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一章睡觉的事
    路逢春前边带路,玄空玄与那个百人队长在先,余人跟在后面,一同奔大堂而来。

    下人们早就在准备晨宴,大堂里又是一番大宴摆下。

    路天辰动了动小冰儿,冰儿正梦得香,不耐烦的一甩胳膊肘儿。继续睡她的,但美珠醒了过来,好看的大眼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她身边的路天辰大哥哥。

    “你没事吧……”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着还在流口水的冰儿。

    “我要是有事,你大慨就不会这么睡了吧。”

    “你人好,永远不会有事的。”

    路天辰看看自己的一双手,这双手上已经送走了几百人,最多的就是伏牛山贼,而族里也有几人了。说自己好,连他自己都怀疑。

    象老师说的,妖怪!路天辰觉得老玄头真不是一般的有才!

    ‘你们都醒了,“冰儿终于张开眼睛,用力擦了下嘴边的口水。她的唾液腺体发达,而且不淌口水还真是睡不踏实。“我想回去继续睡,好哥哥,你陪我吧。”

    “好妹子,太阳都照屁屁了,该吃饭了。”路天辰好笑。

    皇家卫队百人长坐了上席,玄空玄会地下首,江湖海推辞不过,也坐在上座,各长老各主事陪着。路天辰原有自己的位置。只是他没办法坐到上面去。

    一群小辈们将他拉到下面,哭的笑的一门心思的敬他酒。

    正畅饮,在门处一乱,有人跑来,说道:“家主,路城主来访。在门外求见。”

    “让他进来吧。”路逢春说道。

    这个人是四支中的一位文人,从小就不习武,后来有幸考了个功名。正好皇上也觉得文人好管理些,一气提了几十个文官,他就顺理成章的回了星源。路家为他花的钱能堆积如山,但就是昨天那么大的事,他一直不出,装聋作哑,路逢春非常的不满。若不是早知道有事要发生,每年必到的他,一定会出现在家族大庆上的。

    新任管事的迎了出去,。过了一会,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大腹便便的进来。一见到前厅一连几席的金甲皇卫,登时就是一呆。

    跑步上前,城主路承山跑到前堂,在第一席前连连的行礼。

    “不知道大人来到,实在是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小臣的罪过……”

    卫队长罗立江站起一笑,说道:“城主大人言重了,本该下官先到府上一拜,只是公务在身,十九殿下之命不敢违。这才没去打扰。好在路逢春大爷没事,否则我们这些下属还真不好交待了。”

    “是,是……”路承山听他话里暗藏机锋,心头一凛。不知道家主还有这么大的靠山,否则说什么也要前来相助的。

    见过家主后,有人添上碗筷,他就在下首相陪。

    路逢春招呼路天辰过来给叔叔辈的路承山添酒。路承山连说不敢,消息灵通的他,早就有耳目报过了昨晚的一些经过,否则他也不能一大早赶来。

    看着这个以前一直忽略的少年,路承山怎么也想不到他能一举打杀两个长老,还有个大武王的路逢笑,这是足以惊动所有家族的大事,用不上多久,这件事就会让许多家为之坐立不安。有些人恐怕连饭也吃不下了。

    这件事就象在梦中发生的一样,不相信的人恐怕会多于相信的人。

    路天辰过来倒酒,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官。对于这个人路天辰没什么好印象,不过也算过得去。

    倒满后,路天辰就转到罗立江身后,给他也斟满。

    罗立江忽地站起身来,双手擎杯,微躬着身子,侧身而立,恭敬得如同面前的就是一位皇子。

    “多谢先生赐酒。”罗立江一饮而尽,等路天辰转到大长老身后才肯坐下来。

    路承山脸上的汗唰的落下来。

    ……自己刚刚忘记起身了!!多大的失误哇,这样的错误再有一次,他的官位就人点悬了。

    “本来十九皇殿下要亲自来的,”罗立江恭敬的对路天辰说道:“可是半路上有事,只好令属下日夜兼程而来,他一再交待,一切只听路先生你的指令,无论多大的事,会有他为您摆平,比如昨晚死的几个人,官府追究的话,就可以交给属下得理就好。”

    路天辰点头,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在外人眼里,此时的路天辰牛、逼得要上天了。突然冒出来个皇子,死皮赖脸的要给他撑腰,他还不咸不淡的连个谢字都没有。

    路天辰清楚,每个给与都是要索取代价的,一个谢字屁用不钉,有些事不是光靠说就能成的。

    当夜,江湖海来到路天辰的住处,他的身后跟着几人,武季,二邪虎,还有个眉目如画的一个俊美少年。小冰儿看到了,花痴样的看来看去,眨也不眨眼。那人脸上一红,忽然一把拉下青帽,露出一头瀑布似的华发来。冰儿吃了一惊!

    是个雌的!

    “路大哥……”

    路天辰一看原来竟是江冰儿。想想好笑,在自己身边晃了差不多一天,这才看出是她来。

    “胡闹!叫的什么!”江湖海沉声喝道。

    路天辰无语的看着这位不知道怎么教育过来的大师兄。不明白他的哪根筋不对。

    “……师叔。”低低的叫过,江冰儿清瘦的脸上竟然有一丝伤心。

    “你真是,叫什么无所谓的,你看看,我的宝贝冰儿,伤心了,她对我这个妖怪徙弟本来就有心,要是能成一对该多好……”

    “师父,那不是乱了吗?”

    “冰儿乖,不哭,有师公呢,师公给你做主。”老玄头看着冰儿从不点点长大的,为了这个小丫头,可以范任何的罪。别说这等小事了。这才是他的心头肉。

    冰儿脸上更红,想转身逃走,不想手一下被个小丫头跳过来拉住,好一番打量。

    “好姐姐,咱俩名字一样耶,我也叫冰儿,而且我也想嫁给好哥哥,还有那个小姐姐,咱们都嫁给他,这样就老在一起了,多么好啊……太高兴啦……这下热闹多了,晚上又多个人搂着了,咱四个一张床,一定舒服死了……”

    一屋子的人,呆若木鸡。

    “妖怪啊,妖怪!”老玄头一脸悲愤的看着这个关门弟子。

    “美珠,麻烦你先把这个小疯子锁到屋里去。”欲哭无泪的路天辰向东方美珠求救。

    连拖带哄,总算把这个炸弹连续轰的拖回里屋。

    路天辰让师兄等人坐下,玲珑奉上茶来。几个人就坐地桌前,说起分手后发生的许多事。

    听到路天辰遇到大邪皇的事,江湖海的震惊流于言表。

    “怪不得有一段时间,那附近的女孩子忽然不见了好多。邪功成皇,那是件万骨堆出来的事啊,师弟,师兄有一件事求你。”

    见他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路天辰头都大了,用脚后跟也能想出他要说什么。

    “我可打不过那个女疯子,她再把我给用邪法炼了,我看这件事要从长从长的计议了。”路天辰连连摇头。

    “可是这个邪皇也只有师弟你才有可能将来胜出她呀,师弟,你当要体念众百姓的遭遇,早一日除了她,就不会有更多的人受害。”江湖海说道:“只要找到她,清江团会全力以赴击杀她。”

    “大师兄,就算清江团战得一个不剩,她也跑得了。”

    “这一点我清楚,所以才会提出求你杀她的事。”

    “……那也得等我成了武皇的吧,不成我是不会去的,成了也得拉师父同去,谁让他摊上你这个好徙弟了呢。”路天辰看了一眼师父。那老头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一大把,悲伤的在手中把玩。

    “不,我同你去。”江湖海沉声说道。

    “那你快点成圣吧,不然我肯定不干的。”路天辰黯然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