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九十二章争
    古维支慧大袖一挥,一支深黑色异形灵力兵器出现在他的手端。

    那还是一只脚,一只近两尺如同浑铁打就的灵力脚。古维家的高重境灵力兵器,知道他的人都是一凛,近二十年,当这件高重境兵器再一次出现在这个老头的手中时,他面对的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而是一个穿着张氏六鬼衣服的毛头小子,甚至江湖上没人能认得这个人,连他的家族来历也看不出来。

    二十年未出,武王巅峰这次真的怒了。

    向前一步,赤足落在石上,石屑纷飞。再一抬足,人已经飞过近十米的空间,将手中的黑金裂击了出去。

    能让他如此一击,证明这小子很让他瞧得起,但这种看重,路天辰实在是却之唯恐不及。

    一击未加身,他就清楚了一件事,这一击他接不下来。

    灵力一收一放,两只手上同时的现出两只防御灵力盾,水盾在先,木盾在后,双盾相迎,路天辰忍着还在剧痛中的右臂,全力挡了过去。

    林修武者啊……众人有些明白了些。

    “轰……”地级黑金裂一着水盾,水波漾得两下,轰然的化成一片水雾,化去了,另一只木盾就单独挡在身前。

    “咔”地,微微一顿的脚形穿过水雾,落到木盾上。

    有一道莹光从二力相接处闪现,那是一丝裂痕。

    “轰……”

    莹光大涨,古维支慧将体内最后的一点灵力也激发出来。他的一张老脸胀得通红。最后一刻,灵力盾还是碎去了……

    浑铁一般的脚形在众人目光中一直飞落,那只胳膊不保了,人们的脸上现出一份兴奋。

    “咔!”

    ……嗯?

    凝住了,就在对方胳膊之上,黑金裂停在了皮肤表面。

    有一层青色的风属性灵力盾,突兀的不可置信的出现在那里。两顿之后的黑金裂终于力尽,在路天辰飞身后退后,垂了下来。

    三属啊……

    如风一样的惊诧声,刮过全场,一连拿出三块防御盾,谁还能轻视这个长相颇丑的年青人。在整个炎夏帝国,拥有双属的也许不只一个,但拥有三属的绝对是再也见不到第二个!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能修炼出三属,他的背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众人心里一沉。

    假以时日,此人无人能敌。如果这个俱有恐怖修炼天赋的人不是他们的朋友,而是他们的对头,那是一个太过于可怕的事了。

    此时,火烈猴已经再一次将一名路家弟子抓在爪中,另一只手爪也已经搭在他的后腿上,只需一拉,就会分为两截。

    路开山心中的愤怒已经至极点,这次一连三个二支弟子送命,出师达到这个伤亡数,大大超过出了他的承受力,他要面临的还有家族里对这次出征的评估,而且马上就是双十的大家族大会,关系到长支二支间的一番准备了十年的翻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他想要的就是完胜,容不得半点差错的完胜。

    手中的一支长剑飞出,如流星赶月般的飞向火烈猴的那只巨爪,同时的飞身而起,风属的狂暴灵力在他的手端形成一只长刀,长达到近二尺的灵力刀,灰光流动,一个个透明的但看得见的气旋形成在刀上,挥动间,啸叫连连,一招高级高重境的风云斩,挟持着万钧之力,狂劈向那只狰狞的大猴。

    长剑倏忽就到了火烈猴的身前,此猴此时只顾着手里的猎物,一颗狂暴起来的复仇之心,已经让它只想撕碎对方,对于突然而至的长剑,反应上就大大折扣。

    “噗”地一下,血光一起,长剑竟然透过它厚韧的外皮,从另一面穿了过去。

    火烈猴一声哀叫,爪上一顿,另一只巨臂猛然挥起,路家的那名弟子,被它如车轮般的挥动出去,正如一个长大兵器,直接迎向那只已近在身旁的高级攻击,风云斩!

    路开山虽是暴怒中出手,到他这种级数,灵力的撑控力已达到一种收发随心的地步,眼见危急,这只电闪一般的高级武技竟然硬生生的收了回来。从他的手端猝然消失,风属的灵力在那名弟子身上一溜而过,而另一手,却是二指突出,和身冲向那两只大如灯笼的猴睛。身体在风属灵力的推动下,再一次拨高,已经身在半空的人,凭空再起,这份能力风属之外的武者绝难做到。

    有人叫好,盼着他一击伤了它的两只眼睛。

    瞎猴子就好办多了……

    ……二指将接那两只红目,蓦然,火烈猴一摆它的大头,一张巨嘴张了开来,两只巨大獠牙伸了出来,猛然向他的手上去。

    这样的招数,全是本能而发,越是这样越让人猝不及防。

    路开山大叫一声,二目圆睁,二指突地落在了那只恶臭大嘴的一只牙上,一用力,人已经如飞鸟一般,从它的头上翻了过去,一直跃出十几米,才惊魂未定的稳住身体。

    回头一看,那只大猴,已经看出手里这个弟子甩起来的好处,一只巨臂就将这个弟子成风车状的身前身后狂挥。那名弟子声息全无,生机已经渺茫。

    路承风,才缓过来的古维河,灵力兵器在手,一连几番的攻击都是因为那名弟子,投鼠忌器,难以有用。

    目光一转,路开山的眼光落到那个纤长的美丽的身体上。

    异兽不是愚兽,它们能懂的东西往往超出人们所有想像到的。

    今年八十六岁的路开山的眼光没有一点情,色。内容,他慢慢的走向那个一直瞪着两只大眼,咬着下唇,看着争斗的两个同伴。

    “轰……”

    借着风属的特性,路天辰一击后,飞循到古维支慧的身侧,一只天涯劈,一招四重轰,斜斜劈落。说劈不如说砸更真切,这一劈重如小山,一重灵力接着一重,层层相压,最后到达时已经远远超过他所有灵力的二倍。

    “哼!”

    轻哼一声,古维支慧挥动手里的浑铁般灵力脚,直接迎上。

    两下相接,又是“轰”的一声大响。

    路天辰如风般的身形再一次飞转。

    他不敢直接正面与这位武王巅峰相斗。

    最根本的一件事,就是他不敢施展出老树老师的生命力量。因为敌人太多,而老树师父的力量只能维持半个时辰的释放,而释放后,他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所以他一边运用身法游走打斗,一边在想另一件事,是不是该放弃这一场注定要输的战斗,而让自己再次处于暗处,等到火烈猴的生命核取出后,再伺机下手抢过来,这样风险一定会更少一些。

    撞击老师师父的生命力量,路天辰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要逃的话,没人能追得上他,这一点让他放心。

    他随风而动的身法让古维支慧非常脑火,边打边跑的对手让他有一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憋闷。他的黑色火属灵力虽然比对方强大得多,但一个用脚的高手,更注重的是下盘的沉定力,一足之力裂石,并不是说,可以随风而舞啊……

    路天辰猛然看到了他心中叫了十几年的二爷爷,正一步步向那个单薄的小身体走去。他的目光忽然很鄙视这个,一向以威严著称的二爷爷。

    一个武王巅峰,难道会龌龊到了这个地步?

    他心头一时冷到极点,有些疼。能对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伸手,那么对自己的父亲还会有丝毫的温情么!

    心里哼过一声,他一手将天涯劈一连五次的挡在古维支慧攻过来灵力脚上,一长声的相接声过后,这一击终于衩他化解了。

    而这时,路开山已经来到了小女孩身边,将他的一只大手抓向她的瘦肩。

    小女孩一躲一个灵力剑一挥,向他攻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