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脸皮之厚
    路丰富一哆嗦,抬头碰到一双要杀人的眼睛,这双眼睛明明白白告诉他,这个少年忍耐到头了。

    路逢春这才发现这个问题,席上竟然没有设儿子的座位,这件事简直就是在采他的脸。他重重哼了一声,狠狠瞪了那个路丰富一眼。

    路丰富那张老脸上的汗涔涔就下来了,跑着端来一张椅子,站在桌前一时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好,家族规矩大,每个人都有他固定的位置,绝不是随意的。

    原来的位置上,此时正坐着路家公认的天才路凤,放在最后一位却又怕家主怪罪,一时间只把眼光投向那个路逢笑身上,老脸一阵红来一阵白。

    “路大哥,要是不介意的话,坐在小妹身边可不可以。”清音响起,全堂的人看向说话之人,正是那个貌似天仙的美少女,她盈盈而起,将自己的椅子后向拉了拉,空出个位置出来。

    路丰富一脸是汗的等了一会,见没人提出反对,忙小跑着过去,将椅子塞上。

    路天辰在一众少年子弟嫉妒若狂的目光中,走到那里,紧挨着那个玉体飘香的小美人坐了下来,有意无意的,两人肩肘相接,美少女面上一红。

    下面立刻有人将碗筷重重放到桌上。就差骂了来了。

    “谷家妹妹,”可恶之极的路天辰忽然同那位大美人,间隔不到半尺的聊了起来,旁若无人,“听说贵家族,有一次大宴的机会,我倒很想云看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资格。”

    他淡然笑着。

    “当然,大哥要去,我们全家都欢迎。”

    与路天辰坐得近了,谷之兰看得很清楚,这个少年简直俊雅到了极点,一双幽深的如冰湖一般的淡蓝色眼睛,能直视人的心灵,淡然中透着非同凡响,她看到过的少年几千也有了,都是各大家族中的精英,但就是没一人能用这种淡泊的眼光,平平淡淡的对着她那张极具杀伤力的脸,如同看一个村姑一般无二。

    定力达到这样高度的少年,她很好奇,下意识里也有一股想征服的欲望,为什么?我可是全国之最的大美女啊!

    “我听玲珑说,谷伯伯有意将你许给几个大家族中的佼佼者,有这种事吗?”路天辰问道。

    大堂上许多人能听得到他们说话,人们同时一愕,这种话是在大庭广众下说得的吗。

    “路天辰,吃饭,不许胡说。”大长老低声喝道。

    谷之兰面上一红,轻轻说道:“是的,家父一直想在众多哥哥中,选一个优秀人才……”

    “哦,我想看看我够不够人才之列。”路天辰直直看着她,目光肆无忌惮。

    对着这个少年挑战的目光,谷之兰第一次在一个男孩子面前有些慌乱,眼睛不由得一阵忽闪。

    这小子太放肆了,他有什么资本张狂呢。

    “路天辰吃饭。”路逢春沉声说道。“谷兄请,”他一举手中的酒杯,二人一饮而尽。

    “路大哥,今天在你院子里的那二位小姐,不知道是哪一家的。”路凤忽然问道。

    路天辰一笑:“她们是挺可爱,只是没有谷妹妹美,像谷妹妹这样的容貌,也只有我这样的人才才配得上。”

    谷之兰飞快的看了那个扬着脸不知道羞耻的可恶小子。

    那小子也正看她,目光相接,谷之兰心中忽地一震,路天辰的眼中殊无半分戏谑,目光甚至有些冷清。

    他为什么这么说呢,看他的样子,对自己没有一丝的动心,这个少年在想些什么。

    她垂下头,脸上神色不定。

    “路天辰不许胡闹。”大长才沉声喝道。

    “不知道路大哥到了武者一级没有,过几天就是家族的大庆,每次大庆小兄弟们可以自由挑战呢,如果路大哥有了突破,我很想跟大哥哥切磋一下。”路凤说道。

    以他的性情,本来在这样的场合下,是不会出声的,可是情令智昏,那是一点都不会错,忽然出现一个艳绝天下的大美人,他还能低调做人那才怪呢。何况他在路家的地位日渐高涨,背地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如果有一个人能配得上谷美女的话,那他肯定就是路凤。今天当着众人的面,这个路天辰也不知道抽什么疯,非得调戏起小美女来,这不是当面打路凤吗。

    路凤自己这样认为。

    路天辰看也没看他,嘴里发出露风声,“嗤”的一声鄙夷到了极点。

    “你有什么资格向我挑战,一个整天用丹药陪植灵气的人才,跟我交手,我怕我会不小心失手,浪费了家族里的千万白银。”路天辰说道。

    “大胆!”

    “啪!”的一声,一只酒杯重顿在桌子上,排名第三的大长老怒气冲天的站了起来。路凤是他的孙子,也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他已经忍了路天辰很久,这时再也坐不住了。

    路天辰冷冷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足以让火山熄灭。他蓝色大眼轻轻一缩,一道厉芒有若实质般的射过去。但凡与他目光相碰的人,心头无不狂震!

    森寒,冷酷,霸气,杀气逼人。如同一个大人正低头看一只蚂蚁,只要一伸手,他就能轻易将之碾碎。

    三长老脸上一白,腾的一下,竟然坐回到椅子之中。

    ……几百个吃饭的路家人,一时之间全部停了筷子,愣愣的看向那个年青俊美的面孔。

    这样的气势,绝不会,也绝不能从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身上发出。能让一位武王巅峰以一个眼神坐回到椅子中,在座的没一人能做到。

    “哼,如果动用老树师父的力量,发出一个风能光能洞,这个天级攻击,杀你不过是一击的事。”路天辰心想。没有绝对的信心,发不出这样的眼神的。

    “三爷爷,小辈们的玩笑话,你老别放在心上,他说要挑战我,我当然想让他准备好再打,我虽然连武者都不是,但他这样的天才也不能拿兄弟不当回事吧。”

    “好妹妹,我们吃饭。”路天辰举筷向谷之兰一笑,变脸之快,仿佛刚才那人根本与他无关。

    一声好妹妹,上面无数杀人目光再次投上。

    脸皮也太厚了。

    谷之兰脸上一红,急忙出筷,不想两人同时出筷,两筷在桌前相交,可恶的路天辰在她的筷子上一压,轻轻的在她的筷子上来回划动,如同正在细心抚摸一样。

    谷之兰的一张俏脸,红得透了,眼睛飞快的在他脸上一剜,将筷子落到盘子里,慌乱中什么也没有挟到,却急急的收回,放到她的小嘴里。

    路天辰笑嘻嘻的看着她,挟到一块吃的,突然的送向她的小嘴,运筷极速,谷之兰一惊之下,忙张口相就,路天辰的一筷子食物就莫名其妙的送入了她的口中。

    纯偷袭!

    谷之兰呐呐的,吐也不是,吃也不是,有些发傻。路天辰呵呵一笑,将空筷子放入口中,好一顿吮吸。

    如果目光能杀人,路天辰早死过万的倍数了。

    肆无忌惮,目中无人,这样的气度让一院子的人,对他刮目相看。

    这小子怎么变了,让人看不透。

    一顿饭吃完,路天辰才回到住处。路丰富就急急忙忙跑来。

    “少爷,太爷们让你过去一趟。”

    路天辰一愣,仔细看一一眼那个奴才。

    “都有谁?”他问。

    “老爷和太爷,正在上房等你。”路丰富小心的看着这个人。

    路天辰放下心来,有父亲在,就不会有什么事。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老武圣。

    “用我去么?”老武圣问。

    路天辰摇头,跟着路丰富奔上房。

    上房一开必有事。这里是家族中处理一些大事时才用得上的一处处所。

    七拐八拐,来到上房门前。

    还有十几米,两个重甲卫士伸手拦下了路丰富,路天辰独自走进那扇被族内视为禁地的房间。

    房间宽大,如同一个大厅,一进入里面,就有种无形的压力加在路天辰身上。他还是第一次走进这个地方,里面的一切都简化到了最大。除了一张长桌,就只有十几张椅子。

    现在,就在这几张椅子上,坐着路家家族的五位长老,一位家主,五长老中,大长老和五长老是长支,但不是路天辰的亲爷爷,他的亲爷爷在他还没出世就一场重病去了,这个当时的家主指定了自己才三十岁的儿子,坐上了家主之位,没人敢反对他的决定,就算他是个要死的人。那时的路逢春已经晋级武王三重境,整个家族中排名前十。而他之前的,之后的都是些上百岁的老头子。没人能争得过他。能超过出他的修为。

    六个人坐在那里,沉默的看着他走进来。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