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五章父子
    ……能量波散去,路天辰凝目看去,他威力极盛的一劈就劈在父亲的脸上,但是,此时此刻,路逢春的脸上,突然而来的一面金光流转的金色灵力屏就现在他的眼前,路天辰武王巅峰的一劈就被这只灵力屏,全然的挡了下来。金光盾闪动几闪,能量波在里面一连的几个波纹出去。

    抬起头,父子二人的目光同时落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上,身影如飘絮,轻轻落在院心,月光倾在她的身上身姿妙曼,面容姣美,是个女的。

    “娘……”路天辰叫道。

    “沙子……”路逢春叫道。

    “你们怎么打起来了。”白月沙惊魂未定的叫道。

    正在这时,路家各处,无数身影正展开各自的身法,如飞的赶向这里。五位大武王的大长老几乎没分先后的扑进小院。每人身体的灵力已经包裹,手中莹光闪烁的灵力兵器也放到了最大化。

    他们能清楚的感应到这里强横至极的灵力波动,这波动就算是他们这些武王也要为之震撼。

    有人来犯!这是他们第一个反应。

    然后就是第二批武将从四面八方纵入院中。

    来人不断,一些重甲卫士也在院外,训练有素的结成个包围圈子。

    兵器耀眼。

    人们的目光都落在了三人的身上。

    “怎么回事?”五长老路开慧问道。所有人都没看到有敌人在,只有一家三人,这就奇怪了。

    “娘,”路天辰忽然叫道:“父亲打我是我的错,我认打了,您就别再跟父亲动手了,都是孩儿的错。”他上前几步,一把拖住了妈妈的手。

    白月沙一愕过后就明白过来,沉声哼了一声,说道:“我的儿子,我偏不让他打,二十多年了,这一件事还不就我么?”说着,一只纤纤素手上,一只灰色的灵力锥已经现在那里。

    小院里刹那间进来的上百人一时间愣住了。

    知道家主夫人会武的只是很少的几个内圈人,多半都是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到平日里见都难以见到的家主夫人,竟然是一位灵力高手。只看那道还在门口处的大裂缝,就能想像得到,刚才有一番怎样惊心动魄的打斗。

    “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对,辰儿知道错了,我们也在上房处罚过了,你怎么还要训斥啊。”大长老责怪路逢春。

    “是,是,是我的错……”路逢春连连说道,目光烔烔的盯在了儿子路天辰身上。此时此刻的路天辰,长身立在院心,双手还拉着妈妈的手,夜风抚动他长及肩下的褐色长发,飘逸俊美,一身灰色的长衣下,裹着的是澎湃巨大能量。

    整个路家没有天才,除了他之外,整个炎夏帝国没有武皇,在他之前。

    “这就是我的儿子……”路逢春仰天一声长啸,泪水哗哗的自这个铁血男儿的脸上肆意流淌。“这就我路逢春的儿子……”

    听到他啸声的众人无不黯然,能让这个铁血汉子如此痛苦,这个路天辰算是完了,没有一点指望了。

    三长老路开林轻碰了下五长老路开慧,低声说道:“看来咱们把这个小畜生看得太重了,还不过是个废物,可以忽略不计了,这个人的力量。”

    五长老微一点头。这前,二支的五个核心人物聚在一起讨论起现在出现在这里的路天辰来,都是猜不透他现在的能力。现在看来,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只是看来白月沙的功力的确如之前料到的,与路逢春同重境,这倒是个对手。

    路逢春忽然一步跨过五六米的距离,一把拉过路天辰的手,大步向宗祠的方向去了。

    众人散去,只有白月沙一人跟在了二位至亲的身后。

    宗祠处在西跨院,一个单独的小院里,此时这里没有人,把守此地的铁甲卫看到是家主三人而来,行过礼后,就远远的退开,路家是有些规矩的。

    宗祠的大门一直是开着的,二门也是如此,偌大的大堂内,一望过去,无数林立的牌位,一直没在一片烛光里。

    路逢春一步迈进祠堂,扑身跪下,将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他是放声大哭,泪水滚滚而下,十几年心头面苦闷在这一刻全部宣泄出去。

    “列祖列宗在上,路逢春感谢列祖列宗显灵,保我路家长支一脉后继有人了,路家偌大基业再不会毁在我路逢春手上……感谢祖宗让我的辰儿成为路家最大的天才,从此再也没人羞辱他了……”

    听得两句,路天辰扑地跪下,双眼垂泪,父亲这一哭,才最让他心如刀搅,本来一直以为忽略了自己的父亲,原来在他的心底,儿子的地位是如此之重。

    铁骨铮铮的一个公认的硬汉子,在得知自己儿子再不是一个废物之后,竟然激动得难以自抑,哭得象个孩子。

    父亲啊,藏了多少沉重啊!

    路天辰跪爬几步,扑在父亲的背上。

    路逢春回过身来,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半年未见,自己一个大武王竟然只差一点就丧命在儿子的手中,仅仅二击,在十几岁的儿子面前,竟然只是两击,就让他束手待毙。

    这是多以大的惊喜呀,还有哪件事,能超过过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轻松的超越自己呢。况且这个儿子半年前还在被家族鄙薄嘲讽,冷言冷语怎么能不到他的耳中,急也没用,苦也没用,可是只是去了趟东方家族,一切就都变了!

    哭一阵笑一阵,路逢春终于沉下心来,他认真的看着儿子,轨声说道:“辰儿,你为什么不说呢,你现在的能力已经在你父亲之上,什么路凤,路展,在你面前屁也不是,你还是不说,这什么,将来的家主肯定就是你的,辰儿,谁也不会比你更出色……”

    路天辰一笑,看了一眼一边的娘,说道:“父亲,我听说了一件事,一直还没跟你说,咱路家的二支要在十月十日的路家大庆上推翻你这个家主,立路逢笑为新家主,所以我想在暗中帮助你,打跨他们,我在暗处,对你会更为有利。”

    路逢春乍听到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登时呆立当地,很久没有反回神来。

    “辰儿,这种事半点错也出不得的,你知道这样的事,足可以毁了一个家族,”他看向妻子,妻妇一脸淡然,那她是早知道了。

    “父亲,听我一点点告诉你。”

    路天辰拉父亲坐下,三个人,三张蔳团,围坐在一处。扩神识感觉了下,并没有发现有人偷听,从他们坐的地方,能一直望到院子里去。

    修就把从长孙家听到的话,加之后来的一些事,细细讲了一遍,当中只忽略了自己用风能洞击杀了二长老的事,这种事,让父亲接受几乎是不可能的。

    路逢春默默听完,很久没有说话,他站起身,在祠堂内来回走了一阵儿。忽然点头说道。

    “是的,种种迹象都指向这一点,二支要有动作,只是之前我没能想到这方面上去。几千铁骑卫就是上个月换的统领,总管也换的二支推荐的人,那个路丰富,我总看他不顺眼,只是碍着长老们的意思,没办法。而且我也一直纳闷,最近为什么食客越来越多,而且来的都不是一般人物,都和二支的人相熟,只有这样能解释清楚了。他们是要反对我啊!”

    “父亲,我看你得早做准备了。还有三天就是十月十号,不能让他们阴谋得逞。”

    “不会,”路逢春展颜一笑。“这些年多少风雨都过来了,我在族中的地位也不会是一个二支能撼动的,你别忘了,还有三支四支,他们一直同父亲一心。还有你,我的儿子,你一个武王巅峰,还有一个老武圣做亲随,两个大助力在后在面,我还怕他什么。辰儿让父亲再试试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老爹可是七重境大武王,竟然被你两击弄得那么惨,呵呵,好儿子,好儿子,”

    他抓起路天辰的手,将灵力灌入,过了好一会,一脸骇然的放开手去,诧异地问道:“辰儿,你是几属同修?怎么里面那么复杂,我竟然看不出你修的是哪种属性的功法。我本想过后给你一本地级的武技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