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二章怎么做到的
    一直修炼,可是成为武皇的事,还是有点遥远。路天辰想到那个遥远的神源山,那里也许就有一个能给他第二个生命空间的神狼。他必须到那里去,找一找母亲的印迹。

    “……我想这件事也许三年后,就能为你办到。”

    “太久了。”江湖海皱眉。

    “那你自己来吧,大哥,我现在才是个武王,还是个冰属的,你三年成皇吧,这活给你了。”路天辰郁闷说道。

    “我……,我现在两年才上一重境,越往后晋级越慢,这才求你的么。”

    “等着吧,不就是武皇么,武神不敢说,一个小武皇还不是手到擒来。”路天辰轻松说道,一转头,见老武圣一脸的鄙夷。

    谈谈讲讲,到了中夜,玲珑送大家到客房休息,路天辰送到门外。

    刚回屋,玄空玄忽然转回,直盯盯的看了路天辰好一会,一脸忧虑的说道:“你感觉到了吗?”

    路天辰点点头。

    “看来我还是在这儿睡的好。那两个小媳妇睡了吧。”

    路天辰脸上现汗,“应该睡了。”

    “你怎么做到的?”老头诧异的问。

    “什么?”路天辰不明白。

    “……那个,小丫头也不穿衣服,你就躺在她身边……你怎么会还是童子之身呢?”老头一副不问出来就再也睡不着的样子。

    “啊……”路天辰汗流如注。“……我上辈子是太监!”他恶狠狠的说。

    “这倒有可能……”老头嘿嘿一笑,独自走进了书房,书房正在门口处,他已经在这里睡了一晚了。

    看着老头瘦小的身体走进书房,路天辰心中很是一番感动。这三天来,一直存在的不安,让他感到身边似乎无时无刻都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师父也感觉到了,妈妈也心有所感,这种感觉时常会突兀的出现在路天辰的身侧。

    十来年前的那场恶梦,又一次涌上心头。难道还会再来一次吗?路天辰微皱着眉头进了卧房。

    轻脚进来,两个女孩子相拥着睡着了,美珠在冰儿手脚的包裹下,表情痛苦。肚兜翻起,将一身春水无情的向路天辰涌来。路天辰连个灵力盾也结不出,任凭这致命攻击将自己打得脸容惨淡,内息翻腾,神经错乱。

    一个本身就是实质的大枪,暴胀而出……

    比较起来,冰儿更孩子气一些,毫不理会自己动作的夸张,把不应该露点的地方,全献了出来。柔嫩的肌肤象水晶冻一样迷花人眼。

    ……这屋子呆不得了,妖气太盛!

    路天辰蹑手蹑脚的走出,捂着他的裤裆。

    进入修练室,路天辰的一双手怎么也难从下面拿上来,脑海中全是水晶冻,鼻端似乎还能闻到那股处子馨香。这股气息就够他yy一晚上的了,闭上眼,他整个人似乎正被着小冰儿慢慢侵犯,凉而软的小嘴唇如水蛭相仿……

    真是他娘的刺激下流又舒服……

    “唉,妖怪呀,妖怪!”另一个房间里,老玄空玄无奈的摇头。

    同样的秋夜下,如水的清凉掠过小姑娘略在些单薄的身体。抱膝坐在石重境上,江冰儿一个姿势不动已经很久了。她不知道,一个七尺汉子正一脸怜惜的看了她好一会。

    姑娘该嫁人了,年龄够大了。

    “冰儿,睡不着啊。”

    “爹!”

    回过头来,江湖海见女儿一脸的落漠。

    “……他是你师叔啊,与理不合。”江湖海轻声说道。

    “知道,”小姑娘被看穿心事,并没有寻常小女生的扭捏。

    知道要来星源,小姑娘已经几夜睡不好,这个上进,奂俊,杀伐决断,天赋无人能敌的少年,自从上次一走,就让她再也放不下了。在她的心中,这样的少年几乎完美。

    而看过女儿几天来患得患失,时而雀跃,时而半天也不说上一句话,有了心事的样子,江湖海的内心何尝不是五味杂陈。一向男孩子气的女儿这次是真的受伤了。

    “我配不上他,他身边的女孩子都很美……”幽幽的说完,小姑娘转身回屋。

    星源的一角,一个瘦长的身影,闪过小街。

    这是间极普通的三间大房,这样的房子,这样的院子,在这座星源城多如牛毛。

    “笃笃笃”三声敲门声过后,有人飘风一样的来到门前,开了门。

    “回来了,八爷”开门人巴结的一笑。

    那人理也不理他,顾自进门,仿佛足不沾地一般,一道影子来到屋前,躬身说道:“大哥,当初我们错了……”

    过了好一阵,屋内才有人低沉着噪子,说道:“这么说老六和老九说的都是真的了……”

    “现在看恐怕是的。”那人忧虑的说道。

    “到了什么级别?那两人废物吓破了胆,一直说他到了武圣一级,这不是疯了吗?到了东方家还不出二月,就武圣了,不如说我是武神还能让人多信一分。哼!”里面的人说完,等了一阵。

    夜风过树,发出沙沙的细碎声响。窗外的人木雕一样的弯着身子,一动不动。

    “怎么?”窗内人猛然坐直。一惯轻描淡写的笑意从他的嘴边消失了。

    “他的身边有个武圣……”那么说道。

    “这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个追风鬼过来。只有你的轻身功夫,能让二百米外的武圣毫无所觉。我没问那个武圣,我是问那个废物!”窗内的人有些愠怒。

    “……是啊,我正要说的是,虽然没看到他最终的实力,但是那个武圣说了一句话。”

    “说了什么?”窗内人回过身来。

    “五长老要拼老命,问那个废物,还有力量杀他吗。废物说易如反掌。之后老武圣就说了一句,他说,他一个人能打他们两个武王,但如果对那个废物的话,废物不拼命就有把握,如果废物拼命,那就只能盼望他的风属灵力能让他跑得够快!”

    “咝――”

    窗内人发出一声抽吸。“你进来,细给我说说。”

    答应一声,瘦高的汉子小心翼翼开了门,垂头走了进去。

    室内很简单,一桌一床一椅,床上有一个人,斜斜躺在床上,一双阴骛的眼睛盯着来人,那双眼竟然微微的泛着幽蓝的光。一进入室内,一股冰寒之气,令瘦高汉子脸上一白。

    手上摆玩着一只玉球,一身白衣,一头白发,一张惨白的脸,一只瘦长的手,颌下无须,光溜溜的,同女人的下颌相似,这一点就说明那里并没有经过收割,而是从来就没长过。

    是个女子吗?

    绝不会是,一张永远三十岁的脸,瘦瘦的尖削,棱角分明。一抖白眉,他说道:“打得过武圣,你想说的就是这个么?”

    “是的,大哥。但不是我说的,是他身边的那个老武圣自己说的。”

    “……就不会有诈?”

    “也许……是真的!我当时很相信这句话,因为我就在二百米外,能感觉到这句话的份量。”

    “这怎么可能呢!”坐直身体,床上之人应该有一米八的个子,他轻咳了几声,伸手入怀,取出一只白玉小瓶,打开取出一粒只有两个小芝麻大的一粒,放入口中,眉头一皱,表情极其痛苦的吞了下去。

    “哼,半年成就一个武圣,打死我我也不会信,只有一种可能……”

    犀利的眼光一扫而回,他轻声说道:“……那不是他的力量!外来的,异体空间!”

    霍然抬头,对方一脸的不可思议。

    “您是说……在这个炎夏帝国这好象不可能发生的,没有神级的武者,更没什么神级的兽体……”

    “嘿嘿……咯咯……”床上之人忽然一纵下地,白色的宽袍大袖一挥,赫然的一面大红色的极其艳丽的骷髅头出现在他正面的衣襟上。那个红得极其妖异的血骷髅,一双大大的眼眶里却盛着一一汪幽蓝色,他发出一种类似猴类的声音,得意至极。

    “既然如此,我们还费的什么劲,你赶快滚回老山洞去,招集你们那些风鬼们,一同去东方家,控地三尺,给我把这个神级的东西给我找出来,马上毁了它,只要它一毁,这个废物就还是废物,再也用不着陪他玩了……”

    “大哥,你是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