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三章出双入对
    路天辰还没狂到自己坐下的地步。他向每一位行过礼,就垂手站在一边。等着长老们发话。

    “孙儿,你这次回来,变化很大啊?”最疼他的五长老说道,一边拉他坐在自己身边。

    “是爷爷,”

    “让爷爷试一试。”五长老伸出手去。路天辰暗过了下内息,确保封了经脉才将手接到五爷爷的手上。

    五爷爷手如老树之皮,斑斑点点,枯瘦异样。两手一接,立刻有一股浑厚之极的内息冲入路天辰的体内。

    刹那间,路天辰止住了内息对这股外力的相抗。

    过了好一会,五爷爷收回手来,微皱眉头。

    “成为武者了么?”大爷爷有些紧张的问。做为长支,这些年来一直再没有如路逢春一样的人才出现,他已经感到了压力。

    摇摇头,五长老说道:“我看不出……”

    “什么……”除了路逢春外其余,和人都是一愣。

    这怎么可能?一个武王居然试不出一个小孩子的修为,三长老冲路天辰一招手,路天辰走了过去,将手入到他的手上。

    三长老的灵力金属,杀伐气重,一搭手,一股强横的灵力就锐不可挡的冲了进去。

    路天辰大惊:他会趁现在施毒手吗?

    应该不会,家族中二支长老不过他们二个,他不会傻到此时此刻动手。

    路天辰拼命压制下体内对危险的应激反应,神色淡然的放手让他把灵力在自己的体内奔窜。

    过了好一阵子,三长老才收回手来。

    众人看向他。他呆了一会,说道:“你没闭住经脉吗?”

    众人一愣。

    路天辰说道:“我记得父亲说过,一个武人达到武将一级是可以闭住经脉的。看来我已经是一名武将了。”他说得神色淡然。众人却面上变色。

    半年时间,从一个凝气不成的人一跃成为一名武将一级,几率只能是零。

    正常情况下,正常的人都会这样想。

    五位长老依次试过,都对于路天辰现在的状态搞不清楚。

    三长老说道:“路天辰,你要知道,上次的家族大考核,你去了东方家,听你父亲说是东方炎有事相招,什么事也就不问了,但是几天后的家族大庆上,你的这次考核却是躲不过去的,达不到武者,就只有下到二线里,为家族中的产业出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祖宗多少代都这样过来,做为家主之子,你也必须遵从。”

    路天辰不动声色的点头。

    “你没有要说的么?”三长老问。

    路天辰摇头。

    “还有一件事。就是随你而来的客人,那个老头是什么来历?”三长老又问。

    “我收的一个随从。”路天辰说。

    “随从!我看这个人很不简单,他这人深不可测,怎么会甘心只做你的随从。”

    “他很不简单么?我没看出来,我只是从半路上遇到了他,他说跟着我求个饭碗。我就答应了。”

    “是么……看他的气度绝不是个普通人,竟然只是你半路拣来的。”路逢春说道。

    “亲近路家少主,这人想干什么?”大长老皱眉说道。

    “危险,不如将他从辰儿身边赶走。”路逢春说道。

    “有道理,上次遇袭就是太大意了,这样的事绝不允许再发生一次。”大长老说道。

    众人一齐点头。

    路天辰笑了,“我们在一起一个多月了,我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企图,有企图不在外面动手,还要回到家族中来么,我看不会,他就是个没饭辙的小老头,能害我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害的。如果我是路凤也有可能,可谁都知道我是个废物,路家自家人都不拿我当回事,他却巴巴的跑来害我,这说不通的。”

    “净胡说,路家谁拿你当废物了,你指出来,我们这就请家法,”三长老怒道。

    “三爷爷你不知道么?”路天辰惊愕说道:“你们二支人最多,说的也最多,我以为您老早听到过了。”

    “哼,我要是听到这样的混帐话,我就当场毙了他!”三长老气得胡子乱颤。

    “哦,也许是我听错了……”路天辰说。

    另几位长老却是默然不语,这样的话背地里当然听过,只是从没有人提到桌面上来。

    句句机锋,长老们看着面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半年前的样子,半年前只会隐忍,此时却是锋芒毕露。

    “路天辰,有人举报你在自己守子时在面胡来,有这种事吗?”在长老神色严重。

    “没有的事。”路天辰干脆说道。

    “……说你同时与两位女孩子,当庭淫乱。有十几人作证,你还说没有。”三长老愤然说道。

    “没有。”路天辰一脸无奈。

    “小姑娘抱着我不松开,可不是我的错。”

    “她抱住你不松开?两个人?”

    “是啊,你们再去问问清楚,我什么事都没干,我一个童子之身,你看不出来吗!”路天辰反问他,有点怒了。

    这一点当然不会看不出,三长才登时无语。

    “我一个童子之身的人,说什么淫乱,举报我的人是不是有病。怎么淫,怎么乱。你们把他叫来,我要当场对质。”路天辰剑眉一立。

    “虽胡闹!”路逢春喝斥。

    路天辰低下头。

    “父亲,我不明白,我一回来到处的毛病,真是撞了鬼了。”

    “胡说。”路逢春喝斥。“这次回来,嘴变是如此之利,爷爷面前也敢顶撞,我看这一点就得请家法,你还不给几位爷爷跪下,认错,饭堂之上就你嚣张,缺家教的东西,还不跪下。”

    路天辰一愣,脸上登时变红,心说自己没什么错,就算打死也不会跪下的。但转眼间,见到父亲的脸上现出一抹难色,心头大震,立刻明白了父亲的处境,心头一热,忽然直直的跪在了父亲的面前。

    一言不发。

    看出儿子心中的愤怒,路逢春心中更是难受。孩子终于大了,懂事了。他起身,在壁上拿下一把皮鞭子,这就是家法。

    领了父亲重重的几下责打,路天辰出了上房门。身上很痛,心上更痛。

    “叫你的随从到我的书房来一下,我们聊聊。”临走时父亲说道。他不放心。

    路天辰压制着心头和狂怒,一路低头直回了自己的小院。

    两个女孩子正坐在台重境上,双手支在下巴上等他,老玄头却捧了一本书看得起劲。

    见他回来,三个人跟着进了屋,路天辰坐了会,忽然说道:“睡觉!”

    一进卧房,玲珑正在收拾铺展被子,一看同时进来四个,有些好笑。

    “一会两位小姐,就住在清水阁吧,老先生可以睡客房,少爷的床还要等一下喷过香薰后才能睡。”

    “我是要跟好哥哥一起睡的。”冰儿说道。

    四个人同时看着她,她大瞪着两眼,一脸无辜。

    “让她睡这吧,”路天辰无耐说道,“不然她半夜也是要过来的,还弄得满院风雨。”

    小丫头嘿嘿的鬼笑,得意至极。

    小美珠悲切切的看着路天辰,可怜得如秋风秋雨中的落叶。

    “小姐姐,不如你也睡在这儿吧,好哥哥身边睡着舒服极了。”小冰儿说道。

    不到半天功夫,两人倒处得相当的好,老玄头受惊吓不轻的抚着胸口,眼睛真圆!

    “……我得先去睡了,我的心脏……”

    “老师,你还不能睡啊,我父亲要见你。”路天辰抱歉的说道。

    有人轻轻扣门,路逢胡回过头来,叫了一声“进来。”

    先进来一脸机灵的小玲珑。

    “大爷,玄老先生请来了,他就在外面。”

    “哦,”路逢春点点头,“你先去吧,”他说完,迎了出来。

    面前是个瘦到骨头的小老头,微微躬着身子,似乎一阵风都能将他吹翻,但他一脸从容的站在那,对面前这个撑管着十几万人大家族的家主,微微一笑,一点要行礼的意思也没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