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一章寻找
    “兰小姐,你不认识他么?他是路――天辰――”路展毫不掩饰的说道。下面的意思很明显,他是一个废物,邀他有什么意议。

    “我知道,我早听说过路大哥的名字,从小就很厉害,路大哥,你会去么?”她又问了一遍。

    “问你呢!”有人怒气冲天的喝道。

    “我没兴趣也没那个时间,可笑!”路天辰说完这句话,理也不理他们,脖子上依然挂着小冰儿,一步一步走回他的小楼里去了。

    谷之兰愣住了,之前虽说也想到他会跟别人不同,却没想到他的话能说成这样,让她极其的难堪。她的脸上绯红一片,同时的心里下了个狠,这个羞辱一定要找回来!

    “不识抬举,你以为你是谁,连个武士一级都不到的废物,有什么资格接受谷小姐的邀请……”路展愤然的咒着。

    “一个废物也敢这么装,看你过几天到二线产业上去,能活几天,家主也保不了你……”

    “还装少爷呢,有资格么……”

    众人咒骂连天的去了。

    “你也能听得下去!”老玄头五体投地的看着他,如同看一个圣人。

    “都是不值一提的渣滓,跟他们费话,不值得,别坏了大事。”路天辰说道。

    “你下来吧,好冰儿,你陪着好珠儿先去,我有事找我父亲说呢。”路天辰哀求。

    冰儿的两只胳膊早酸得不行了,自从上次的集阴集阳法后,她的达到了武者巅峰的灵力一点也没有留下,现在就是个平常的小姑娘,真要是打起来,也许真就打不过一个平常的小姑娘。

    她松开手,身子站直了。

    东方美珠心情复杂,看来她的路大哥,没有骗她,他和这个小姑娘真的还没有过什么。她回身去找大哥的房间,好奇的想看一看这个宝哥,平时都在干什么。

    冰儿嘟嘟囔囔的跟在了小姐姐的后面。

    “我想看看路大哥平时呆的地方,小姐姐带我们看看吧。”东方美珠冲玲珑说道。

    “行,我就带你们转转,他最长时间呆的地方,就是他的修炼室,每天除了别的事,他就都呆在那里面。”

    带着三人,开了一扇门,沿着一条重境梯,一路向下,走进了低于其它房间的一处地下的密室,

    这里她也常来打扫,门一开,里面极简单的几样东西落入三人眼中。

    一张席子,一个座垫,一个兵器架子,上面搁了几样刀剑。再就是书,哪哪都是的书。席子上,垫子上,随处乱扔着。

    “这里的书他是不让人碰的,每一个都有它的位置。”玲珑拦住要动手收拾的美珠。

    四壁都是厚而坚固的青石砌成的墙壁。再就没什么了。几人看了一会,想像他枯坐在书堆里的样子,一笑走出。

    下一处看的就是路天辰的书房,同样的凌乱不堪,书籍到处都是,有的翻开了,上面写画着一些笔记。有的夹了个字条,上面就是他的心得体会。书籍足有上万册,看来她们的路大哥平时的日子一点也不好玩,还很苦。

    他对自己是真的狠。

    “这里是他一天之中必定会呆上很长时间的地方。”

    三人最后来到了路天辰的卧室,一进到里面,映入大家眼帘的还是床上地下数不清的书籍,这还是个睡觉的地方吗?

    “他一天到晚的看书,想找什么呀?”冰儿诧异的问道。

    “找出路,找不再让人冷眼侮辱的路……”玲珑轻声说道,眼睛里湿了。

    路天辰去了妈妈那里。他对于能让老玄头忌惮的破风针很感兴趣。

    看到儿子进来,妈妈笑了,“为么快就回来,想要什么?”

    “我就是想多和娘呆一会儿……”

    妈妈拉过他的手,在掌心抚爱。

    “儿子,你现在极阴的身体,不能练破风针,娘教你火属焚毁功吧。焚毁功是火属的,而破风针却是金属性,你还不能练。娘现在就是上金,风双修的武人。”妈妈轻笑着说完,她的身体上忽然闪出一层光晕来,这光晕金光闪闪,同时左手上突兀的出现了一支金色的长达一米半的一根金刺。同晨的屋内风声一起,在她柔若无骨的右手上,多出一只灰色的显得更加沉重的另一只一长剑相仿佛的刺状物。灰光流动,处在她身侧的路天辰不得不将灵力布了出来,才能稳定自己,不被这股强大之极的灵力波推出去。

    一波一波,呈现波状的灵力波,推得小楼的四壁发出吱吱的轻响,有些微的晃动。

    他一脸骇然的看着娘,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妈妈使用灵力,激动又兴奋。

    妈妈傲然一笑,倏地收回了灵力,小楼恢复了平静。

    “你得先练火属功法。”妈妈再一次提起这件事。

    “火属?”

    “是啊,你现在体内很怪异,阴寒之气占满了你的身体。你急需用火属的功法平衡身体里的冰寒之气。不然时间一长,对你的损害会很大的。”妈妈有些担心的看着儿子,艳丽的紫色嘴唇,用手抚了抚他褐色长发。

    “我体内现在已经有了水,风,光,冰,木,五个属性了,其中光属最弱,仅仅是武者一级,而冰属,却达到了武王巅峰状态,呵呵,这个冰属功法,我根本没练过,是别人硬加给我的。”

    妈妈忙问详情,路天辰就将火烈猴一件事说了。

    妈妈沉默不语,半晌说道:“那个大邪皇倒是个人材,以后你要小心些这个人。”

    “五属同体,我儿子好厉害啊。”妈妈一脸的欣慰,“那就再另上一个厉害的属性,火属,等到时机成熟,把金属加身,火属金属,两在攻击力极强横的属性一出,我儿子再就能独自走天下了。”

    妈妈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场景,儿子威风八面的行走在万人丛中,受万人的仰视。

    “好吧,娘,你现在就把那个什么功给我,”路天辰向妈妈伸出手去。

    妈妈笑着在上面打了一下,“浑小子,都在戒指里呢,你自己找就是,我还有什么没给你的么?都是你的东西,你没出生,我就为你准备好了。”

    路天辰点头,上前轻轻抱住了妈妈。长大了,胸怀已经能够容下娘了。

    娘俩个谈谈讲讲,离家这么久,妈妈想知道的事太多了,一件小事都让她一惊一咋的。一直到了日落西山,下人来叫他们去吃饭,路天辰才恋恋离开。

    女眷不上前堂,路天辰跟着下人一路到了前边,大堂上烛光通明,家族里核心的百多人在这里用饭。摆下一长趟桌子。

    路天辰直接来到了上堂。那里永远只有一张桌子,平时能容纳二十人的大桌,今天坐得很满,以至于路天辰竟然看不一个他有能坐下的位置。

    他一愣,抬头看看桌上的人。除了平时的几位长老,几位管事,还多了三人,一个就是那位路家现在公认的天才少年,路凤,另一位就是那位携女前来的谷家主和他的爱女。

    坐满了。而桌上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而一边小心伺候的路丰富对路天辰看也不看一眼。

    路天辰一时无座位可坐,而下面的席位上从来就没坐过,也不会有他的位置。

    路天辰怒了。

    他直接问那个低眉低眼的路丰富:“我的座位呢?狗奴才!”

    大堂上下本来就没人敢大声喧哗,这一声吼全院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