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一十九章一万赔一
    “不如,我把被子搬到这里来吧,”冰儿忽然想到一个聪明的主意,欣喜的大大打了个哈欠,立刻胸前起了一阵小波浪。

    路天辰看看二女,已经是后半夜了,二女眼睛都是红红的,他一笑直身,说道:“用得着那么些大麻烦吗,我们这就去睡,修炼,滚他的大鸭蛋去吧!呵呵,”

    二女大喜起身,三人六手相牵,一同进入卧室。

    冰儿早睏得不行了,进屋就脱得光光的,一头扎到床上。

    美珠一脸羞红,熄灭了蜡烛,轻轻偎着路天辰躺了下来。此时此刻的路天辰左臂上躺着一个满体清新有小冰儿。另一只右臂上则枕着另一颗流淌着夜兰香的发油气息的小美珠的一头秀发的小脑袋。她轻轻的靠过来,在黑暗里,她才鼓起勇气,蓦然一下,将自己的小脸轻贴在他的脸上,一阵清凉润滑,路天辰正心旌摇动,一张温软湿润的小嘴凑到他的脸畔,轻轻地颤抖着印地了上面……

    秋风日凉,十月十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节,星源城里也并没有多少人家,对这个日子有什么精心的准备。

    但是路家不同。

    这一天是路家老祖宗置下这份产业的第一天,也就是多少年前的今天,路家人在无数拼杀后,终于有权利大摇大摆的进入这座原属于他人的大宅院。

    这一天对于路家,就是国庆日。这天一大早,路家的上千下人就忙碌起来,先是大小车辆拥入,车上的菜蔬,鸡鸭鱼肉,各种海类,山类。各种各样的,稀罕的,叫不出名字的野物,活的死的,热的冰的,干的鲜的,果品糕饼,一应该准备的东西,一辆接一辆的拉进府来。

    而各地各矿各酒楼各盐场各钱庄各码头各产业的主事人,也都在中午之前必须进入路府报到。诺大的路府,一时间人来人往,比过年还要热闹。张灯结彩,大放鞭炮,在长支的大府内,一处占地极广的地方,也正紧锣密鼓的搭建着一座高台。

    台高三丈,搭得气势非凡。而在它不远的地方,一块占地十几丈的大擂台,也同时搭成。

    今晚,在这个台上,将有路家的武人们上演一场精彩的挑战赛,最后的胜利者,将得到家族中地级武技相送。

    中午时候,路家的几个大的分支,几万人的一场大宴,就从路府一直排到了大街上,路过的百姓,每人都能讨得一碗酒喝。

    然而,在这个热闹的背后,人们能清晰的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暗中浮动。总有一些人进进出出,脸上显示着与气氛不合的紧张。

    路天辰一直没有出来,他坐在修炼室内,双眉微皱,身上白光浮动,光属灵力将小小修炼室填满了。

    他从一早醒来就一直坐在这里,体内的光属灵力越聚越浓,在小树上成了一道光柱。

    老玄头神情专注的守在门口,捧着一本路天辰翻烂了的书,看得津津有味。

    二女怒气冲天地蹲在他的身上,狠狠的瞪着他。

    他不让她们进去,老头用布出的强大灵力,另她们想靠近一步都很困难。

    “臭老头,”小冰儿恨恨的咒。

    老头理也不理她们,把一本书的这一页直看了二个多时辰,再笨也能背下来了,他却还在看。

    有人打门,玲珑过去开了,忽的一下,进来十几个长支小辈们。

    路从苛一马当先。十几人个个脸孔通红,怒气冲天。

    路从海喊声:“长叔快出来,我们弄来了好东西。”

    十几人一番寻找,终于来到了密室前。

    “你们干什么?”老头终于放下了书。

    “我们找长叔,这是我们找到的毒药,只要碰到路凤的身上,那小子就当场抽疯,再也打不成了,呵呵”

    老头一愣,“还用得着这个吗……”

    “用得着,用得着,”十几个一齐叫。

    “怎么回事?”老头对那个托在路从海手上的黑色小瓶很忌惮。

    “他们二支太欺负人了……”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气得哭起来。

    “什么事啊?”冰儿很好奇。

    “长叔跟他们二支的路凤挑战,他们把赔率提到了五千比一,押五千两赢长叔一两,有这么羞辱人的么,最可恨的是我们长支也有不少人买他们赢,买长叔的还不到三十两,我们一气,就都把钱拿出来押了长叔,输也不能输得太跌份了!现在我们几个手里的那点钱都跑到二支手里了,那是二年的积蓄呢,海哥就想了这么个法子……你怎么啦?”

    小孩子一愕住嘴,只见老玄飞快的各个口袋翻找,口中一直不断的喃喃低语,过了好一阵,大家才听明白,他一直说的就几个字:“我发财了……我发财了……”

    他找遍了全身,最后一共是六两七钱散碎银子,也不知道藏了多久,肮脏不堪。

    “快带我去押,他们不会不收外人的注吧。”

    “不会,只要是押长叔赢的他们一慨收下,押路凤似乎不容易……”小孩子有点发愣。

    “那我们快去。嘿嘿,想不到我老头也有这么好的运气,白拣一大笔银子……”他再也顾及不上给路天辰守护,拉着那个小孩子一阵风跑出去。

    一屋人愣了一会,冰儿忽然说道:“小姐姐,你没银子吧!”两只大眼烁烁放光。

    “……有一点,几十两吧,”美珠说道。

    “……那还等什么呀!我们发财啦……”小冰儿兴奋得小脸通红。

    美珠这才反应过来:有谁能打过这个修炼速度变态的大哥哥吗?武者巅峰,哼,武将巅峰还得是风属跑得快才行,不然也就是一击两击的事,他就没有了……

    两个小姑娘拿了银子拉了个少年,兴奋的跑走了。

    “玲珑,看住他们,别打扰了大哥修炼……”美珠回头喊了一声。

    ……现在才想起来炼啊……

    众少年面面相觑,心说这钱打水飘的门儿越来越大,好在大家只是赌一口气,根本就没指望再拿回来。

    一行人来到了投注的地方,这是一处很偏的角落,要不是有人带领,想找到这儿还真是想也别想。

    但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上百人拥在这里,里面吵吵闹闹的要打起来了。

    “这不就是想羞辱长支的人么,这么一会功夫,赔率还涨,你就那么认定我大哥非输给你们那个鳖儿么?”

    “不服,不服就往上押,别瞎汪汪,”

    老头跟着那个少年一直往前挤,终于来到了一张桌子旁,桌子后面正坐着一个面白体胖的小个子,看样子已经十五六岁了,手里拿了些银票,不住的挥动。

    他的身前,两伙人怒目相向,剑拔弩张的眼看就要大动干戈。

    “别打架,别打架,”老玄头连声劝解。“这是生意么,犯不上打架。”

    他看了一眼桌后的那个少年,一脸艳羡,一脸巴结的笑:“嘿嘿,小哥你真是个人才。你怎么想到的这么个好法,又赚钱又有趣。”

    那少年得意地一笑,挥舞着手中的银票说道:“不算什么,老哥也有兴趣赌上一把?本赌不限时日,直到开场为止。”

    老头忙问:“现在是多少赔多少啊?可惜我的银子不多。”

    那少年说道:“买我哥七千两赔一两银子。买废物赢,押一两银子就赔你七千两。”

    他话音才落,一少年扑的一下揪住他的衣领。:“怎么又涨了一千两?还有完没完了!”

    场面顿时又是一阵乱。

    老玄头急忙劝解:“慢来,慢来,原来那个路凤就是你的哥哥啊。两个都是天才,厉害,厉害!”

    那少年挣脱出去,叫嚣道:“我坐庄,我随意涨多少。现在还涨呢,就一万赔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