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章混乱
    “好哥哥,你跑哪去了,一天没看到你。”她呢声叫道

    路天辰拉不开她的小手,就任她吊着,走向老玄空玄。

    一边的东方美珠看到这样的情形,心里一酸,站在原地上心思极乱。

    “你还好吗?”他问那一脸问题的老头。

    “不好。”果然如是说。

    想到了妈妈,路天辰心里得意一笑。

    老头过来将路天辰拉到一边,实际上是一起拉了两个人过来,那一个还吊在他的脖子上。

    “贵府上有位武圣强么?“老头神情紧张。

    路天辰摇头。

    “有一个人,在府门口用暗戏弄我……”

    “你受伤了?”

    “还好……那人也没看清,好象是个女子,我怕她暗中对你下手,就忙着赶过去,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府上人多的事,她再也没出现过。”

    “哦,那就是了。”路天辰神秘样子说道:“府里原有一位绝世高手,只是一直藏于暗处,你还是小心些才好,她只打老头,管一点还好。”

    “啊……”老玄头大惊,他手一捂胸口,似乎那里还有些痛。“我看我得早点回去了……”

    “不用,不用,你只要在临睡时说上十遍,路天辰真是好孩子,就没事了。”路天辰认真说道。

    “嗯?”老头一愣“还有这种事?”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有人一说这个就好。”

    “我不说!”老头看出不对,愤然拒绝。“我今晚跟你一起睡!”

    “不行,我不干。”路天辰的怀里的一人发出抗议。

    “有你什么事啊?”老玄头怒喝。

    “我要和好哥哥同床的,没你的地方,你去外面睡。”小冰儿叫道,一副凛然正气。

    “啊……人家家里你也要……”老玄头震撼了。

    “当然要……”小冰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一边的二女孩子,已经目瞪口呆,形同木头了。

    与路天辰同床!!!!

    路天辰脸上汗水涔涔而下,正在这个雷电交加时刻,小冰儿又添了一道立闪:“我都和好哥哥一起睡八天了,没他我睡不着的!”

    小姑娘说得理直气壮!

    说完傲然的环视众人,特别是那两个后来者。

    意思很明显,这个哥哥我包了,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东方美珠眼睛蓄泪,转身就走,走得几步出去,才又站住,忽地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路天辰吊着个累赘,急步过去,轻声说道:“你信我,我和她什么也没有。珠儿……”

    一声珠儿,叫得美珠立刻止住了哭声,心头热浪忽在掩上心头。她忽地站起,就伏到他的背上,哭着低低声音叫道:“……路大哥……”

    声小如蚊呐,几不可闻。

    柔软至极的身体轻轻紧紧的贴到了他的后背上,路天辰电击一般的再也无法动弹一下,

    “……”

    路天辰汗水放流而下,相把她从身前放下去,却粘得极紧,根本做不到。

    老玄空玄与玲珑面面相觑。

    美珠几次梦里干过这种事,紧紧搂着她的宝哥,今天终于得尝所愿,一时半刻哪肯放下手来,只怕这一放手,下次就再没勇气做这种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门一开,一行人走了进来,正是下午,秋日朗朗的小院落里的一幕,清清楚楚的落入进来的十几个人眼里,十几个人一时间凝在了院门处,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种大大的伤风败俗的大手笔!

    “太有魄力了……”有人赞叹,“白天在院里就干上了!还三个人!!旁边还有人看着!!!……”他狂咽了一口唾液。

    “路天辰,你太不要脸面了,快快分开!”有人怒喝。

    东方美珠急忙跳开,一张脸红得要溢出血来。小冰儿却理也不理,任路天辰怎么掰扯也不放手。转头看向来人。

    一群人,都是同路天辰同辈的小字辈,路凤为首,他只是冷冷看着,细目中有一丝庆幸,那个怒喝他的人正是路展,后面的则是与他们二人交好的一大群二支子弟,而正中位置上赫然的站着一位貌似天仙的少女,眉目如画,衣带轻扬,直若从月上返回人间的嫦娥。她对着这一副情景,面上含着轻怒薄羞,似嗔似怨,这一刻美得无与伦比。

    谷之兰,

    她的存在几乎就是对男性尊严的一种挑战。

    路天辰抹了下脸上的大汗,掰不下小冰儿,只好脖子上吊着个她,走过去,脸上重现了他一惯的淡然之色,心一冷静下来,面对着天仙妹妹也波澜不惊了。

    “有事吗?”他问。

    “我们来看看你,我说你一头褐发蓝眼睛,我说了,他们不信,哪,你们过来好好看看他,是不是褐色头发,是不是跟罗列人似的,蓝色的眼睛……”路展说着走上两步,对着路天辰认真研究一下,指指划划的让大家过来看,眼睛始终看向那个女孩子。

    在他的眼里,路天辰正是个大猴子,而且还是他发现的大猴子,很值得显摆一下,而且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发现,在女孩子的心中应该能加上些份量。

    路天辰眉头一皱。但他还是忍下了,微眯着眼,看着那个女孩子的反应。他有些好奇。

    一同上前,大家转到路天辰眼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

    谷之兰只是细看了一眼路天辰的眼睛,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女孩子的心中忽然的一动,这样的目光对于她来还是第一次碰触到。没有一点惊艳,只是用一种评估和研究的态度,似乎要看到她的心里。

    安静而淡然的目光,平视着她,而她却似乎需要仰视才行。

    好特别的人啊……

    他的心性如此之深,应该经历过很多起落了。一群人的目光没有他一人这样,脖子上吊着一个小萝莉,顾盼自若,这一群人,包括自己,都没放在他的眼里。

    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任何男孩子看秘她的目光都不是这样的。

    大家围着他看,有人就趁机把眼睛向小萝莉身上飘。小冰儿怒着两只大眼,一一回视。她明眸清清朗朗,没有一丝杂质,几乎能直视进人的内心,象一面无尘的镜子。

    “果然是蓝的啊……”有人对谷之兰说道。

    “真的,头发发红,你是怎么染的,个性!”有人在谷之兰身边说道。

    “路天辰,你这样也太过份了吧,抱着个女孩子就不放下来,当我们是空气啊!”路展酸酸的说道。

    “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随便,你们看不惯就离开。”路天辰说道。他对于这种幼稚的小儿玩意烦透了。就没别的在这个女孩子面前显摆的了吗?比我吊着个女孩子丢人得多!

    再美你也是爷要玩的东西,装可不行!

    他冷冷的盯着他们,渐渐他们自己也感到无趣,谷之兰忽然说道:“我们走吧,这位大哥要不高兴了。”

    吐声清脆动听,如琴音叮咚,非常的好听。

    “没意思。我们走吧,”路凤忽然说道:“大哥,别介意,大家只是对你很是想念,想过来看看你。”

    “是啊,你们对于耍猴人也很想念。”路天辰说道。

    “我们走吧。”谷之兰说道,转身就走。

    众人立刻跟了上去。谁都想走在她的身边。一时队伍有些乱。

    要出门口,谷之兰忽然回过身来,看着路天辰轻声说道:“路大哥,一个月后,我们谷家会请些朋友到家里玩,不知道你会不会去。”言语中竟然有一丝企盼。

    众人谁也没听到过她出口相邀过,她这话一出口,众人的目光就有了杀人的冲动:他配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