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零二章屠村
    更强悍的神识分辨着每一片落雪,狂暴的灵力刀分劈向每一片落雪,这一个时辰里,只有白亮亮的刀光,将他裹住了,翻翻滚滚他变成了一个高大的五米方圆的一个雪球,巨大的灵力波就从这个寒冰球里涌出来。

    很久,路天辰收回天涯劈,怔怔的有些失神。

    每一片雪花都分为了两片,落下。只是短短的呼吸间,怎么做到的呢,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陌生了,惊世骇俗的变化似乎远不止这短短的一瞬间出刀。能分袭上百的目标,以前想也不用想。他的之前的力量根本支撑不了这瞬间的暴发力,这需要从五脏六腑到奇经八脉,到筋骨肌肉,到发肤四肢,整体的一个飞跃。每一节都缺一不可,而最重要的速度和精准靠的却是他精神世界里的巨大提升。

    这是一种全新的境界。

    路天辰禁止不住心中的激动,仰天一声长啸,声如龙飞九天,在身前满天飞雪里,穿透出去。直达十里开外,久久不散。

    一抬头,脚下十米之内是一片干爽之地,没有一点下过雨的痕迹,而在十米外的一个大圈上,堆了一圈白皑皑的积雪。厚达三十几公分不止,细细碎碎的,在慢慢化开。

    回到客栈已经中夜。他轻轻飞进小窗,以他现在行云流水步法的程度,除非是那个站老头,别人根本发现不了。

    调养一番,蓦地张开眼来,有人打门,他收了生息功法,走过去,打开门。

    门一开,小姑娘冰儿一脸苦相地走进来,也不看他,径直跑到床前,一头扑到他的床上,再也不动。

    路天辰纳闷过来,碰了碰她的后背:“你干嘛?”

    “……睡觉……”小姑娘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是我的床。”路天辰以为她走错屋了,或是睡得梦游了。

    “嗯,真好,我就要在这儿睡……”小姑娘翻个身,吸了下嘴边的哈喇子,两眼闭着,一条腿一分,跨到路天辰的大被上,一脸醉生梦死般的享受表情。

    路天辰对着占了他的床的小冰儿,他好一阵儿无语,宽大袍服下泄露出的青涩春光,又让中夜的某人很是一番血脉贲张。

    “……好吧,你狠,我去你那儿……”

    路天辰忍住伸手过去的美好念头,无耐的转到了她在隔壁的房间。

    刚躺好,门又开了,一脸困顿,披散着头发的小冰儿一脸愤然的冲了进来。

    “……你怎么跑了,我一个人睡不了,就是要和你同睡啊……”

    不由分说,一头拱在床上,将一只白臂,狠狠搂在他的身上,一条大腿横出,勾住路天辰的两条大被里的长腿,姿势极其不雅地将目瞪口呆的路天辰控制住了。

    小脸极自然的靠上来,就紧紧贴在他的脸上,滑滑凉凉的,有股淡淡的清香,柔软的头发擦着路天辰的胸膛。

    “……你,你叫我怎么睡啊……”路天辰身体僵硬地叫了起来。怕正好有人听到进来,那可是解释不清的啊,要冤枉死人的啊。他的叫声小得只有自己听得见。

    “……我自己睡不着的,从小都是大姐搂着我才睡,……你别跑,就这样就好,嗯,这样真是舒服……困死我了,让我就这样睡会儿……”

    “可是我从小就是自己睡的,我怎么办!”他用力推了推她,但这一会功夫,小姑娘已经睡着了,发出轻轻的鼾声。

    “还打呼呢……”路天辰想。

    路天辰的心里风来雨去的,心里一直在想一件事,要不要再回自己房间去。

    ……算了,回去她还是要跟过去的啊,还是闭眼睡了吧。

    狠狠闭眼,直过了许久才睏得很了,迷迷糊糊的睡去。

    一早还在睡梦中,就听到隔壁有人惊异地叫,“人呢?小怪物跑哪去了。”

    路天辰猛然清醒过来,他觉得身体沉重,一抬手,触手妙不可言的触觉。身体微动,抬眼就看到一张脸正伏在他的胸口处,红扑扑的,睡得极甜,露出微微的笑意。胸口处一片湿,还有一缕口水正从她的小嘴上慢慢垂下。

    “啊……”路天辰发出一种被掐断脖子般的惊叫。

    小姑娘立刻醒了,所扭动着身体,更象一条滑腻腻的蛇,双手还下意识的在他的身体上抚。

    早晨还没起夜呢,再说怀里一个小萝莉,还摸来摸去,不产生反应才怪了。

    “啊——”窘迫至极的路天辰大叫一声,飞起一腿,将小姑娘直踢下床去,飞身而起,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正坐在他床上纳闷的瘦老头,一眼见到深受打击极有可能内伤的少年,逃也似的奔了进来,连忙问道:“你跑哪去了,没在自己房间里睡吧?”

    “你——别——问——啦——!!!!”

    路天辰须发戟张的冲他吼——还没有须!不过样子已经很苍老……

    吃怕时候有种怪现象。瘦老头不安心吃饭,两只贼忒兮兮的一双大眼,就在两个小家伙身上转来转去。

    路天辰脸色更加青白,埋头在他的饭碗里,做贼心虚的也不挟菜,一门心思的扒饭。

    小姑娘时常就恨恨的冒出来一句:“凭什么打我啊!我又没做错事!哼!”

    委屈和愤怒好在也没让她倒了胃口,三人中倒是数她吃得最多。

    大车在路上走得不快,这一天傍晚,突然见到前边火光冲天而起,赶车人一带缰绳,叫道:“不好了,前边有山贼啊!”

    多年的赶车生涯,使得他刀上就意识到前面有什么。

    马贼。路天辰马上就想到了那个伏牛寨。

    这年月山贼还真是多。

    “我们过去。”路天辰对车把式说道。

    赶车的愣了愣,路天辰说道:“你放心,如果有山贼的话,我们就把他们都杀了,山贼太可恨了。”

    他说着左手向上或手向下,就坐在车上完成了一只风能洞,抬手释放了出去。

    轰然的,路边一棵几十年的大树从中碎裂,上面的巨大树冠横飞出二十米外。

    车把式对着大树好一会目祭,举鞭打马前行。

    转过山弯,前边火光里一个几十户的小村现在眼前。

    几乎没有几个活着的人了,三四百人的小村,剩下的几个孩子老人,坐在路边放声大哭。

    每一处房屋都浸在火中。成年壮年男子无一得生。

    马车在几个坐地大哭的人面前停下,三人下了车,老头走上前去,问其中的一个老者。

    “这里怎么了?”

    “山贼!丧尽天良的伏牛山马贼呀!可怜我一家老小,就剩我祖孙二人……”

    “他们走多远了!”路天辰双眉一立,一股杀机已经透出体外。

    “有一个时辰啦……他们掳走了所有的妇女啊……他们是要打大仗啊,但愿老天开眼让他们全死了吧……”老者哭得气噎,一边的几个孩子一脸的脏泪,坐在地上脸上现出一种茫然。这是对未来生活的一种畏惧。

    看一眼他们的眼睛,路天辰想起十年前茫然的自己。自己比起他们来幸运何止十倍。

    他的心冷到了冰点。

    马车疾行,车上老玄空玄说道:“看来他们是有大战啊,不然不会走得这么远。还干得这样狠。应该是在这里路过。”

    屠村。这种杀鸡取卵的作法绝不是附近马贼的作法,他们不会蠢到将一个村子抹去,而不是养着,到年底收一次丰厚的年例。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呢?”

    行到天黑,再也没看到马贼的影子。赶车人暗暗感谢老天。全黑下来时,宿营到了一个镇上。镇子不大,客栈仅有两家,他们拣最大的一家投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