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零九章无耻之尤
    过了好久。

    “对了,路大哥,我姐姐走了……”美珠忽然说道。

    “走了?去哪?她不去玄机灵力院了?”路天辰有些诧异。

    “这个是她放在我房间里的,要不是它,我也许不会来找你。”小姑娘递给他一张字条,纸很大,字迹极为潦草,有几处落笔,笔锋透纸而出,一看就是激愤而为。

    上面写着:

    给那个天杀的废物。

    我痛恨你!我诅咒你!我祈祷上苍再一次把你打回废物!

    你的报复太狠了,让我在这些天里,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时退婚的决定。但我终于想清楚了,你就是我的克星,就是我第一眼就该一拳打死的人。命运真怪,如果最当初两家没有给我们定什么娃娃亲,该有多好!那样就不会让我现在这么痛苦。

    当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在去神山殿的路上了,我要去那儿,学最高级的攻杀技,然后回来杀你!

    到现在也没拿到你的退婚书,我不明白你在想什么,我已经清楚我再想什么了,我要把你打败,让你趴在我的脚下,求我放过你,这就是我以后乃至后半生都要做的所有事。

    来神山殿吧,三年后,跟你订个约,三年后的神山殿,我想看着你跪到我的面前。

    终生恨你的人!

    纸条到此而终。

    满纸都是恨意!

    东方美珊疯了!

    又是个三年之约,看来神山殿是非去不可了,那位神山少主订的也是三年的战约,这两个人倒是不谋而合。

    路天辰合上字条,问美珠,“你看了吗,上面写的话?”

    美珠点点头。

    “你怎么看这件事?”

    “我不知道……”美珠摇头。

    “你姐真傻……没给她婚书,就不能有另外的意思吗?”路天辰轻声说道。他也说不清自己当时的念头。

    过了好久,路天辰同美珠自小楼上下来。

    一路向路天辰原来的处所走去,路上见二人不断的忙忙碌碌。头七天大祭结束,他们正忙着拆下所有的丧饰,一些孝带,在今天过后也是可心拿掉了。

    路天辰随手拿下头上的黑带,扔到树丛中去了。

    他没想到,这一扔,正被不无处走来的一群人看到,而且双方相对而行,正碰得到。

    一个人过去,将路天辰扔掉的孝带拣了回来,又一次交到他的手上。

    路天辰愕然,抬头一看,竟然是三长老路开林。

    路开林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是长孙,要做个样子,你二爷爷的孝带,就算不如抹布,也是要,好好交到灵堂去,随手扔,不如去你二爷爷棺材前唾上两口。”

    路天辰弓身垂头,在这样的时候,没有他说话的份。

    “你就是路天辰么?”这群人里的一位长者问道。

    路天辰点头称是,抬头,见到一张红彤彤的银白须发的老者的脸,并没有见到过,而让他呼吸为之一失效的却是老者背后的一个人。

    一个同东方美珠一样大的女孩子。

    有两个美珠加一起还要漂亮的一张满月似的脸。明媚的大眼,看上一眼就如电流从身上穿过,路天辰两只脚就如同被钉在了地上,象根木头似的一直瞪眼看着这个小姑娘。

    无法形容都哪里好,也许哪里都不好,但放到一起,那么的恰如其分,多一分少一分都是败笔,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下巴,脸蛋,头发,所有的明珠都放到了一起,亮得人无法呼吸。

    小女孩子很适应这样的目光,浅浅一笑低了下头,恰到好处的示意他,看看就行了。

    路天辰猛然醒悟过来,这样直直的看人家小姑娘太跌份了,脸上不由一红,低下头。

    “这位是谷家家主,谷德阳,你叫伯伯吧。”路开林介绍说。

    路天辰叫了一声。

    “好,我听说过你不少事,你年青,还有机会的,不要自暴自弃。”谷德阳温和说道。

    路天辰失魂落魄的点头,闪身到路边,这一群人,就在他的眼前走过。

    人群里有人轻笑,路天辰这才注意到,路凤与那个路展都在人群里,而走在后面的,还有路逢笑。

    “这是个废材……”有人在个小姑娘身边轻声说道。

    声音轻得刚好路天辰听得到。

    小姑娘吃的一笑,回头与路天辰的眼光相触。

    “……不象,他长得挺怪……”

    “哼,除了打扮自己,他也没别的事干,你没看到他身边的小女孩子吗?在府里等了他十几天,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怎么花天酒地呢……”

    路天辰脸上一白,拉着小美珠往前走。

    “大哥哥,是我不好,我不该来。”

    “与你无关的,你不在,他们说得更不堪。”路天辰笑笑,好久没听过这样的冷语,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适应了。

    十七岁的玲珑一路跑着向他们过来,小脸上又是笑又是泪:“少爷,少爷,”她一连声的叫他,仿佛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件开心的事。

    路天辰一把拉住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

    “你长大了,成大姑娘了,也漂亮了,我还以为回来会看不到你了呢,妈妈竟然还没把你嫁了,是不是还没人要啊,呵呵……”

    “是啊,是啊,少爷,你有多少气人话呢,可快快说出来,玲珑每天都在想你,你就不气我不说话。”玲珑流着泪笑。

    两人拉着一双手,更象是久别的姐弟。

    “他们有欺负你么?”

    路天辰问她,他自己一直受人欺,但他容不得别人欺负这个从小同他一起长大的人。

    “还好……”玲珑说得很勉强,路天辰心里一冷。

    “玲珑,你别急,再耐心等几天,只要过了十月十这天,一切就会不一样的,我要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就同任何一个路家的小姐一样。”路天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两眼如刀,每一个字都沉重得伤人的心。

    玲珑看着他的样子,忽然觉得他高高大大的样子,再也不是一个任人欺侮的小少爷,而长得她要仰视才能看得清面貌的男子汉。

    如山般的感觉让她一阵欢喜,有了这座山,她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

    她心里排山倒海的一热,眼圈就又红了。她从来就不信她的少爷会一直是个废物,现在看来,少爷这次回来,就有一番惊天动地的事要做了。

    “谷家的人来干什么?”路天辰看了一眼,已经在拐角消失的一群人。

    “谷家?哦,谷家家主来奔丧,”玲珑灵动的眼睛四下张了下,小声说道:“谷家出了个大美人,叫谷之兰,号称炎夏帝国第一美女,家主带着她一连走了六七个大家族,说要为她物色一个最有天赋的少年武者,订下她的婚事。实际上就是想一步登到一流家族之列,靠那个小姑娘。”

    “……她可真是美啊――”美珠叹息着说。

    “你们见过她了?”玲珑问。

    路天辰点头,心底还在为那个惊鸿一现的美少女震撼。

    “来了有几天了,路家的少年一代都快为她大打出手了,真是个祸害!”

    路天辰心里一惊,这句话让他警醒了些。

    谷家只是个二流家族。这一次要用美人计了。看到路凤和路展的样子,一回来就离不开谷之兰身边,还真是挺凶险的!路天辰心性极其坚忍,这时被人算计的念头一起,心中的那点恍惚马上就不见了,美女又怎么,爷要的是爽生活。

    路天辰单独的住处是个小院落,府里的一个小地方。

    一进门,就看到小冰儿双手支着下巴,正坐在台重境上呆呆的等他。老玄空玄坐在一边,心事很重的样子。

    一见到路天辰进来,小姑娘雀跃着扑上来,也不管还有没有别人,双手一勾,就吊到了路天辰的下巴上,嘻嘻笑着,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