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章极阴功
    路天辰猛然感觉到医手上的压力陡然一松,那股吸力消失了,但继而头上就是一阵撕心开裂肺的痛楚,神识里一片明亮,一股如同冰海决堤般的宏大到难以想象的极寒能量,瞬间灌入了他的身体。百会洞开,毫无阻碍的能量源极速灌入,排山倒海的冲击着他的身体。

    恐怖只是刹那间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

    他超过常人几十倍的强大经脉,刹那间碎裂不堪。而且冰冻从一开始就超过出他的感知力般的速度进行。从头顶到脸部,到脖子到胸部,到小腹,到四肢。

    一瞬间,在旁观者的眼里,他就成了一个雪人。

    只需轻轻一碰,他就会灰飞烟灭。

    一个奇才真的就消失了吗?

    烟尘散尽,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石粉,纷落的石块,最终在交互的能量波间,成了粉状。十来个人只剩下六人,一个老瘦不堪的老武圣,一个古维家的大武王古维支慧,一个炎黄无会,一个路承风,一个古维和,一个炎黄杰。

    众人的目光落到那个大鼎上,那上面的人,已经垂下了血红链,扔掉了,没有用了,十五只火烈猴全部死亡,一百名女孩子,除了那个同路天辰连在一起的冰儿外,也倒在一处,一群美得天仙下凡般的生命体,被大邪皇从小就注定了命运,如今不知她们是解脱了还是物外了。

    冰儿白净的小身体,同个雪人连在一处,一层小冰霜就在她的嫩嫩肌肤上形成。

    血红链脱落,颜色变得很浅,更象是一种异兽的筋骨。

    “哈哈……”

    蓦然,大邪皇发出一阵哭也似的笑声,她飞身而起,一层五彩的光华包裹下,带着呼啸的劲风,她掠过还活着的六人,身体飞出洞腹去。

    集阴集阳诀一破,她此时此刻的身体已经乱成一团,残留的极阴功和火烈猴能量,让她身体珠负担过重,再施展武技,那爆体的就不会是别人,而轮到她了。

    她如飞逸去。

    六个人束手看着,没有哪一个生出一股胆量,挡下她来。

    风一般的冲出洞腹,她身形过处,挡在她行进路上的一众武人,无一生存,一重空气壁,二重空气壁,洞口处,近百人在她邪风过后,倒地再不起来。

    古维支慧的内息运转一番,确保没有大碍了,才来到了那十几个炎烈猴跟前。

    火烈猴一个个七窃流血,大瞪着灯笼似的火红眼睛。古维支慧伸出手去,噗的一声插入猴脑,凝神片刻,缩回,一只红白液体流淌的手上,一只生命晶核显现在那里。

    “哼,能量都抽完了,还有什么用,看都不用看。”瘦老头鄙夷说道。

    的确。

    晶核呈现一种灰白色,连一点起码的光亮都没有,成了块没品的石头。

    古维支慧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神色,他擦了擦手上的晶核,还是将它放进口袋。家族几十人的代价,包括几名难得的大武将,下场之惨史无前例。

    一人取了一只,五人再无留恋,灰头土脸的向外走。

    古维河走到玄空玄近前,拱手说道:“老先生,敢问老先生仙居何处,在下是古维家的当家人,不知老先生有没有时间到舍下一坐,古维家当扫街相迎。”

    玄空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那个雪人,说道:“不行啊,我还有很多事,你们几个大家族我没空去,也实在是不想去,一个山野人,闲散惯了,来过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清江团,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

    三个家族的人,一齐看向他。

    点点头,古维河说道:“老先生同这个杀手团很有渊源么?”

    “是啊,有人跟他们过不去的话,我就要出手的,所以请你们能网开一面,听说有不少小家族想联手对付他们,我正要一一前去拜访。”

    众人心里一寒,被一个武圣登门拜访,可不是一件高兴的事。

    古维河说道:“这个清江团最近很强势,不少家族有人伤在他们的手下,他们人少,但是个个都是精英,已经在炎夏帝国形成不小的声势,没想到他们同老先生们有亲,放心,以后古维家的人一定不会主动招惹,不过也盼望老先生带话给他们,不是什么活都能接的,炎夏帝国中的这几大家族不会怕一个上千人的团体的。“

    老玄头点头。

    势力这种事是否积累的,老玄清楚自己徙弟的实力。

    “老先生们不一起走么?”炎黄杰问道,他看了一眼那个雪人。

    一边的路承风已经认出了二人,路开山就死在那个雪人之手,之前没看出来,肯定是化过脸的。人死也就算了,此次远征,路家的损失最重,几十人加上大武王巅峰的大长老,而得到的却是一枚没品的石头。

    他当先走出洞腹。

    “我还要等等……”老玄空玄伤心地看了眼那个雪人,心情低到了谷底。

    五人不再多说,先后走出了这个尸横遍地的洞腹。

    剩下老头一人,慢慢来到了那个雪人跟前,伸出一指碰了碰,表层已经结冰,存活的希望小于等于零。再伸手到他的鼻息下试探,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满是褶皱的脸上一抽,强大的神识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细若游丝的空气在里面进进出出。

    会是自然形成的风吗?

    他忽地一蹦,来到另一具美女身体前,搭指在她的鼻子上好半天,然后再蹦回来,再试,一连三次,完后,老头叹息着站直了瘦身体。

    “妈的,这小子命真硬!”

    ……巨大的洪流直冲到小腹,并且撞到了那棵生命小树身上。

    轰然的能量就从小树上不断升腾出来,猛然的扩张开一片区域,这片区域就包括了全部的脏体器官。温暖的生命气息将胸腹间的经络保护住,并且慢慢的向外扩张着……

    老树师父曾说过的话应验了。生死存亡之时,小树这个异体空间救了他一命。在最关键的时刻,护住了他的心脉。

    漫长的时间过去,路天辰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这股外来的极阴寒的力量,绝不在老树师父的生命力量小。于是两股力量就奇异的对恃上了,谁也压不下谁,两股大力在他的体内不断的拉锯,你来我往,势均力敌的最后结果就是路天辰只能维持在一个雪人的状态动不了。

    路天辰有些蒙了。

    过了很久,路天辰慢慢的收拾起迷乱的神识,并竭力的在体内找着那只医手。

    瞬间的冲击使得这只医手,处于一个僵硬破损的状态。

    生息功在体内的慢慢运动,救了他,生息功对于各种属性,各种力量强有力的调合作用,兼容作用,马上就有了反应。这股外来的冰寒之气,在生息功的带动下,一点清一滴地溶合进小树生命力量里,并慢慢沉入树身。

    这个过程极其艰难而缓慢。但是效果显著,随着生息功的不断运动,路天辰有了些痛感,他的神识开始慢慢修复。

    第七天头上,老玄空玄将洞腹处理干净后,就在他的身边生起几堆火,在火下,身体上的一层冰壳退了下去,路天辰的双手还按在冰儿的身上,两人都是一动不动。老头也一不敢稍加移动。而且他一将自己的手放在路天辰身上,就触电般收回。

    路天辰身体里强横至极的能量,毫不留情的反击过来。以他一个武圣的灵力竟然不能与之对抗。

    半夜时耳边听得喀喀声响,老玄头喃喃说道:“别搞鬼了,你还搞什么鬼啊,”

    抬头看去,火旁的二人一动不动,还是头一天的样子。

    “呵呵,八天了,臭小子,你真不饿啊,会不会硬生生饿死了你。唉,可惜了小女娃子。”

    睡得正熟,有人踢两脚。

    老玄头几天没能睡好,很生气,骂了一句,翻身再睡。

    接着又是两脚,软软的没有几分力气。

    老玄头忽地坐起,大瞪着两眼看着面前这个人。

    “你干嘛呀!爷爷我好几天没睡好了,你就不能老实呆着!”

    说完倒头又睡。

    那人痛苦说道:“老师,我太饿了,麻烦你给点吃的。”

    老玄空玄忽地坐了起来,起得太急,灵力一现,竟然直接站在了地上。

    “你说你饿了……”他大瞪着双眼,瘦脸上只有眼睛占据着大半地盘。“天啊,你终于醒过来了……你个小怪物……”

    不知不觉已相处二十多天,心地柔软的老武圣忽然鼻子一酸,有蒙蒙水气在他的老眼里涨潮。

    “……等等,你不会要哭吧,拜托先弄点吃的。我们饿了……”

    那个灰衣少年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