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零一章生人
    “好好,我这就烤些今天才打的兽肉给你们吃。”老头忙跳着来到火资料库,那里有个美丽无可方物的小姑娘,正披了件长衣,惨白着小脸,偎在火旁。看样子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老武圣好一顿乱,终于将一大块半生不熟的肉递给那个才从死神手里走回来的小怪物。

    蓦地。他的手顿住了,愣愣的看着面前之人,一动不动。

    傻了!

    “怎么啦?”路天辰诧异的从他的手上抢下肉来,撕一块给了冰儿,自己就是埋头一阵的狼吞虎咽。

    老玄头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就又是烤他的肉。

    连续的烤了吃,吃了烤的,大慨一个时辰过去,二人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肉块。

    胃里撑得难过。

    路此伏彼起一抬头,遇到老玄头还在温情脉脉的看着他。路天辰有些火。

    “你这老头是怎么回事!总看我干嘛!我不是鬼!”他吼起来。

    继而见一边的小冰儿也是一脸惊讶的看向他,就有些纳闷了。

    脸上有东西?

    抹了又抹,手上除下一块脸皮来,原来是那块面具。脸上的冰水一化,,它就掉在了下巴上。再也没什么了。

    但那二人更是看着他,如同看一个新新人类,或是才刚刚发现的最新物种。

    冰儿忽然起身,她到一个洞若观火壁垒森严处,好一顿找寻,才拿着个小巧铜镜过来。递给路天辰,二人也不说话,只是有嗞有味的看着他,一脸的迷醉,让路天辰几次三番的想把吃进去的东西倒出来。

    怪老头,我没事了,他倒是病了……

    呼修恨恨的举镜至眼前,看了一眼就放下了,过后才又大叫着再次举起铜镜!

    “啊这个……是我啊?……”

    镜中人此时垂着一头长发,头发已经变成一种深褐色,凌乱地披在肩上,眉毛也是微褐色的,剑眉直插双鬓,下面是他单眼皮的双眸,望出去,刀子般的逼人,一眨动竟然是蔚蓝的一片,如汪着一弘冰水。里面寒气逼人。脸色却是极其的苍白,白得透出青色,嘴唇却呈一种紫色,艳丽绝伦。肤色只是更白了,惨白惨白的一种病态。

    他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他发出一声濒危动物的哀鸣。

    “……一定是你体内的冰寒之气搞的鬼,以后你只有一种功法可以修炼了》”老弱头想了一会说道:“练功过后,兴许能转回来……”

    他下面的话被路天辰抓上来的冰手一震,咽了回去。

    “你说什么?怎么练回去?”他边声急切地问道。

    “火属功法,你炼过火属的功法,体内寒毒日少,把你身上的阴寒之气压下去了,就应该能够恢复过来。”

    老玄头说得极其在理,路天辰呆了半晌,明白这也是以后的事,而眼下他只能是这副怪胎模样了。

    一抬眼,一双大眼忽的一下盖下,小冰儿作贼心虚的低下粉红的脸,她一直这样看了他好一阵,只到他发觉。

    真美!她十五岁的小心眼里忽然想到这个恰如其分的词。只是如果路天辰能听得到她用了这个词来形容他,也许当场火属的功法就能达到神级!

    但是路天辰还是有些婆婆妈妈的说道:“那个,冰妹子,你看你是不是找件衣服好好穿一下……”

    顺着他发蓝的眼眸看去,她披着的外衣下露出许多来。

    ……老玄头忽地打了自己两下,起身飞也似的路到墙边去了。

    诧异的抬起头,小姑娘纳闷的看着路天辰。

    “你能不能把你的身上都盖上!!!!”路天辰把嘴直伸到她的鼻子底下嚎叫着——

    “这有什么不对么?这样不碍你的事啊……我不习惯穿成你那样啊——”小冰儿的眼里雾气终于合成了泪水,一串串的流下来。

    “……你是女孩子!你总光着,让我很难受……他妈的!”

    路天辰青白的脸上,竟然现出一特别是在粉红来。

    委屈至极的小萝莉总算是把她身上的大衣服裹紧了。

    “唉,真不明白,你连件合体的衣服都没有,这件八卦仙衣还是你娘娘的吧?”路天辰终于能够回到正常状态,这这件事他辛苦得不下于一次冰息的相抗。

    “……娘娘,”路天辰的一句话,马上就让小萝莉想到了那个养她长大的人,还有这里本来应该出现的那些姐妹。她立刻大叫着跳起“她们人呢!”

    ……傻成这样,连吃饭带看美男,都过去两时辰了,才想起来找人。路天辰无语的看着那个惊魂女。

    老玄头赶着跑过来想给她好一番安慰,被路天辰一瞪眼吓了回去。

    “……她们出去找猴了!”路天辰说道,他又问那个听他这样说而一脸钦服的老头:“我是不是两天没醒了,咱们得快点回去了。”

    “……是,我大略算了算,距双十不过还有十八天,还是早点回去的好,我们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十来天了。”老头一脸痛苦的说道。

    “……十来天!”路天辰脸上变色,家里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啊!

    简单收拾了下,路天辰率先出洞。

    三重的空气壁,已经化去了,三人直接来到天井处,向上一望,绳索也都撤掉,三人就顺着壁边的一条重境梯一路攀上。

    出了天井。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排的坟墓。

    足有百十座,老玄头指着其中最大的那个对小冰说道:“这个是我新手埋的,你祭一下吧,里面是你的姐妹们,她们都死了,只有你的那个娘娘自己走了。”

    小冰儿很费劲的明白了过来,她顿时扑到那座超大新坟上,一场好哭。

    依稀的,已经恢复过来的记忆,让她明白过来,自己本来同这些姐姐们一样要死的,只是到了边缘,有人将手放在了她的背上。

    感激的看了一眼那个一脸无耐的少年,冰儿站起身来,止住了哭声。

    一老一小前边走,后面跟着那个美丽的小女孩子。

    三人直到了小镇。

    镇上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繁华喧嚣。

    武人们拿着到手的灰白色石头回去了。小镇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雇了辆大车,一路向南,第二天进入一座重镇,仲尼城,城中总有十几万人口,当晚宿在金悦来客栈,要了三间房。

    月夜,路天辰还沉在生息功法的修炼中。第一次的修炼吓了他一大跳。

    神识一沉入到修炼中,路天辰就惊异的发现,下腹的小树已经有了奇异的变化。本来晶莹剔透的纯绿色树体,突兀的长高了许多,而且一些新长出的树枝,竟然是纯白色的,也是晶莹剔透,只是阵阵寒意就从那些纯白色的树体上发布出来。

    稍一运转,体内强大得超过原来二倍的真气,让路天辰欣喜若狂。只是内息如同冰河流动,澎湃宏大,却是清爽怡人。

    经过那七日夜的温养,破烂的经脉,已经重新生成,比起之前来,其坚韧宏大更加提升了一大截。微一凝神,他伸出一只手臂,一只纯白色的长达到一米的冰属天涯劈出现在他的手臂之上。想不到的意外这喜,自己在这一番大伤害中竟然获得了冰属的大武王级灵力!比起其它属性,他要高出倍余。

    他站起身来,略一走动,灵力涌出,屋内的温度骤然变冷,冰海一样的目光落向窗外,路天辰渐渐的,额前垂着的长发上结出了细小的冰晶,那是空气中的水分凝结的结果。他忽地飞身窗外,一道灰影,疾向镇外扑去。

    镇外十里处有一处平岗,路天辰停在了这里。他呆站在这里,很久没动。

    空气猛然有些寒意,这是路天辰体内的神功慢慢发散出来。生息功带着他突然多出的上千年的玄阴功,发动了。

    空气越来越冷,路天辰的身周忽然起了一层青光,似乎有一层透明的物质笼罩在他的身体,空气流到他身前半米处就自己改变了方向。

    路天辰臂膊上近一米的天涯劈终于抬起,极慢的抬刀,一股神异的力量已经蓬勃而出他身前一米内的空气突然遇到了极寒的冷流凝结了随撞随结。一瞬间,身前已有百余片凝结的雪花飞舞落下。朗星的天涯劈就找到了目标,猛然发动,一片刀光,成片的刀光,分成百余刀分袭向那飞落的雪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