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四章瞎子老八
    二女如雨下荷花一样,泪流满面的扑上来,两人横抱着这个一百二十多斤的大男孩子,一齐跑向她们的小院。

    她们的身后跟着族里的几个护卫。他们不是保护他,是等他上好伤药就把他扔到后院里的石室去,开始为时半年的面壁思过。

    院门处站着白月沙,她不敢到行刑处去看,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

    抬到床上,三人一齐小心翼翼的给他屁股上的那层布揭开。下面的情景实在是触目惊心。

    当娘的小声埋怨:“你又不是傻子,用一点灵力出来,皮都不会破。”

    路天辰叹息说道:“我不想父亲太为难了……”

    取来一杯酒,猛然浇到路天辰的烂屁股上。

    “嗷――”

    路天辰杀猪一样的长嚎。眼泪都要下来了。

    美珠纳闷问道:“大哥哥,那么打你你也不叫,现在给你治伤呢,你倒是想起来叫啦。”

    “哼,”白月沙哼了声,“小畜生是看他妈在这儿呢……”

    有妈在,儿子就不用再倔强,而开始撒娇了。

    抹上最好的伤药,白月沙就眼看着儿子又被人架着奔了后院。

    “唉,大了,也不省心。”她呆立半晌,去了另一处。

    这间石屋也不知道设计之初是不是就为了让人发疯的,小得要命不说,只有一扇门能够与外界发生些联系,连一个起码的小窗子都不让有。十几平方的地方,竟然连带着一处便所,也就连带这里的气味异常芬芳。

    半年啊!在这里要渡过半年,路天辰有一刻只想双臂一震,一飞冲天个丫的,从此天高地阔,任我无耻任我跋扈,管它什么叽叽歪歪。

    现在的他只能趴着,当一个瘦老头一脸人才的带着二女抱了一大抱行李来到唯一的小门前的时候,路天辰彻底为他强悍无语。一个老武圣为他一个只教了一招的徙弟快沦落街头了,还在毁人不倦的不离不弃。

    图什么呀!

    “师父,你不会想睡在门外地上吧?”路天辰再无耻,也有些挂不住了。

    “是啊,我有几年没露天睡过了,怕还一时不能适应。”老头开始整理他要睡觉的地方。

    “不会吧,师父,你真的要在这儿睡啊!”路天辰此时比挨打时还受伤。

    “唉,本来不想来的,可是才有个自称是你妈的女人来找,说总觉得附近有人盯着的感觉,又不能亲自过来陪着你,就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一冲动就跑来了,唉,心地太善良了有什么好处,现在真成了长随了。还是那种不要钱的,不过在这儿半年肯定是不行的,这几天看看没什么事,我可是是要拿了银子走人了。”

    “什么银子?”路天辰纳闷。

    “呵呵嘿嘿,你做梦想过这样的好事吗?用六两七钱银子,换六万七千两,听好喽,是六万七千两啊!多大一堆,本来以为会赖账,没想到,那小子反而送上门来了,可惜给的是银票,没有一大堆银子来得过瘾。”老头不无遗憾的说道。

    “这一大笔钱,到死也够用了,呵呵……”

    老头说了半天,一转头,路天辰却是一脸的故事。

    “怎么了?”老头问。

    “不好,总感觉有危险,却又找不到原因,这个心腹大患不除,我一辈子不会安心。”路天辰说道。

    “是时候了,我也不能老跟着你,帮你这一次,我要回我的小条山养老了,但愿那帮鬼东西早点来。”

    “老师,你一个武圣就找不出是谁在暗处么?我感觉得到他们一直在暗处盯着我,不过自从昨晚过后,这感觉突然消失了,会不会他知难而退了呢。”

    “换成你你会吗?仇人越来越强大,不趁早除了,还在等什么?这人一定就是当年废你丹田之人……”

    路天辰一愣:“嗯?你知道了?”他记得自己丹田一事从来就没同这个老头说过。

    “你娘说的,她说这个就是为了告诉我,你成才不易,长这么大始终有人想你死。你小子心思太重,这件事硬是没让我知道,我其实早就该想到你应该是拥有异体空间力量的人。不然就解释不通你怎么一会厉害一会又垃圾的原因。”

    “是啊,那不是我的力量,是给我空间的师父的。你想知道它是谁吗?”路天辰一脸混帐的问。

    “想!”老武圣一脸好奇的伸过头来,脸上很兴奋。

    “……我不告诉你。”路天辰说完就闭目养神。

    老武圣就在他面前嘴巴乱动,狠毒而无声的骂了他一通。

    “对了师父,你怎么会知道异体空间这件事的,似乎能知道的人不多。”路天辰蓦地抬头,老师父急忙一手捂嘴。

    “呵,这个呀,等你去过神源山中的玄机灵力院,再稀奇的事也能知道,你小子还出过这个烂迦物特炎夏帝国,大千世界,有多少事等你好奇心啊……”老头一脸的向往,思绪似乎回到了意气风发的年少当年。

    “我越来越觉得我该早一步到那儿去,那应该是我最重要的事。”一想到还有另一个异体空间等着他,他就忍不住激动。

    三个人费了很大力气铺就的睡卧之处,很快被人收拾掉,一个价值千两白银的宝蓝色大帐蓬,在新任管家的指挥下快搭建而成。里面的设施着实让老头啧啧称奇了很久。

    唯一不满的就数小冰儿,按她的意愿,最好是能进入石屋里睡才好。好在没人按她的意愿处之。

    我们在修炼中度过这一夜的主角,正有又一场挑战等着他。

    第四天一早,一行六人,来到了千邺城东方家威严的大门前。六人风尘扑扑,围着东方家走了两圈,这才去了不远处的一家客栈。

    又是一连的三天,总有个高瘦的影子,夜间出没于东方家的各个屋脊之间。

    放眼炎夏帝国轻功能和他一拼的只有扁毛畜生。

    悄无声息的躲过众多护院,前院后院地右院的翻找。有时也在各个房间刺窗开瓦,无所不用其极,井里,茅房,马棚,长草深处。这个长得象四十多岁的汉子,脸上越来越悲愤难抑。

    这一天夜里,当他终于落身于东方家后院中的一株参天大树上后,他遇到了早在树上等他的一人。

    一身白衣,飘飘欲仙,胸前处有一只硕大可怖的血骷髅。人随着枝节的起伏而在树端上下。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那人惊喜的叫道。惊是一定的,喜是必须的,不过不是真心的罢了。

    “我来看看你找到神级存在没有。”白色人淡然说道。

    “还没有,我一直在找,这个神级物,藏得还真隐秘。

    “是啊,有时我就在想,要是你妈的床上同时出现六个男子,你一定会一齐叫他们爸爸,因为你是个瞎子,睁眼瞎!眼前的东西你看不到。“

    那人裂裂嘴,欲言又止。

    “你都找好几天了,很累吧?“

    听到这句话,那人鼻子忽然很酸,“是啊,每天都要找上一夜,大哥,会不会没有这个神级的物啊,连假山洞我也钻过了……”

    “耗子洞钻过了吗?”

    “啊……”那人恍然大悟:“你是说……我倒没想到,耗子成神……”

    “你妈成神,你家缸里的王八成神,你家茅房里的蛆也成神……”一串低声的咒骂连续不断的从白色人嘴里喷出。那人只好一脸虔诚的听着。心里不住回骂着。

    “你把你的瞎眼睛往你脚下看看,这棵树你来回路过一万次也有了吧,你就不用你的脑袋想想,它凭什么长成这么高大,十年二十年能长成这样么?”

    “……不象,总上百年吧!”

    “¥……―”又是一顿狂咒,越骂白色人越恨,越很就越骂,良性循环下,两人多站了两个时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人站着听,一个人开了一场独唱粗口音乐晚会。久久的高潮不断,永不谢幕。

    白色人骂得累了,一拉那人,二人如飞鸟般落地。

    “瞪你王八眼看着……”

    白色人说完,一抖手,一件长达一米多的冰属灵力刀现于手上,飞身轰向三米外的大树。

    “轰……”

    惊天动地的一声响,大树微微晃动了两下,落下许多秋日的黄叶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