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狂战三长老
    老头不足一米七的身体,猛然一弓,刀就直直的刺出。精纯的上百年的灵力火,直扑出三米之外,刀前,竟然带着啸叫的形成一只虎头之形。

    “这是烈虎刀啊……”大长老路开山一惊,没想到三弟竟然偷偷将这个家族绝学练成了,历史上只有三位先人练成过。其中之一就有他的大哥,英年早逝的路开沌。这套高级高重境的武技,并不逊色于任何地级的,只所以没进入地级之列,就是因为它的难练,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

    但一旦练就,他就可以横行于炎夏帝国。

    想不到他竟然练成了。

    路天辰迎了上去,他体内唯一能够与三长老相抗衡的冰属灵力,这一刻达到了巅峰,手中的灵力刀直达一米外,他没有用灵力盾去接,而是直接用天涯劈迎了上去。

    “木秀于林……”高级高重境武技,化成一片寒冰之气,迎上。

    “轰!”

    两人一齐后退。再一次猝然扑上。

    高级对高级,一个冰属的武王巅峰,一个火属的八重境大武王,二人以死相拼,冰火两重天的境界就从二人的不继对轰中爆出。

    每一击,路开林的烈虎刀就在刀头处张开一只虎头来,威势一次强过一次,似乎每一击就增加到一分力量。而路天辰则为然的步步为营,打得老成持重,不温不火的掌控着战局。

    “轰!”

    一击而退,地面上碎石纷飞,一条条裂隙就成呈现蛛网状慢慢的遍布于两人之间。看得人们惊心动魄,连连的后退。渐渐的,场中只见到一片白色的冰雾包着一团狂暴的烈火,在大演武场通红的灯火下,愈演愈烈。

    “嗤嗤”的寒冰气与火灵力相接,就发出轻声,也不知是冰灭了火,还是火蒸发了冰。

    过了二十几个回合,三长老路开林开始后退。灵力差着一重境,能打到现在已经是老头拼命的结果了。

    路天辰的目光越来越冷。二十四式狂涛诀用完了,四重轰在他手上无比沉重的挥了出去。

    冰属灵力已经完全压住了火属。路开林的每一击都渐感沉重,如同在水中挥刀,那种流畅已经荡然无存,一击出就是滞重,骨酸筋软。

    面对着四重轰,路开林连接下两击,第三重内力一来,腿脚一颤,只得收回灵力刀,将一只灵力盾支了出去。

    “轰隆……“

    连退了十几步,老头的目光有些凌乱,但眼中的血色却更浓了几分。

    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经拉开,路开林低低的叫了一声:“烈虎……”

    蓦然,空气中有些异变,老头不足一米七的身体更加矮小了许多。微弓着身体,老头束手而立,两眼直视着路天辰。

    路天辰蓦然地心头一震,手中的天涯劈飞速的转化成一只冰属灵力盾,神情紧张的盯着对面之人,强大的神识已经告诉他,极大的危险已经来临。

    身体一动不动,路开林直直的看着路天辰:“好小子,你是路家未来的家主,也是几代路家人修为将最变态的武者,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是这个国度里唯一的一位武皇,”他苦笑了一下,刻薄的嘴角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弧度,“你早就是一位武王巅峰了,你为什么不在大庆之前就展示出来呢?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还瞒着族人,就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二支的人么?”

    “我展示出来,你们就不反了吗?”呼修眼里还是没有温度可言。

    老头想了一下,然后沉重的摇了摇头,“也许会过些天……但不用就这么算了的,已经十年的准备,不会因为你而改变的。只会更周密些,先把你除掉。”

    “我想也是,所以今天我必须杀了你,二支没有你,不会有今天。尽管我父亲不会同意,但我不会再让三爷爷看到明天的太阳。”

    “嗯”路开林赞赏的点点头:“好小子,不愧是路开沌的孙子,够狠,够气魄!比我的凤儿强。只是好孩子,三爷爷今天只会带你走了,”

    说着,他的脸突然一红……

    “我必须给我的儿子,的二哥一个交待,一起死吧,下辈子别再托生在大家族……”

    他安静的说完,大眼忽然闭上了,一张嘴,一口气息就从他的身体里吐出……

    无尽无休的气息就从他身体里扑了出来,一只狂暴的如同浴在火中的赤红色的烈虎就梦幻一般的从他的身体里,突出出来,并且无限的生长起来,直达到五米高下,浑身浴火的灵力兽咆哮着向着路天辰冲了过去……

    达到二尺的巨大脚掌一落地,就是一个巨坑,石块一飞上半空,就在它身旁炽烈的火焰化成齑粉,它的身体在空气中形成气爆,两只红灯笼般的巨眼,喷出炽白的火焰,巨嘴完全能将路天辰吞进腹内……

    “辰儿,这是性命双修的神魂兽,天级武技,是路老儿生命力量的最后一击,灵力盾挡不住……”

    “……沙子!”路逢春失声叫道。

    众人抬头,遁着这清脆的声来处看去。一杆高达十几丈的大旗杆上,迎风立着一位白飘飘的仙子。正是白月沙。

    一个完美无缺的身影,满月似的一张脸,如同才从月上下来的仙子。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在那儿,什么时候来的,立在细如尖锥的旗杆上,稳如泰山。

    路天辰没有抬头去看,他听出是妈妈的声音,没有那个抬头的时间,灵力盾在手上消失的同时,他的双手环于胸前,一个上抬一只下压,一道灰色灵力波地手上生成,另一道却是亮白的光属灵力,两道灵力波在他的怀里发生着不断的碰撞,纠结在一起的两个截然不同的灵力波终于变化成一只无限旋转的巨大灵力洞,瞬间释放出去。

    破开一切的力量就在这个天级攻杀武技中撞向已经在他身前一米远的烈虎神魂兽上……

    两个飞速接近的能量钵就在路天辰身前一米处撞到一处。

    没有风,真气激荡本应该有的风暴之声,是撞到一处很久后才听到了众人的耳中。这声音让许多人仰面摔倒,许多人面无人色。这时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面幕布,从二力量体相撞处激飞起来。象一面透明的墙体无限制向天空延展……

    “轰隆隆……”

    地面晃动,山摇地动的声音就从武量波中发出。

    ……过了好一会,当人们以为时间停滞了,有了幻觉错觉的时候,两个能量体还撞地一处,只是相接处已经光华渐暗,光波一层层的激发出去。幕布有流光也晃晃荡荡的伸缩不定。神魂生命体的灵力兽已经变小了些,气焰也小得多了,但一直张着双手,大瞪着双眼的路天辰,脸色通红,如溢出血来一般,风能光能洞也到了能量枯竭的地步。

    路开林浑身颤抖,脸上明显的干瘪了许多,身子也似乎更矮了几分。

    两个人都到了生死关头,谁最先放弃谁就会进入地狱。

    玄空玄脸上汗水横流,到了此时此刻,谁也无法插手进去。他有些后悔莫及,当初就应该他亲自出马,一个武王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他看了一眼高空中那个完美无缺身影,她也是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流逝,路开林忽然向前走了一步……

    神魂生命体灵力兽似乎一下子涨大了些,脚爪下的土地更深的陷入。

    路天辰只觉得热血翻腾,内息有些混乱。风能光能洞到现在还在他的手上,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武技竟然能够持久释放,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这几乎就救了他的命。

    ……但是空了,身体已经空了,先前已经释放过一只灵力洞了,若不是他在最后时刻,光属灵力达到了武将三重境,现在他早就躺在在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