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二十一章突来之人
    路从苛气得吃不下,气呼呼的问身边的路从海:“路大哥不会不来吧,他这时候炼的什么劲啊,唉,早晚也是一场羞耻,打也是打不过那个畜生的。”

    “算了,指他真不如指自己,我们还是想着一会找回几场面子吧,吃饱了,就有人挑战了,说什么也要上去打两场,再不济也拉下两一起死。”说着看了一眼,另一边的二支,那里人人趾高气扬,一连五年,都是二支的战到最后,最后的地级武技就眼睁睁给了他们。再这样下去,拥有五本地级武技的二支就要压过所有分支,成为最牛掰的一支,再碰到他们更加的不可一世了。

    “哈哈……”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就从二支的群里传过来。

    路从苛忽然从心底里叹出一口气来。

    此时此刻,路天辰再次回转,他也没起身,直接将又一枚四重境的地宝强灵丹放入口里,然后再一次进入修炼中。

    体内,碧绿小树已经处在一片白光之中,照得小树透亮一样。

    门口处,二女与玄空玄低头百无聊赖的翻着路天辰的破书。他们这样坐了近三个时辰了。

    将要吃完时候,突然有一人跌跌撞撞跑了进来,一头扑在前面高台下,失都必须大叫:“大爷,不好啦……白铁矿出事了!”

    这人一身破烂,身上血迹斑斑,而且还有新鲜血液不断滴下。

    全场子几万人,立刻静下来。能有人敢闯进路家大庆的演武场,若不是实在有惊天的大事,就是这个脑子出病,疯了!不想活了!

    “什么事?”路逢春刚想让他起身,到近前说话。没等路逢春说话,一边的路逢笑问道。

    “大爷,有人卷走了白铁矿的金箱,里面的三十斤神铁不见了。”

    “啊……”

    台上人都是大惊。

    神铁,每斤价值十万官银,而每一年也不过就是这几十斤,能从特殊的矿石中提炼出来,卖给皇室。这种铁能制成最好的护甲,万斤的巨力集于一枪飞刺,也不会穿透它的防御层,就是说,有一人穿上它打制的护,在一位武将面前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而有在于它能打制得极薄,两三斤就足以装甲一人,这就替代了百斤的重甲加身。

    这样和一支队伍,百人足以对上几千人不惧。只管杀就是,用不着管对方的兵器刺向哪里。

    珍贵的原因就是它比金子少得多。

    整个炎夏帝国,也就是路家的白铁矿发现了这种矿石。

    而之所以藏于金箱之中,是因为今年皇室的要求,要五十斤一同进京。

    一下子没了,路家就面临着的绝不仅仅是上百万两银子的事,还有的就是朝庭的责难。那才是致命的,你想用这批神铁造反吗?卖给敌对势力了吗?种种责难不用想就能找出几条,每一条都让强大的路家,走上一条不归的路。

    台上族里的精英,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

    “发生这样的大事,怎么才来报告!”路逢笑怒喝道。

    “……二爷,有人看到是路逢礼大爷,进入金库后,就一个人背着个大包袱走了,还以为是逢礼大爷奉命拿走了,谁知道大爷一去不回,到现在已经有十天了。”

    “十天前丢的!”路逢春不可置信的看着下面之人。这个人他不熟,看样子是家族中的一个小管理。

    “你们怀疑是路逢礼偷了神铁?”路逢笑问道。

    他用了个偷这个字上,让路逢春很不舒服。

    “是的,逢礼大爷从金库出来就打马走了……再就没人能看到他,”那人说道。

    “胡说八道,逢礼怎么会拿自家的东西!”路逢春怒喝。

    “大哥,”路逢笑忽然起身对家主说道:“什么事也不是绝对的,你记不记得,上回月初时我就同你说过,逢礼最近总是沉溺于声色场所,又沾上了赌,我早就提议你换掉他的主事一职,而大哥你总是念着他是一家兄弟,长支中的重臣,迟迟不肯下定决心,现在弄得家族很被动,若是惊动朝庭,怪罪下来,咱路家就算毁到这件事里了。”

    路逢笑这样一说,人人脸上变色,家族再大,一牵扯到朝庭,覆灭只是一夜之间的事。

    “大哥,当初我就百般劝过你,路逢礼这个人用不得,你总念他是你长支中的一员,就是下不了决心,这样的家族大事,能感情用事么,现在可不是害了大家。”路逢笑朗朗说来,一字一句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来了……

    路逢春心想,这一招还真让他措手不及,若不是儿子早一点提醒,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是二支苦心经营的一部分。

    还不算完,应该还会有……以路逢春的阅历,这才刚刚开始。

    他游目四顾,还没看到儿子前来,他在干什么?

    果然,那个报信之人还没退下,另一个人就又来了。

    跌跌撞撞奔进一人,扬声大呼:“不好了,大爷,大事不好……”

    路逢春一看,这人认得,正是北山马场的老苏唯,这人五十多岁,为人忠厚老实,虽然一直待在路家外门做个食客,但已经在路家二十多年,深得路家上下的信任。

    “怎么回事?”路逢春问道。

    “大爷,北山代为军机处喂养的五百匹追风马,昨晚被伏牛山的山贼给抢去了,一匹没剩啊……”老头浑身乱颤,说得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伏牛山贼?怎么可能?那都是军马,他们活够了……”路逢春的头嗡的一下大了许多。代养的军马,那是半点差错出不得的,不然就等着军队上门吧,他们可不管你是什么家族。

    “山贼怎么敢抢军马,他们真的是伏牛山的么?”路逢笑问道。

    “……老奴不知,他们自己说是伏牛山上来的,我相多半是假……”那人说道。

    “北山马场,有人员伤亡吗?”路家主问道。

    “死了几个武将,他们就赶马跑了。”老头说道。

    “那么路逢虎呢,怎么没看到他来?他也伤了吗?”家主问道。

    “……逢虎大爷他……”老头纳纳的不敢说。

    “快说!”路逢笑喝道。

    “是,是,大爷他出去喝酒,已经十几天没来了……”老头低声说道。

    “你是说他一直就没在马场?”路逢笑怒了。

    “……一般马场也没有什么事,大爷他安排完事,就走了,一般半月会回来一趟。”老头说道。

    “大哥,这是你允许的么?”路逢笑沉声问道。

    “我何时说过让他离场,一定是他贪杯误事……”路逢春蓦地住嘴,一脸诧异的望向路逢笑。马场上向来无事,而且自从接下代养军马的活,就更没人敢干打马场的主意,想当年这个和军机会的生意还是路逢笑揽下的。

    这里边肯定有人作为!

    想到这里,经过无数大阵仗的路逢春反而坐了下来。

    他一脸平静的对那个老人说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我明天就会解决。”

    老头答应着退了出去。

    “还会有什么事吗?”他忽然转头问路逢笑。

    路逢笑与他的目光一对,两人同时都明白了,对方已经清楚的自己的意图。多年的一层纸终于撕开了。

    十年等这一刻的路逢笑,轻轻一笑,说道:“我没有什么事,不过逢吉这趟回来一定有什么事要说。”

    他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某处的某人,那人立刻心领神会,起身,来到了场心,躬身说道:“家主,我这趟回来,就是关于张也郡路家海运楼被人抄的事。”

    他说得平静,听的众人就吃惊不小。张也郡,古维家的主城,路家在那里只有一座酒楼,海运楼。

    海运楼一共十六家分店,每年给路家增加百万两银子的收入,难道这个家族大产业也出事了,今年今天是怎么了呢?

    “你说。”路逢春彻底看穿了他们的把戏,他也就平静了。

    “酒楼一向是路逢庆大掌柜,但他前日里被古维家的人给抓走了,不过不是在咱路家抓的,而是在一个古维河的偏房夫人的闺房里抓走的,那是古维河的第十六个小妾,听说过门也就四个月,古维家的人一怒之下,就把海运楼给砸了。并且派人封了起来,不准再有人进入,专等着咱家去人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