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零四章习惯睡觉
    路天辰飞快地在林子中转折,身体化成一个黑色幻影,所到之处脚下就是一具死尸。

    林子中响着不断的惨叫之声,短促而突然,同刀光一样,一闪而灭!

    寒!

    人越来越少,有的人干脆跑不动,腿第一回不听自己的使唤。

    鼠翻天忽然说道:“你们跑吧,越远越好,也别回伏牛山了,伏牛山得罪孽太重,报应也该来了。……也没几年了,要是大哥还不能达到武圣级,就不用费劲了,你看看那个人……决没有二十岁!咱伏牛山也不知怎么得罪的他,看样子没想让咱一个活着,再过三五年,伏牛山就不会有人了……你们要是侥幸回去,就帮我将家人弄下山来。这人早晚要去的……”

    他说完独自向着路天辰走去。

    二人面面相觑,回想曾杀人无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倒盼着那个杀人的并不是自己。两人突然间玩命向林外奔去,一向左,一向右,跑得用上了所有能力,脚下生风……

    路天辰没去追,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始终悠闲的老武圣。他已经飞身出去,只剩下个影子。

    路天辰停下了,觉出一丝的危险靠过来。回身,面前的三十八斤的大环刀,已爆着惊心的哗啷啷声,狂暴的灵力显示出他的能量要在武将一级。向他劈头而来。没有一点花俏,实实在在的杀人绝枝!高级最强战技!绝杀刀!三十六式,一式连一式,没有给对手留一点反击的余地。一气呵成,刀刀狂风骤雨般压下,力达千斤,每一下都带着夺人心魄的鸣响。

    ……哗啷啷……

    路天辰飞速的后退,在这股狂压下,他一时找不到一点空隙,只有退!但他的双眼一直充满戏谑地盯着对方。

    ……哗啷啷……

    林子中只有了这种声音。鼠翻天在这声音里前进了三十六步,然后他顿了一下,为的是重头再来一遍,这一顿并不明显,但足以致命!

    声音在这一顿感间停了……

    路天辰的天涯劈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递到他的身上,快得看不见他的动作。

    “报应……”鼠翻天大约说了这一句。脸上有一丝残忍的狞笑,笑这一刻早晚要来。

    路天辰独立在树林中,雪白的脸上溅了几点血迹。林中已满是血腥气,死尸横七竖八躺了一地。他心中没一丝的欢愉,只是累。

    没人能逃出林子去,老头子象个精灵一样的神出鬼没。

    不过半个时辰,一老一小返回了客栈。

    本来应该安心修炼一番的路天辰,心里总有些不安,他翻来覆去的也定不下心神,生息功也练不下去。

    到了中夜,他更为焦燥不安,他一直在为一件事放心不下。

    “她会不会跑到别人房间里去啊……”他心烦意乱的想道。这间店里的大多是江湖客,游商小贩的,一个小姑娘送到床前,以下的事用脚丫子也能想得出来。

    “……这个一脑子浆子的小丫头,迷迷糊糊的,进房根本也不看是谁的,就一头扑上床,该睡睡她的了……”越想越是上火,简直如火焚身,路天辰再也坐不住了,他要过去看看才能安心。

    没等他出门,外面已经大乱。

    “路哥哥,你跑哪去啦……”小丫头尖细的噪音在走廊上一直响过来。

    同时的乒乓之声大作,一扇门被踢开,有人惊叫,怒骂。然后第二扇门再踢开,又是一连串的惊呼。

    “快出来,小坏蛋!”小丫头带着哭音喊叫着。

    惊醒过来的老玄头着出来:“怎么啦,小孩子睡毛愣了?”

    店小二连连叫苦挨门陪着不是。

    “小祖宗,你找的人不在那个门,我求你了,别再踢门了,主人要打死我的,奶奶……”

    路天辰一脸是汗的坐在床上,如同正待受刑的死囚。

    一路踢踏踏,赤足寻找过来,门“咣”的一声踢开,路天辰大瞪两眼看去,小丫头身上披着一件长大衣服,浑身熊熊燃烧着闯了进来。

    “路哥哥,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她气势汹汹的问道。

    如同做错事的孩子,路天辰一脸是汗的站起,让出了床上的位置。

    “你害我一夜没睡!”小丫头没完没了的说道,眼睛里现出了水雾。

    “我也没睡。”路天辰说了一句最没营养的话。

    “哼,以后还跑不跑?”小丫头不罢休。

    路天辰摇头。

    门口处极瘦的一张脸倏地探索了下,倏地收回。

    “小两口为啥出门还打啊,这种事回家打去好不好。”小二一路埋怨,一路同老武圣走了。

    小丫头也不理别人说什么,估计对于什么叫小两口这件事也还不明白。她也真是困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脱去了身上衣服,跑到了床上,一头扎在上面。

    路天辰对着这个后背,呼吸蓦地艰难了。他快速过去合上门,门外还有几个闲人大瞪着双眼,不住向里面看进来。

    “小哥,真牛!这妞太的道啦!!”两个眼睛跟包子比赛的中年大叔竖起大指。

    路天辰赶紧将门在两人恋恋不舍的眼睛前合上了。

    认真的研究了会她的后背,路天辰反而定下心来。人要是适应一种境况还是很容易的,他也不敢上床再睡,走过去拉被子给已经睡熟的小姑娘盖好,这才盘膝坐在地上,过了好大一阵,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沉入到生息功法里去了。冰河流动,身体马上降下火来,跨下之物也自动回缩。

    第二天一早,正在吃饭,老玄头忽然忍不住问道:“你睡得着么?”

    路天辰抬起他乌黑的双眼圈,点头说道:“睡得着。”

    “……那就好,”老头看了一眼身边吃相极不淑女的小丫头。客栈里的食物比起山里的东西那是强得太多了,十几年没出过山的小姑娘,第一次吃到这么鲜美的食物。

    以他的眼光还是能看得出,这两个小冤家都还是处儿,不过接连看过了小丫头的裸露样,小老头很可以在脑中形成一幅旖旎风景来。

    连连的叹息,老头回想起了过去的美好时光。

    可惜就算那时候,也没有一个象样点的妞,对自己多加注意。

    人的命咋这大不同哩!

    感叹!

    接下来的三四天里,路天辰脸上黑圈再也难下去了,但是日渐的淡化,显然他还在慢慢适应中。这种适应还包括那个要命的称呼:好哥哥!

    每一听到这个称呼,小老头的后背就是一抽搐,后来偶一为之的听到了一个更让他抽搐的称谓:好爷爷!

    小丫头冲他甜腻腻的叫。

    老头落荒而逃……

    不过之后美了好几天,不时的对着金属材料打量自己,还不住的帮小丫头做了许多事,还想着再听一句那样的叫法!

    真爽,当时的感觉,老刺激了!

    第十天上,三人进了星源。

    星源是个内地海。

    内海有近万倾的面积,平时温和蔚蓝的水面上白帆片片,如星落大海,因此得名。

    沿海起了一片城,就是星源城,近百万的居民,十几的铁甲军。良田不尽,是个鱼米之乡。

    城在一家独大,就是路家,炎夏帝国第三位上的最大家族,仅武者一级就不下万人,铁甲军中的过半统领就都姓路,自家的铁骑卫二千人,分为二队,凡铁骑卫出现的地方,城卫军与百姓纷纷避让,深怕躲得慢了,被铁骑卫横刀砍下。

    因为他们从来不看前面有没有人,有没有什么障碍,只要他们想过去,前边就是路。

    破开一切,就是滚滚铁骑卫的第一要旨。

    他们是路家的一杆枪,一面旗。

    只要是在星源,就是路家的天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