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八章赌
    “我以为路大哥是怕打不过他们丢脸呢。人不一定武功强就好,不过也要你自己看重自己才行,你知道有个神山殿么,他们有个叫花云青山的什么少主要来的,还人炎黄家的,古维家的,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我好奇,不知道你在他们的面前会是一种什么状态,还这样我行我素么,不过你要是不敢来就算了,小妹怎么会为难你呢,我真的很想看看你受打击的样子,你是第一个对我不一样的男子,所以我只是很好奇……”

    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出来了,路天辰再作傻也傻不起来了。必竟在她的耳边都是关乎他的坏话,有人给他说好话,才是怪事。

    “行,我会去的……”心中一热,路天辰就把自己卖了。

    “那就说好了,男孩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姑娘看出他的敷衍。

    反正去一次也不会死,人家看得起,路天辰再无耻也不差这几天的。路天辰点头,目光郑重其事的看向她。

    小姑娘轻轻一笑,忽然调皮说道:“路大哥,听说你喜欢拿女孩子的肚兜啊,你都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买。”

    路天辰狂汗。脸上破天荒的一红。

    人丛里有人哈哈大笑。

    谷家主喝斥女儿:“小孩子家,不许胡说。”

    谷之兰蓦地冲路天辰吐了吐小舌头,鲜红的小舌头一出,许多人一捂鼻子,有血流出。

    路天辰勉强的淡然一笑,落荒逃走。

    “路兄请就此留步,我们这就回去了,一月之后还望路家的精英子弟,能到鄙处一会,谷家将合家相迎。”谷家主说道,拦住了路逢春的脚步。

    “多谢谷兄抬爱,到时一定会去的。”路逢春拱手说道。

    大门口备下了两乘大轿,谷之兰再次向那个少年消失处看了一眼,转身上轿子。

    她不知道她这一眼,给路天辰招来了多少腹诽漫骂,甚至于有人已经在盘算着怎么能让那个废物彻底消失。

    路天辰直回小院,在院门处,正遇到两人长支小兄弟,一仍愤懑的等到着他。

    看到他回来,其中一人,十五岁的路从海叫道:“长叔,你在院里藏有女人么?”他二人是长支中的第末代,虽然年纪相仿,甚至有很多已经几十岁的人了,但辈份排在那,只能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叔。

    路天辰有些为难,点头不是,摇头也不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

    “有什么事吗?”最后他只能这样问。

    “妈的!二支那些鸟人,说长叔你昨晚是双飞,一人两女人侍候着,说你伤风败俗到无耻的地步,我们就同他们打起来了。”

    路天辰这才看到,二人脸上高高坟起,手上也带了些伤。看来是吃了不少的亏。

    “你们没动用灵力吧?”族里打架的事常有,但族里早订下规矩,族间兄弟打架时若是动用灵力,必受重责。拳脚无眼,从小到大不会出现大的损伤,灵力不同,一个不小心就能致残,甚至于致死。

    “我们没有,他们人多,我们这面帮手又少,都看着,不上,完了就吃了他们的亏。”另一人十六岁,同路天辰同岁,长得高高大大的,名字叫做路从苛,“长叔,你还是让那两个丫头走吧,他们骂你,连着我们长支的一起骂,说长支没好种,一个不如一个,还说十月十的家族大庆,二支的路凤那鳖小子,就要把你打成残废,再也上不了妞了,我们气不过,就同他们打了个赌,路凤鳖子赢了我们就赔他们一两银子……”

    “他要是输了呢?”路天辰很感兴趣的问。

    “唉,气死人了,他们他妈的说,长叔你要是赢了,他们赔我们一千两。这不是纯羞辱人么。我一气之下,把身上的十两银子都押上了,长叔,咱这口气也太难咽了,长支这些年处处不如人,我和几个哥哥玩命的修炼,就是赶不上他们,这日子也过得太憋闷了……长叔你也不着急,还玩妞,还双飞,你也太让我们失望了!”

    路从苛一气说完,脸上气得通红。

    路天辰看着两个和他同年的同伴,心头欣喜,有人肯为了他,明明知道白扔还押上了十两傍身钱,实际上,他们能得到银子的途径很少,攒到十两之数,绝不是一月两月的事。

    “……你应该再多押点,”路天辰说道。

    两人同时一愕。路天辰回过身去,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几瓶天心草筑基液来,递给他们二人。

    “这是二重境的筑基液,你们收好,千万不能说出是我给你们的,等到你们把这几瓶吃完了修炼有成,咱再把这个面子找回来,咱家长支就是比他们那帮鸟人牛,你们一定记住这一点,只是路家人都姓路,自己打自己的没意思,以后有成就了,打那帮前二位的家族小子,那才是真汉子!”

    两个人纳纳接过药液来,放在手上仔细观看,光是筑基洲这三个字,这几只瓶子就异常沉重起来。筑基液,每瓶何止十金,这几瓶就是一笔小财啊,何况真正能买到的筑基液必竟少数,这几瓶真要是喝下去,对二人灵力的提升将有极大的好处。早听说二支一直给路凤单独吃些重宝药,二人妒嫉羡慕之余,也盼着家族能分给二人一些有助提升的药物。没想到,今天长叔一次就给了他们这么多,如何不欣喜若狂。

    二人乐了好一阵,路从苛忽然将药液向路天辰递回。

    “你干什么?”路天辰奇怪。

    “长叔,我不能要你的东西。这些好东西你都自己用了,将来好打路凤那小子,打得他满地找牙,看他们二支还敢不敢再说一句欠揍的话。长叔,你代表的就是我们长支,这几瓶药别让我们浪费了。”路天辰看过去。路从苛眼里竟然闪着泪花。他心中一震,自己这几年不觉得,原来自己的身后还有着同族的兄弟。

    “……我还有很多。”路天辰说道。

    但那二人已经不再听他说,把价值不菲的天心草筑基液放入他和怀,转身就走了。走时一跛一拐,看来之前的那一场打斗,实在是吃亏不少。

    路天辰眼中发涩,作为长支中的他,其实一直处在自我的封闭中,很少真正想到过,长支中其它的弟子的想法。

    虐吧,路凤,你还能狂到什么时候!

    当夜,当路天辰从光属修炼中退出来,他的面前正呆若木鸡的坐着二女,一直对着他看,似乎他就是一出好剧。

    “你们怎么不去睡呀?”路天辰问道,心说你们等我也不去。

    “你自己看看她这个样子!”小冰儿忽然气愤愤的说道,她一指一边的美珠。

    美珠捧着她的小脑袋,一直对着她的大哥哥发呆。

    “拉她去睡也不去,我自己又睡不着,得有个人陪我啊!”小冰儿说得委屈又理直气壮。

    “去睡吧,美珠。”路天辰劝她。

    美珠一笑,轻声说道:“好久没跟大哥哥一起练功了,我想好好跟大哥呆一会儿。”

    路天辰知道这个小丫头看着单纯,但是心思极重,后一句不对,她又要伤心出走,一时不敢多说,只是伸手过去,如同在东方家密室中的一样,完功后就在她的头上弹个小小的爆栗。

    美珠极其享受的爱死了这两弹。她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这个大哥哥,这个将她从重伤中救出的人,这个一直地半年时间里,天天风雨无阻的给她温养身体的哥哥,这个一举让她成为武者,成为家族及至整个千邺城最大天才的大哥哥,这个……她的初恋的初吻的初抱的人,多少个第一次……

    她鼻子很酸,只是不愿意他不高兴,没将眼泪落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