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二十四章对战
    话音落,路凤就像没听到一样,手中金属灵力刀划出个漂亮的弧度,金光一闪直劈向对面的路从苛。

    “金刀诀!”高级低重境武技。

    对于一个武者巅峰,高级武技几乎就是他的顶点。这一只金刀诀压力就不是低级武技所有挡得了的。

    路从苛避开了。身形转动得超出了他平时的水平。同时他的一拳再次砸了下来。

    路凤一刀走空,见对方拳来,直接挥灵力刀接上,。路从苛只好收回后退。

    刀光在他的身前起了一片,一连的几道刀光使得路从苛后退的速度猛然达到了极限。

    “轰,”

    刀在眼前,劈得毫不犹豫。

    路从苛只有退。一边的退出刀光,一边寻隙攻击。

    但路凤急于表现的心,已经不允许他再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他的灵力刀光已完全掌控了擂台。

    ……再退一脚,脚下蓦的一空,路从苛一惊,强行收回已经出了擂台的一只脚。而此时此刻,全身都在灵力刀下,避无可避,路凤轻轻的嗤笑声就响在耳边。

    ……忽,刀光砸眼生疼。

    路凤一点收手的意思没有,他已经决心要让对方见到血。

    电光石火中,路从苛猛然大喝一声,一只淡然的火属灵力盾勉强伸出体外,在手上一明一灭。

    “砰!”

    红光一现,这只灵力盾,随手碎去。但缓得这一缓,长支中的路逢武已经扑到台上,一回身,将他轻轻送到台下去了。

    他目光沉沉的看向路凤,一只灵力光盾在他的手上格外的威风凛凛。

    武将二重境。他人已经三十六岁,没资格同还是孩子的路凤伸手。

    他沉声喝道:“同族兄弟,已经赢了,非要弄出伤来吗!心胸狭窄,能做什么家主!”

    喝声隆隆,人却飞身逃回台下。

    路凤惊怒交集,在台上趾高气扬的来回走到,一双眼始终对着长支阵营。脸上的神情下流找抽。

    “来打啊,长支不是老大吗,怎么没人了,我等着你们来教训我呢,一个不行就来两,我们被你们欺负惯了,也不例外在乎多来几个。”

    一刻钟就在他这种无休止的羞辱中渡过,漫长而无耐。

    一个少年从人丛中站了起来,一步步走上台去,

    路从海。

    吃过伤药后,他还是没有恢复,面色惨淡。

    “来吧!”他沉声说道。

    “嗤――”

    路凤嘴里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声音。比他出手打人还让人无法忍受。

    路从海扑了上去,咬牙切齿,横出一拳,这一拳集中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足以打碎一块石板。

    路凤笑了,一种狰狞在他脸上散开。他不闪不,而是将一只同样招式,同样方位的路氏拳打了出去。拳未及身,灵力劲却先一步到了。

    “嘭!”

    路从海手上发出一种骨头碎裂的声音,喀的一声,他沉闷的哼了一声,退出两步,一只右手垂了下来。但只是倾刻之间,他的左手就爆发出更强大的攻击力。

    人们震惊地看着,看向路从海的目光都是一疼。

    同样的一式再一次从路凤的手中发出,路凤毫不留情的竟然用了同样的一式,而且力量大过了头一拳。

    “嘭!”

    “喀!”

    路从海再次垂下另一只手,但他喀的一咬牙,抬起了他的脚……

    台下有人哭叫,正是他的妈妈,一个三十七岁的女人,撕心裂肺!张着两手想要冲到台上,而他的父亲,也已经扑到了台前,却被路逢吉拦住了。

    用不着动手,两人差距太大了。一个武王,一个是武将。但是武将还是一连的三击,劈头盖脸的击落。

    路逢吉连动一下身子的意思都没有,用一只灵力盾就全挡了回去。

    “住手!”有人喝过这一声,身体如了只大鸟一般飞过了这二十几米的距离,向台上落去。

    蓦地,台下也是起了一阵风,另一个身影同他在半空相撞,轰然的大响就在二人相接处,爆了开来,震得众人耳内生疼。两个人几乎同时落在了台上。

    一个身凝如山,一个飘忽灵动。一个是家主路逢春,另一个就是他一直好得如亲兄弟的路逢笑。依然笑容满面,笑得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卖力。

    “嘭!”另一响就在他们身边响过,路从海哼了一声,他的脚在路凤的脚下软了下来。

    单腿而立,路从海已经再也无法攻击,但他如火的眼睛直直的射向对方,鄙夷不屑的话语从他咬牙切齿的嘴里,同血液一齐喷出。

    “人渣!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路家的家主!你差得太远了!”

    路凤轻笑:“我不能谁还能!”压抑了近十年的情绪让他这一刻的狂妄达到了极点。

    “我们的长叔,他不用出手,你就输了,你照他差远了。”

    “是吗,”路凤环视四周,摊开两手,问道:“你说的那位长叔,他在哪呢,他明知我今天要挑战他,他的人呢,你告诉我。那位缩头乌龟老大还能不能出洞了……”

    他戏谑的话语立刻在二支的群里绽开一片笑声,鄙视和漫骂再也不用遮掩,一浪高过一浪。

    “废物!……”

    “缩头乌龟!”

    “人渣!”

    “早屁滚悄流的逃了,逃到小妞的裤衩里去了,哈哈……”

    “逃回东方家去吧,别出来现眼了……”

    ……

    “你儿子就不能出来比试一下么?还要护到什么时候?”路逢笑笑着说道。他充满自豪的看看自己的儿子。此时此刻的路凤比真正的家主还牛,扬面向天,面露饥笑。

    就该这样!路逢笑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对着长支笑了,想到这儿他才第一次收起了已经笑得麻木的脸。

    “他会来的,你的家主之梦,终究也只是一场梦。”路逢春安静的说道。

    “路逢春,你还想什么呢,你的儿子呢!你说的一定来的儿子呢,我们等得太久了,每到关键时刻就看不到他,家族大考核,你把他护起来,这一次还是逃了,你究竟会不会管教儿子,你要是连儿子也教不好,还有什么时候脸做路家的家主?”

    “他比你儿子优秀一百倍。”路逢春说道,目光焦急地看向儿子的住处:又出事了吗?不应该的,一个武圣在他身边还有他一身的自己也及不上的灵力。

    但他的心还是沉重。

    “到此结束吧,长支的人从此搬出这个路家的大院,这个院归二支了,你听明白了吗?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路逢笑一脸厉色的看向他。经过这一次的撞击。他已经明白自己一直刻苦暗中的修炼,此时此刻,他在百招内已经能够打得赢面前的这座山了。

    他非常的渴望能同他一战,打到他跪地不起一直是他最大的梦想。

    “你还没听明白吗?这里现在我说了算,你得收拾一下走人了!”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高台上的一人沉声哼了一声。正是长支大长老。

    “大哥,逢笑虽然说的过份,但就算现在是逢春执掌,下一代的路家家主眼看着就是路凤的事,难道家主还用一个废物不成,要是连武王都达不到,路家就只能退回到二流家族之列。”一边的三长老说道。

    大长老登时无语。

    “从此以后,我是路家的掌门人,而二十年后,我的儿子,路凤将继任下一代家主,这是铁定的事,你那个废物儿子好好给他做一个下人吧!”他说道。脸上因为得意而有些通红。

    “谁做奴仆?”

    一个声音接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分开的人丛中走来。他的身后是一个瘦得只看得到骨头的大眼睛小老头,再后就是两个绝色少女。其中一个有些无良,身上只有一件外衣,里面晃晃荡荡,真空上阵。但她顾盼自如,嘻笑不忌。

    路天辰经过自家长支的阵营,无数的目光让他心头狂震,这是一种巴望,一种渴望到极点的目光,还有对他的一种恨意,恨铁不成钢!然而,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上的沉重,如山般的一齐压向他。这目光中有血有泪,长支近百年的荣誉就全放到了这个才刚刚十六岁的少年身上。长支已经输不起了,如果从这个院中被人赶出去,那么下场就不如一个五支以外的小支,一切的打压和鄙视将让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一支,彻底杯具。

    近万人,就默默看着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