,就是你们男的。”

    炎黄庆嘿嘿一笑,双手互搓,灵力在他的双手间猛然涌了出来,没有形成任何灵力兵器,却在手端又长出一只灵力手来。这是一种高级低重境武技,血红爪!

    手呈一尺大小,火属灵力得它恐怖的熊熊燃烧着。

    “有些事还没人教你,等你明白过来男人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你就离不开男人了,要不要大哥哥我来教教你呀!”

    他再一次举步向前,二人之间已经处在二米之内。在对方强横的灵力面前,小姑娘手里的小剑,仿佛又变得更小起来,而且有些虚幻,凝不住实形。

    小姑娘愤极出手,黑色灵力剑划过两人之间的距离,

    “咻――咔!”

    小剑飞出,刺中血红爪上,发出咔的一声,仿佛落在了一块铁板上,小剑再难进得半寸。

    一丝狞笑露出在炎黄庆的脸上,他手上微动,那只巨大血红爪五指忽然一拢,向小剑上覆盖过去。

    “咔……”

    小剑在爪下崩碎,瞬间消于无形。

    四妹一怔,翻身一拳击出。黑色灵力带出一条乌光。

    炎黄庆用那只巨大爪子向来拳迎去,“啪!”的一声,小姑娘纤细的手臂一抖,脸上现出一份痛苦,又是后退。她腰身一扭,拳走阴柔路子,上面微晃,一拳却击向了他的小腹。

    炎黄庆只是一挥,身前起了一道火红的灵力风,无论小四妹的拳头落到何处,这一下就轻轻易易的挡去了。

    四妹连连的变幻身法,围绕着炎黄庆拳势越加的怪异,无套路可循。

    而炎黄庆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挥,就将她变幻莫测的拳法挡在体外。也不进攻,只是如同逗弄一只愤怒的小鼠一样的欣赏着对手。

    “啪!”的一声,又一拳打在了灵力爪上,炎黄庆嘻嘻一笑。

    没想到,只剩一人,布不出那个剑阵,就能弱到如此地步,炎黄对于她们背后的那个娘娘有些重视起来。

    四妹脸上一白,连连退出二步,有些茫茫然的站住,一时间,哪还有继续打斗下去的勇气,看着对方一脸坏笑的走过来,心中只是埋怨大姐,不该拿走她的爆体仙丹,不然就同这个坏人同归于尽,追随大姐她们一同走,该多么好。

    轻轻一笑,炎黄庆来到了四妹身边,他收起了血红爪,将灵力在身前布成一层障,将一只手从中伸出,慢慢触到四妹如玉般的脸上,在上面轻轻摩挲。

    小姑娘有些发傻,任他作为,一动不动,小脸上看不出悲喜。

    “我求你杀了我吧,”她忽然说道。

    炎黄庆慢慢摇头,手转到了她的纤长的脖颈上,一直向下游走。

    “……有人来了。”小姑娘突然的看向他的身后,脸上只是更多的无奈,来人也不会是是帮她的,除非来的是她的姐妹,而这人看上去,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长相很难看的男人。

    只是这人走路悄无声息,一步步只好似落在棉花里。一道路灰色灵力风在他的脚上流动。

    炎黄头连转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来人?

    笑话,谁能在他全无所觉的情况下到他十丈外?他可是个武王啊,再初境也是个难能可贵的武王。

    使诈?

    呵呵,小东西真是无药可救了,可爱成这副样子,不是要了老命了吗!

    ……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身上,手中的触觉又弹又腻,他的目光变得炽烈,里面全是狂乱。

    ……小姑娘没想到身子躲一下,她惊慌的发现,这个后来的人,正将一只青色的灵力刀从手端飞快生成,并挥动了起来……

    路天辰一直无声的来到炎黄庆的背后,才将灵力骤然涌出,他强大过寻常武将十几倍的经脉,让这一动作完成得快到了极致。

    炎黄庆放在小姑娘身上的一只手,忽然一顿,身后澎湃的灵力让他的脸上瞬间失色,他皆尽全力的回转,身子原地转了过来,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一只碧绿的天涯劈立着划开了他和身体,青色光辉直从他的后背透出,分为两半的尸身,扑地落到地上,血浆四溅,内脏落了一地。

    路天辰一劈完成,两个人隔着一堆模糊血肉呆呆相望。

    “……你把他杀了。”四妹说道。

    路天辰点点头。

    目光一时间没法从小姑娘青涩的身体上收得回来。

    他的心这一刻跳得极快,呼吸系统也出了问题,慌乱不堪,在这个全然不设防的身体面前,他虽然一直责骂着自己的欲望,但就是挪不开眼睛。

    太美了,如诗如画。

    每一块突起都是妙不可言,每一处转折都是恰到毫巅,每一块暗影都能让个诗人发上一年的神经。这是梦拼成的理想画面,世界上任何的美景都无法与一个处在黄金分割最佳点的小姑娘的身体更让人灵魂震颤。

    “唉……”小姑娘忽然轻叹一声,“……男人真丑……”

    她说完这一句,就急步向东山侧赶去。

    路天辰失魂落魄的在后面跟着,这时的他已经不再看她,但他身上的所有神经还围绕着这个纤细的身体难以自拨。

    走了一会,小姑娘忽然说道:“你别再跟了,我的香儿会把你撕碎的,你得不到它的生命核的。”

    “你的香儿?”路天辰诧异。

    “哦,它就是你们一直在找的火烈猴。”小姑娘说道。

    一只可以轻易撕碎人的巨无霸的异兽,被她异想天开的起了这么个小萝莉名字,路天辰真是无语。

    “……我不要它的什么核,我是去帮你保护它。”路天辰认真说道。

    这句话如果是让任何一个来这里的武者听到,都会笑上几天。你不要,鬼才信,信的还是个笨死的鬼!

    但小姑娘回头看了下他的眼睛,点头说道:“那我谢谢你,可是香儿不会愿意看到你的,我一放开它,恐怕它要伤你呢。”

    “……你不会不放它么。”路天辰郁闷说道。

    “不,我要让它为我的几个姐姐报仇!”小姑娘脸上一惨,有新泪涌出。

    她加快了脚步。

    两个人越走越快,但路天辰脸上却越来越是沉重。在他身后百丈处,已经不下十个高手正急速的向他们们接近。随着灵力的不断增强,加之医手的几次提升,路天辰此时的神识已经远远超过出一般的武王巅峰,百丈外的灵力在他的神识里,感应得清清楚楚。

    “有人快追上我们了……”路天辰焦急的看了眼身前二米外的扭动的修长身体,这样光着也真不是个事,一会人越来越多,还是提醒她穿上一点的好,他心里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