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零六章归来
    一个平时灰孙子样的路凤,回来奔趟丧,家族竟然非常重视,而他出去半年回来,想坐回轿子,竟然也得让着他才行。

    “没别的轿子了吗?”路天辰问。

    路丰富摇头。

    “既然路凤还没到,不如等一下轿子反回不行吗?”路天辰二目如刀,直视对方那张老脸。

    路丰富长年与无知强悍的乡邻为敌,而且他这次只所以能升得上来,也因是因为家族里的某人看中他的无畏态势,才力保的他。所以现在这个乡下人就转不过脑子,直着脖子同少主人对视。

    “在爷交待我接路凤少爷,没交待别的,……只能接完凤少爷再回头接你。”他说道。

    “你和那个路凤谁大呀?”玄老头忽然凑上来问,他眼看坐不成大轿了,心里很希望路天辰在那张讨厌的脸上来上一下。“这个下人比你这个少爷还牛,看来得走着回府了,早知道马车不打发不就行了,还说什么大轿,根本没人理咱。”

    路天辰手上一颤,体内灵力急速运行,一股冰河样的真气流动,使得他狂燥的心反而平静了些。

    现在绝对不是个时候,这些小人还怕将来收拾不了吗,小不忍必乱大谋。他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终于恢复了淡然之色。

    “少主,若不嫌弃,坐我的战马可好?”路兴邦在一边说道。

    路天辰正在犹豫不决,忽然一人急急跑来,气喘吁吁说道:“管家爷,看到凤少爷他们了―……”

    “还有多过?”路丰富立刻惶急问道。

    “一里不到了……”那人用手一指,果然远远的一行二人正慢慢而来。

    “快快,”路丰富一手,眼光狠利的盯了众随众一眼,“抬上轿子,跑步相迎!”

    说完率先一路跑了上去,走时不忘记回头看了路兴邦一眼,路兴邦急忙点头,一脸歉意地对着路天辰连连弓身:“对不住少爷我得先过去一下麻烦你在这里等一等。”

    说完手一挥,把手下的百余名城卫队分成两列。随着几十名陆家下人,向那二人迎过去。

    路天辰心中一凉,三个人面面相觑,心里都不是滋味。

    玄空玄回头看了一眼路天辰,后者已经沉静下来,冷然的双眼定定地看向远来的二人。

    来人年纪同他相仿,二人都认得,前面一人有一张老成的脸,一直喜欢垂着头,头前的一缕头发垂下来,挡住一只眼睛,一张平凡的脸,笑起来总是慢慢的在嘴边显出,仿佛喜怒从来都是经过仔细思量过的。

    他就是路凤,武者八重境的武人,只是这八级已经是一月前的事了,这次回来,他已经晋级到九重境,真正的武者巅峰。

    在众多同门中,众多小兄弟中,最高级的一位。他修炼起功法来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睡,在同伴中也是对自己最狠的一人。

    后面的白面细目,长得很文静,只有一笑或是一抬眼间,才能发现他笑的同时,眼睛里一点笑意也没有。

    路展。路家三支中的最得意弟子,武者四重境。

    见到有人来接,二人也没有意外,下了马,对一脸堆笑的路丰富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入轿,二人一坐入轿中,八人抬起,一路平衡颤动着小跑起来。

    路丰富亲自拉了两匹马,也不敢骑,单独上了一匹,拉着那二匹,一同跟在后面。

    一大队人,二百来人,前呼后拥的呼啸进入城门,在门前停也不停一下,横冲直撞而去。

    这才是路家气派,闲人纷纷避让,稍慢点就有人给上一脚,直飞出去。

    看向那个长身少年,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了,淡然的看着众人远去,轻轻说道:“我们走……”

    眼睛里忽然有一丝戏谑。

    老玄头背上一寒,心说,得罪了这个小魔头,那个路丰富活不太久了。

    小冰儿没坐上轿子,好奇心没得到满足,一直嘟着小嘴不高兴。

    “大哥哥,他们太欺负人了,你还是少主呢。”

    “没事的,过后咱让那个老头给我当马骑,你说好不好。”路天辰说道,语气平和,面色正常。

    路家。

    一连四座大府第,一字排开,四个巨大的金色路字,每个都是一个成人的三倍大小,就是这样大的字,挂在威严的大门上,依然显得有些小。大门并排可以二车同行,彼此绝不会碰到对方,也用不着小心翼翼,两座石狮子大开口,座在门两侧,朱漆大门上,每颗金门钉都是真金打造,每只一斤,共四千只。

    府第大到找不到出口,房间似乎也数不过来,有细心的下人曾说过是六千四百间那样,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四府四支,中间最大最气派的就是长支住了近百年,拥有路氏宗祠堂,拥有重宝堂,拥有武德堂,大演武场,和金库的,面积是那三支合起来的总面积。

    就是这么个地方,就是五百年历史的路家。

    出过的将相不下十人,同炎黄皇族有过瓜葛的婚姻也不下五起。

    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扎得根深蒂固,想动摇这棵大树,其实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让他自己内部烂掉。

    一进路氏大道,路凤就下了轿子,徙步而行,他没傻到看到了两侧白色的黑色的孝带,还大摇大摆的坐在轿子里。

    距大门还有三十几米,就有人报到里面,有人先一步出来,将一条黑带缚到他和头上。

    路家太大了,这样的丧事,也不想弄得府第阴沉沉的,所以众孝孙只是在头上束带而已,而这条束带想得到也不是简单的事,要翻开族谱,仔细查看,要求得到这条带子的人太多,星源城里的黑布已经一天内再也买不到了。

    有人俏俏送些银钱想得到一条,带上两年再说。

    有这条黑布条,身价暴长。

    二支的路逢笑亲自立在门口处相迎,他的身后就是二位年老德重的大长老和三长老。

    唁客的车马一直成两排,看破到了路家千米大道路的外面。

    这些人人敢奢望会有这三个人立在门前相迎,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来人。只是两个少年,一前一后,束着孝带,一脸悲恸的急步向前。

    “天才少年啊……”

    “路凤啊……”

    惊叹声不断响起。

    少年听得很清楚,这样的声音早已经习以为常,他早熟的心性让他对于这样的声音,保持着一定的警惕,他抬眼看了一眼那个威严的大门,似乎看到自己正站长在那个大门前,受着万人的仰视。

    不出意外,自己是唯一一个有可能站在那里的人,这一点他的爷爷,总是笑脸迎人的三长老路开林就暗示过他,而他的父亲路逢笑,也不断的将各种各样的增强灵力吸收的丹药偷偷交给他。

    十年光阴,说长也不长的,二支人笑惯了的脸上最近更笑得不成样子。

    只是笑容里的内容越来越让人迷惑。

    二父子四目相对,没有多说什么,两手一握即分,路逢笑的脸上现出一分惊喜。二位长老也是一一握过,三人面面相觑,同时点头。

    武者巅峰,仅仅三个月,又提升了一重境,这样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天才的范畴。

    进门先奔灵堂,一路的灵幡高扬,用不着人带路,来到堂前,一人正站在堂口谢客,却正是路家家主,四十八岁的壮汉,路逢春。

    路凤急步向前,扑地跪下磕头。

    “大伯伯,侄子回来晚了。”说完泪就流下来。死者也是二支中的爷爷,一直待他最厚。

    路逢春抻手拉起他来,两手相触,灵力一触即回,心中免不了的惊喜,又上了一级。马上就想到了那上还留在东方家的儿子,心中有些微的酸涩。

    “嗯,有出息,去灵前跪着吧,一个时辰后回到前堂用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