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二十三章比试
    一位年青统领打马走出队伍,高声叫道:“大太爷爷,小人是路山,二支中的第三代,我不能把自己绑了,我今天只是奉命维持这里的秩序,没人捣乱我们就不会乱抓人的,你还是先听听大家的意见吧。”

    说完一扬手,他的身后,是上千人的铁甲卫队,一齐顿了下手中的钢盾,齐声吼了一噪子。

    “吼……”

    千人同时出声,声音直震得人,心旌摇动。

    “你们真是反了……”大长老恼怒交加。

    “逢春……”他向路逢春叫道。

    路逢春淡然说道“今晚是家族的大庆,别在今晚兄弟相残,逢笑,就在你掌握的铁骑卫里,长支也有那么百十位吧,真打起来,他们不一定帮你的。我们别搅了族庆的喜气,逢笑,我看,还是先看一看小辈们的挑战吧,等今天,他们有的盼了很久,别让他们失望。有一件事,你是一定要说的,就是路凤,你一心想让他超过所有的小辈子弟,从而名正言顺的成为下一代家主,那就让我们所有人,看一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路逢笑一愣,没想到到了这个关头,他竟然还会提出来看小辈们的挑战。难道会有什么花样吗?

    他想不出,现在的局势对于他来说,已经明朗,要是二支小辈们,路凤上台再有一番压倒性的表现,那今天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小辈中,只有他的儿子才是出类拔萃的天才少年,这是路家上下公认的事,也只有自己儿子这样的天才,才有可能继任下一代的路家家主,难道会让那个公认的废物来统领这数十万人众吗。笑话!

    想到这儿,路逢笑应道:“好,就让大家先看过小辈们的玩闹,再说说关乎路家兴亡的大事。”他一领路逢吉的手,二人退到一边,千人的铁骑卫在得到他的暗示后,也退成一个包围圈,连带着将高台也包在其中。

    他们之中,有三十人,身上着的正是神铁甲,三十人就是三十个武将巅峰,所到之处,人人侧目。

    下面长支中的小辈子弟眼睛已经血红了,今天的一战,意味着荣誉与家族的兴衰。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一个出场,长支的路虎,武者一重境,一跳上擂台,小家伙就直指二支群,“来吧,长支的小爷就教你们点做人的道理!”

    他的话才落,就有人跳上台去,正是二支的路豹,一虎一豹,二人也不多说,就在宽大的擂台上大打出手。

    路豹是个武者二重境的灵力,这一交手,马上就分出了高下。都是路氏长拳,一个金属,一个火属,两属都是攻击性极强的灵力,拳一动则灵力劲直扑对方,路虎无论气势和实力上,都要逊色一些,打了十几个回合,路虎就处在了挨打的境地了。路豹连连进击,每一拳拳风都要突出一尺远去,都让路虎退上一步。

    路豹拳势如虹,一式连着一式,本来每一招彼此都清清楚楚,但在路虎手中,这套路氏族就成了硬砸硬轰的乱锤,一阵拳头众路虎的头上雨点般落下,路虎一直退到了擂台边上,不肯认输,再也无法后退,就一条腿着地的挡架着路豹没完没了的拳击。

    “认不认输!”

    “认不认输!”

    每一拳都让这个少年脸上一抽,终于一口血喷到台上,一头掉下台去。

    抬回长支阵营,路虎一边吐血,一连挣扎着还想跳回到台上去。

    路从海一起身跳到台上,他比路虎高上一重境,这一阵就打得更是艰苦,一直过了半个时辰,浑身是伤的路从海才一脚将路豹送到了台下。

    长支中轰然叫好。但每人都看得出,路从海已经无法再战了。

    路从刚跳上。

    这一番挑战完全成了长支与二支这间的拼斗,其余几个小支,只是在一边看着,没人愿意搅到这一场家族的纷乱中去。这一场乱让他们措手不及,一时间各支的长者,都没想好该怎么应对这样的事,支下的小辈更是看长者的眼色行事,就成了一场观望的局面。

    你来我往,十几轮过去,台上此时站着的正是和支中的路从苛。

    一连二人,都被他轻松打下擂去,二支一时间没人再上来,全场的目光就都投向路凤身上,台上的路从苛,也是一脸杀气的直看向他。

    路凤站了起来。这个路家公认的天才,现在已经成为武者九重境,真正的武者巅峰状态,他轻蔑地站起,随手扔了身上的绿色披风,虽然深秋天已经有些寒了,但一名武者,还是用不着什么披风,穿上它完全是个装饰品。

    走上擂台,面对着路从苛一双愤火眼,路凤实在是有些无语,一个武者巅峰,去打一个武者五重境的对手,他根本用不着出全力。

    扫了一眼台上,长支的二位长老已经沉静下来,结果已经在预料之中,再看下去也不过是个过程,长支小辈中,十几岁的少年里,只有一个路凤才高出一大截,这是公认的。二老面面相觑,都在想一个问题。就算二支今天不闹,下任的家主也极为可能就是这位二支的路凤,到那时还是由二支掌权。

    看来只是早晚的事,长支长达上百年有家族管理,就要移交到二支的手里,这个最大的,拥有祠堂与大演武场的,路家大院,也就有可能让给二支人入主了。

    二老脸上有着不可名状的凄凉。

    路凤看着一脸怒气的路从苛,嘴里竟然发出吃的一声,鄙夷到了极点:“还打么?”

    “当然!”路从苛灵力尽出。

    “你们那个废物呢,说实话,我只有兴趣同他动手,我要一下一下的打到他跪地不起,跪在我面前求饶为止。”路凤说得声音很低,低到除去他二人,别人根本听不到的地步。

    “等着吧,看你们二支能得意多久。”路从苛再不废话,一拳虎啸平阳,挟着激愤而出,轰然的砸向对面的路凤。拳出如电,拳头前,一只虚形灵力直扑出半尺开外。这一拳拳风,架势,神完气足,单看这一式,已经有了大家风范。

    但是……

    一只尺长的金属灵力盾挡在他的拳头前。

    灵力盾的释放不是所有的武者都能做到,它的出现直接说明了释放者体内的灵力强度和精纯度。这只武盾一出,台上的众人心里更是一震,想不到路凤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能释放灵力盾的地步,那还比什么比,路从苛只剩下挨打的份了,以下的挑战完全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啪!”

    拳劲砸在了灵力盾上,金光一现,路凤轻声一笑,笑声里已经冰冷一片。他抬起左手,那里,一只小巧的灵力刀出现在臂膊上,金色的灵力能量波在刀上莹光闪闪。

    这只灵力刀一现。数十万的路家人就都张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竟然……

    所有小辈中,灵力盾已经成为奇迹,武兵器那是想也不敢想的,现在就出现在了路凤手中,谁还能不说他是天才,短短两月,不但升了一级,还凝出灵力盾,灵力兵器,这种修为速度已经大大超出了众人的想像力。

    路逢笑嘴角现出一丝笑意,玩味地看着那个台上,他卑躬屈膝了二十多年的家主,此时此刻的感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那个位置明天就是他的了。二十年磨一剑,这一剑得来真正是煞费苦心。

    路逢春忽地站起,大手一摆,喝道:“不用比了,路从苛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