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九十一章天裂
    异兽没有武技,全凭与生俱来的本能作战,它们所倚仗的就是这异界里所能给它们的得天独厚的异能,它们能自然而然成倍的吸收天地灵气,而这灵气也成倍的化成恐怖的灵力,超然的灵力使得毫无武技的异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噬血狂魔!

    本能的回身一挥,兽爪与那只罗刹脚撞到一处,地级中重境武技黑金裂实实在在的落在了火烈猴的巨爪里。巨爪把那只脚包了起来,那熊熊黑火就从它的爪隙间迸发出来,如同,兽爪握着的是一枚火能弹,正从爪间暴裂开来。

    “轰……”

    “嗷……”

    火烈猴一声哀叫,巨臂远送,古维支慧一个高大身躯就远走高飞,直落向二十丈外。

    火烈猴的那只爪上鲜血淋漓,已经残缺不全了。

    然而,另一拳已经毫无所防的落在了它宽在这一米的后背上。

    “啪……”

    足以裂石的一拳没有任何阻碍的击在上面,声音沉闷,巨大身躯轰然的震动了几震,火烈猴吃力的前行两步,回过它狰狞的头来,一只大爪狂挥了过去。

    “轰……”

    与第二拳相撞,路开山哼了一声,一连倒飞出五六米,脸色难看的站住。

    缓得这一缓,同时的两张大网在长杆的支撑下,飞过了火烈猴的头顶。如果再次罩住,用不着再有别的动作,只是网上更加长大的倒钩,也能放净异兽身上最后的一点血液。

    连连的重击,如同砸在小女孩的心上,她器叫着扑上去,手上小巧的灵力盾挥向最近的一名执杆弟子后心。那弟子只得回刀相架,突然的,面前出现一人,如同原本就站在他面前一般,他大吃一惊,没来得及叫出,身体已被那人倒提起来,一声清喝,百多斤的身体在他的手里飞了起来,带动宽达百米的巨大网子,呼地倒卷而回,同晨那个人影已经化成了一团灰影,瞬间划过几米的距离,突兀的出现在另一位执杆少年身前,一拳无俦挥出,“嘭!”的一声,那少年就狂叫着飞上半天,而毫不迟疑的身着八卦仙衣的身影又在另一名执杆者身前出现,同样骇人听闻的:“嘭”的一声呼过,人晚一步飞起……

    “嘭,嘭”连声,空中一时间倒起了不少飞人,西边一排十几个执杆人先后飞过了火烈猴的头顶,带着他们的长杆与刀网,飞向另一面有同伴。

    身体砸地声不断,哀叫声落,火烈猴已经脱出网刀的包围,嘶哑鸣叫着冲向人丛。

    “……是张家六鬼么?”

    古维河怒喝一声,一只黑金裂罗刹脚已经轰向路天辰的前心。

    古维河的脚功,如果单拿出来的话,还在古维支慧之上,他从小赤足,天生的级品火属,一只脚比起同门的怪异得多,如果说他这个是兽足也没人认为有什么不妥,十二岁时从院中经过,青石面上就留下一行印迹,这些年依然还在。

    路天辰一皱眉头,将一只水盾撞了上去。

    “轰……”然一接,水波一层层的漾开,这一下如果换了木盾,很大可能就要碎去。水盾中的柔韧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荡就是一层灵力的消减,几十个水波过去,这碎石的一脚就在水盾前落下。

    场上的几个武王都是一愣,哪来的这么厉害的年青人,想趟这淌混水。

    这样的一脚换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要退出很远,才有可能接得下来,而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年青人,竟然安然的接了下来,一步没退,而且在他的右手上,一记风属的狂涛诀,木秀于林,已经带着强劲的灵力击向古维河。

    古维河一愕出手,双手胸前一叉,铁门栓拦过这一拳,“轰”的一声,脸上一变,退得一步,右脚再次飞起,这次才出了全力,加上两成灵力的黑金裂!黑色的灵力火在他的脚端形成一团黑如墨的火焰,先于他的脚撞向路天辰。

    “不知道死活的小子,尝尝到这一下,让你死得明白!”

    一张黑毛过半的脸孔,冷冽得扭曲。如同半空降临的死神。小眼睛里凶光凝成一个小点。

    未加身,路天辰衣服被他的灵力波吹得几欲离体。正面已经有了些痛感。这样的一脚,并不弱于任何一件灵力兵器,破开一切的冲面而来。

    “小心――”小女孩尖叫了一声。

    路天辰双眉一拧,一股豪气猝然生成:就这么牛吗?不可一世?我偏要试试你……

    灵力盾忽然收了回去,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他平平静静的打出一拳,直捣黑金裂的一拳,看不出任何威势,甚至于没带动风声,但这却实是他的高级高重境的汪涛诀,一招千木竟秀在他的手里已经变成了地级的四重轰,而第一重劲就在平平静静中迎了上去。

    古维支慧笑了,这个年青人太不自量力了,一个人的拳头本身就不足脚一半的力大,何况自己侄儿踢出的是地级的黑金裂!而他竟然狂妄得用一招平平无奇的拳法去击,这只拳头不是废了吗!

    路氏叔侄也是一齐摇头,同时将目光再一次投向那只庞然大物,眼睛里瞬间全是贪念,仿佛看到的不再是一只异兽,而是一枚重宝的破壁丹,这样一枚丹药,足以帮助一位武王巅峰,跨过最后的壁垒,进入到新的境界,武圣之列。到时候,路家就不再是长支独大,他们二支要真的掌管家族了。

    家族里的一切支配权放在他们二支手中,意味着重丹药,万计的家财,高级的,地级的武技功法,高重境的护甲兵器,高等的宅第使仆,所有这一切再不是看长支的眼色行事,一切都将得向二支倾斜,而平时趾高气扬的长支只能是默默看着,连哼一声的胆量都没有。

    拳脚未交,第一重灵力波已经同黑金裂的灵力火接到一处。

    “轰”然大响,第一重劲消于无形,马上更强劲的第二重力扑上。

    又是“轰”的一声,黑金裂的灵力火忽地一缩,第二重力再碎。

    第三重压上时,第四重直接补上,两重合到一处,就不再是两重的力,而是高出三重之上的重重一轰,三轰四轰合成的最后一击,四重轰到这时才能看得出来它无俦的威力!

    拳脚已经接到了一处,是“轰”的一声,三声实际是只是一声,一个拉长了的,三而合一的一声巨响。

    “轰隆……”

    路天辰脸上一扭,从手指到手腕到臂骨之间,到肩骨现肩胛骨之间,手臂仿佛猛然的缩短了几寸,一股疼痛从骨与骨之间,筋与筋之间,肌肉之间传来,疼得他面上变色。

    连连的后退,一步接一步,直退了十来步远,才算站住。

    他心中的惊骇达到了极点。这一脚之威竟然不下炎黄斧的一斫之威。

    而众人在轰然声中回头看向古维河时,人人脸上的惊骇已经是排山倒海了。

    古维河飞出十米外,他一脚在地,本来就下盘要弱,而对方最后的一轰,正击在他赤着的脚心上,疼痛瞬间从脚心处直达心脏。能攻破他的灵力火而伤到他的脚心,这在他大小无数的战斗中,几乎只有过三次,而对方都是强过他二重境以上的六七十岁的大武王,但对方只不过看上去二十几岁,而且打出的一拳也没看出来多大的威势。

    古维河右脚一收,想要站住,但脚心处受震比起身体其它部位来要来得重上几倍,他终于还是咧开巨嘴,倒了下来。

    “扑”地一倒,众人就震撼了!

    再看向那个年青人的目光就有了沉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