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五章空间小树
    那人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轰的威力他很清楚,武圣三重境的一灵力刀,劈到一坨铁上,也要裂成几半,但大树只是晃了晃,树身上倒是留了浅浅的一道白印,就象小孩子用笔画上去的一样。

    防御能力达到这么些高的地步,只能说它已经不是棵树了,至少不完全是一棵树了。

    那人终于在白色人用尽办法的情况下,明白过来。

    “大哥,太好了,我终于替你找到那个神物了,它就是这棵树啊,哈哈咦,一棵神级树!”他高兴得手舞足蹈。

    被他彻底打败的白色人,浑身乱颤,两眼翻白,几乎站立不稳定。

    他猛然回手一只灵力刀劈出。

    一道厉光闪过三米的空间,刚飞身而来的东方炎急切的用一只风盾挡了下来。

    “轰……”

    刚刚晋级武王没多久的东方炎,手臂一麻,防御盾倾刻化去,强大的灵力波将他一个壮硕身体,直送出十几米外,一连几滚,再起来时,已是狼狈不堪。

    “请问来者何方高人,东方家有什么得罪之处吗?”他沉声问道。不等不客气得多。

    一转眼,已经有数十道路身影一同向这里赶来。

    白色人哼一声:“什么人?凭你也配问?”一转身,眨眼之间,两个人同时在原地消失了,就象从来没在那儿出现过一样,就在东方炎的眼皮子底下。东方炎长长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种深入到骨髓里的寒意让他发抖。

    又有麻烦上门了……

    第二天吃过饭,东方家的几位高人就围在他家的后院,细心地打量这棵在他家已经有些辈份的大树。

    “看出什么了吗?”东方炎问那三位长老。三人一齐摇头。

    “打这棵树为什么呢?”东方炎用手摸着上面的一道白色印迹。“以后得加强护院队伍了。”

    正说着,前门处惊天动地的一声响亮,有人吵嚷起来。几人忙飞身前院,没出去多远,就见人浪滚滚,三个人从人丛中分水披波而来,当先一人,一身白衣,胸前的血骷髅触目惊心。他宽大的衣袖时常摆得几摆,扑到他身前的护院就飞跌出去,几百个护院,丝毫也没有减缓他们脚步,人浪就在他的身前翻腾,各种规格各种形式的武器飞上半天。

    后面二人抬了一只大鼎,这只鼎看着眼熟,后来才想起,原来是郡中最大的源神庙里的香炉,源神庙里武僧千人,这只大鼎竟然没保住。可见来人的目空一切,手段强横。

    二人非常小心,鼎内盛了一种深黑色液体,发出酸涩难闻的气味。那两人深怕鼎内的东西溅到身上,走得极其平隐,小心翼翼。

    东方炎沉声喝道:“三位朋友有何贵干?”

    白衣人冷冷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东方有坠入冰窖的错觉。那人步履如飞,奔他横冲直撞而来。近身到五米之内,东方炎就被他布出的强大威压逼得不得不灵力涌出相抗。那人抬头看了东方炎一眼,一只森白冰刀就在他手上随意生成,没挥出,冰寒之气已然让近身者毛孔直竖。

    东方炎想起昨晚那股将他直接抛出的,巨大力量,一闪身,退到了一边,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再没人敢挡,那三人直接进了后院。众人隔了一百米在后面跟着。

    三人来到那株大树前,三人一齐出手,各抬一角,一只大过三人许多的大鼎忽的一下,飞身而起,被三人抬着直纵上十几米,才在一支大枝干上一点,再次飞升,一连点了数下,在人们的视线里已经到了树冠,再次高高跃起起,白衣人大喝一声,“啪”的一声,大鼎碎成粉状,鼎内的黑色液体立刻化作一蓬黑雾,落到树上。

    脚下似乎轰隆一响,一股强力的震颤就从脚夫下发出。东方家人几乎站立不住。这股震颤一直持续了好一阵,才慢慢平复。

    再找那三人,正站在不远的屋脊上,狂喜而专注地看着这株老树。

    黑雾飘下,有些飘到众人的身前,被人吸进肺部去,那人双眼一翻,脸上一黑,立即不省人事。

    “快走!掩住口鼻!”东方炎大喝一声,一手挥出灵力风,荡开飘到身闪的黑雾,飞身后退。

    醒悟过来的众人回身就逃。但还是有十几个躺地不起,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渐渐不动了。皮肤黑亮肿胀,人已经死去。

    看着地上的十几个人,房上三人相视一笑。看来这种香魂艳的剧毒还真有些效果。

    “回去等着,看这棵树能挺几天,哈哈……”

    声落,三个人就在屋顶消失了。

    不过是一刻钟,万年老树的叶子就落尽了,尖稍处开始以极慢的速度腐朽。老树的生机正一点一点的淡化……

    几千里外的路天辰结束了修炼,刚刚退回,一张眼,突然大叫一声,腹疼如绞。微一内视,大惊失色。

    丹田处的生命小树竟然慢慢回缩,叶子瞬间就落光了,枝条也正以看得见的速度干枯退化中。疼痛就从它不住震颤中的身体传为,这种痛法刻骨铭心,当年丹田被废时的痛感如出一辙。

    他猛然长身而起,双臂一震,轰的一声暴响,理石门碎成数块,人已经来到屋外,他大叫道:“师父快来,出大事了……”

    老玄头这几天刚刚能睡得踏实些,猛然听到徙儿的大叫,一跳而起,裸着上身,跳到外面。

    “怎么了?”

    另一间小帐内也同时钻出二女,其中一个只披了件衣服长衣,真空的里面,能看到的东西有点过多。“什么事啊,好哥哥!”她飞扑上来,衣服也快落到地上。

    一眼见到面无人色的路天辰,老头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这小子还从没在他面前这样失魂落魄过,就算面临生死也在一副淡然装逼的武神形象。现在只象个被捉的井市小贼。

    “……师父,我的生命空间正在死去!!”

    “啊!还有这样的事,怎么会这样,你修炼有错吗?”

    “应该是有人在加害我的生命空间的主体,就是说,给我这个空间的神级树正在死去。会是百年一次的天火来临了吗?”路天辰一脸的恐怖,如果再回到废物身份,自己是真的活不起了。

    他忽然仰天大叫“娘――”

    声音直如龙吟虎啸扑出五里之外。

    片刻之间,白月沙就出现在他的身前,此时此刻的路天辰面如土灰,吓得双手发抖。

    “怎么啦?”她的脸瞬间就白了,儿子的这副样子同十年前丹田被碎时一模一样。

    “我的空间小树……正在死去……”

    “什么!快去东方家,也许还来得及!”白月沙伸手拉过路天辰,用神识一探,与几天前她内视过的已经是两副情景。

    身影如飞赶来,一时间,被路天辰的一声大叫招来的路家人就超过过了十位。

    路逢春简单问了下妻儿,再不迟疑,马上吩咐拉出家中最好的大庸千里马,几人飞身上马,路天辰忽然回头说道:“父亲,你不能去。”

    路逢春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此时此刻他是不能离开家族的,还处在震荡中的家族,需要他把持。

    但儿子的事显然更重。

    “你留下吧。”白月沙说完催马而行。她的身后是路天辰老武圣,二女,大长老路开薪。四长老路开岭。七人带了四十多匹马,所有的好马都带上了,呼啸着冲出路家,向几千里外的千邺城赶去。

    大长老四长老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路门白氏,第一次亲自出马,事情就超严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