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九十九章自找的
    血红链猝然震动起来,两条链上同时的流火与流冰一同化出无数碎片,铺天盖地的从上而落。能量爆一时间在洞腹内如爆竹一般紧密爆动。

    众女与十几火烈猴一齐震颤抖动,汗如雨下,脸上表情痛苦不堪。

    “快退!”古维支慧大叫声中连连退出十米之外,灵力盾在他手上放到最大。

    众武人纷纷张开防御盾防御。

    轰然的,以重生香为中心,五彩缤纷的能量波一浪赶过一浪,一米二米三米……五米,涨到洞顶的能量波如烟如火如雾如尘,席卷一切的破开来。

    ……很久,石屑与沙尘落尽。

    还站着的只有十几人。

    本身就是位邪武皇的重生香,本身的灵力也超过过这些人太多,而双球上凝聚的却是更强大的百名女孩子的极阴功,和十几只达到武王级能量的生命力量。这就相当于三位大武皇同时出手。

    威力至斯,一百多名武人,除了十来个大武王外,全部碎成一地的血肉。再也拿不到他们梦寐以求的生命晶核了。

    而其中几人的存活,却依靠的是他们的运气。

    他们站在了一个瘦得不成样子的老头的身后。而老头布出的绝不是小小的防御盾,他的面前是一块完好无损的防御屏。

    武圣!能布出这种屏,最低也只能是武圣!重生香惨惨一笑,清冷的脸上,一双红光满盈的大眼,直从众人脸上扫过,到老头处顿了一下,最后却落在了她那群没穿衣服的从小带大的众弟子身上。

    不是,是她们身后,一道灰色的身影,一张年青得让她无法理解的脸,一只修长美好的手,正放在了她的血红链上。刚才若不是感应到了来自这只手上的威胁,她面前至少还要少上一半的人。

    两只最后的光球,一只悬于众武王的头上,烈焰熊熊的那只狂暴达极点,却缩小了一半,另一只就悬而未决在路天辰头上,不过半尺远,就在他的头上,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向他头上落去。

    能最后一战的人,不过几人。

    古维支慧,古维河,炎黄无会,炎黄杰,站在老武圣身后,侥幸活着的路承风,路承虎。

    武圣玄空玄。

    路天辰。

    付出极惨的重生香,嘴角有一缕艳丽如火的鲜血垂下,身上的长大八卦仙衣碎裂成条状,上半身几乎全裸。白晰美丽的皮肤下,甚至能看到血液在极速的流动。

    一丝疯狂的笑意在她的嘴角处显现。美好的弧度梦魇般挂在她的嘴角。

    一个人能在这个人迹罕至处苦呆二十年,她的心性早已经变得扭曲,极端而执拗。对于在这个最后收获时突然闯入,并完全破坏了她的计划的人,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全部杀死!

    现在她所忌惮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武圣,一个古维支慧,另一个就是将手放到她的血红链上的那个少年。甚至那个少年更致命。

    路天辰的一只手一放到那只血红链上,全身就是一凝。

    冷!

    冷到了极点,血液和骨骼都能一瞬间的一凝。

    手臂马上就僵硬了。

    路天辰想抽回手来。但是他突然的介入,使得一直处在抽取中的邪功,通过他的手臂直接传达到他的身上,一只手再也抽不回来,而且体内的灵力突兀的通过手上的穴位忽忽的飞快向血红链上传动。

    路天辰一惊,另一只手下意识的伸过去推冰儿的后背,但是一触之下,那只手也被吸在上面再难挪开了。

    飞逸的能量马上就超过了十分之一。

    这样下去,不出一刻钟,他体内苦苦得来的全部灵力将干干净净。

    惊骇至极的路天辰,急切的将一只医手抻到那股吸引力之上,猛然抓住那股奇特的吸内息,向自己体内回拉。

    一时间,两股力就在他的身体里交战起来。在他强大的神识下,医手虽然瞬间被冻得僵硬,但它竟然恰好是这个大邪功法的克星,一种破坏力,与一种修复力就在路天辰体内强烈争夺起来。

    路天辰精纯到十分的内息一进入重生香的血红链上,她就如受重击。

    路天辰的灵力是中性的,全自然之力,与重生香的逆天的反自然的力量一接,她就难过至极。极阴的内息加入了路天辰中性的强横的生命力量,对已经不对等,已经混乱的集阴集阳诀,是个致命的入侵,如同从内部忽然插进一把锋利的刀子。

    她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将这个最大的隐患除去。

    青黑色莹光的极阴光球一点点慢慢向路天辰压去。他的头发已经在重压下飞舞起来。

    一寸又一寸……

    “奶奶的……”老武圣终于动了,他干瘦的双手飞快的结着风能洞,随着这个武技一出,众武人瞬间看出了他的身份,这不是那个与他们作对过的老武圣吗?

    “还等什么,再不出手,一会谁也别想活着出去了!”老玄空玄嘶哑叫道。同时将那个威力无俦的风能洞释放了出去,不是击向重生香本人,而是对准备了也还悬在众人头上的那个忽涨忽缩的,变幻莫测的能量光球。

    “对,攻击!”古维河第一个醒悟过来,一个武圣比起一个想要他们命的武皇,份量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他第一个施出了黑金裂。黑色灵力火直扑向重生香本体。那里的一只五彩缤纷的灵力盾已经小得遮不住她了。

    “轰,”

    风能洞接上能量光球。

    大响过后,重生香脸上一颤,能量球退出回五米。

    老玄头连退十几步才算站定,胸口闷,臂膊疼痛。

    但他只是一顿,另一个风能洞就全力划动。

    ……内息还在慢慢抽去,路天辰头上汗水淋漓,将生命小树上的叶子一片接一片的击落。他不敢撞击小树力量,怕这股大力一出,神识不受自己控制,而以老树师父的生命力量为主,那样,医手就再不能正常施为了。没有了医手的阻挡,再强横的灵力也将被那邪功吸去,

    路天辰只是一心的将体内的灵力全加持到医手身上。

    “轰”

    暴起的灵力不断砸向大邪皇,重生香面前的灵力壁,越来越薄弱。

    她贝齿在嘴唇上用力一咬,有血流下来。重生香脸上现出一份狰狞。

    催动着天级邪功,抽来的能量全部聚到了两个光球上,她想孤注一掷。

    “搅天棍!”

    “黑金裂,瞬杀!”

    “彻地搜魂……”

    ……

    “风能洞……”

    感知到这最后的一击,众武人施展出来的无一不是最得意的绝杀技。

    “再来一次吧,”重生香轻轻叫道:“腥风血雨……”

    随着她的一声轻叫,两条血红链一同暴出最大光亮,同时涨到了近一米的方圆。喝声过后,“啪!”的一声爆裂声响过。众武人头上方的那只火红的能量球化成了一片火雨,在血红链的抖动下,洒落向那十来个人。

    人们运行到一半的绝杀技,只好转向半空,对着这个天级的邪武技“腥风血雨”身上。

    第二次施为。同样的一招,人们一见到它就冷到骨头里的寒意。

    “轰隆隆……”的长声,四壁皆摇,碎石无尽无休的从顶处落下。

    对面不见人。

    而路天辰头上的光球却依然慢慢落下。在医手的控制下,它竟然没暴,不过重生香也不在意,死亡只有一种,但方式是无穷的。她控制着球体,慢慢的接近了路天辰的百会大穴。此处是诸穴中的死穴,也是人体的命脉,人身体内神识的居处。此地一碎,神识一毁,人就废了。

    两次的腥风血雨和一连串的重击,重生香已经彻底失去了完成集阴集阳诀的能力,二十年的辛苦眼见付于流水,她是欲哭无泪。然而,已经抽取完毕的极阴功,和集阳功释放出去,不然任何一种回噬都能让她生不如死。

    集阳功化为腥风血雨,爆给了十来个武人,而极阴功则慢慢的落向路天辰的百会穴,这单体的极阴的宏大能量送给一个小武将,效果一定十分的好看。她想到。

    会有一次五彩的爆体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