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八章老神树
    路天辰的一只风能洞在火海中一搅,一些旁枝老皮被风能洞卷飞出火海,火势登时一暗。

    “东方叔叔,快叫人救火。”他大叫一声。小腹处痛如刀绞,见一个青衣老者向他扑来,仰天大叫道:“老树师父,让咱师徙并肩一战吧!”

    一股内息直撞到老树师父的空间小树上,轰然一下,狂暴的灵力就在院心无限升腾起来,跨达武王武圣武皇,一直飞涨,路天辰的全身就如同包在一片生息盎然的丛林之中,一动腿,一伸臂,狂暴的灵力就在圈转间拨动十米内的空间。

    随手一只风能洞甩出,迎上来的老九匆忙的结出一只风能盾来挡,只是眨眼之间,他手中的盾就化在风能洞中,人也直飞上半天,如一道残影,飞出了东方府外。

    余下的三个兄弟惊恐万状的看着悬停于半空中的人影,失声叫道:“是个武宗啊,快快快……跑……”

    老八是见机最快之人,他的风属轻身功法,在炎夏帝国,堪称一绝,但他的身前,此时此刻,正面对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虽然风尘扑扑,但难掩绝美的容颜。

    “害我儿子的人没好下场的,你不知道么。”她有些柔和的说道,但听到老八的耳中极为寒冷。

    他开始后悔,不该带着自己五个兄弟跑出家门来闯荡,更不该碰上那个叫做伊鬼的武圣三重境的阴阳人,虽然自此锦衣玉食,却每天受着他的喝骂,今天还将他们兄弟几人置于生死边缘。老九已经多半不保了,想来母亲生了他们十几个,只有从老八以下才算存活下来,这也许跟最后搬到他们家左近的一户人家有关,他们长的多多少少与那家的男主很像。

    路天辰顾及不上这几个人渣,他双手不断互画,一个又一个的风能洞,狂暴的袭击才老树,每一袭就带走一片火头。他心中同老树师父相接的神识已经越来越淡。没有多少时间了。

    “东方家的人,打水救火!”东方炎飞身上了府中最高的一处屋脊,高声叫喊。

    刹时间,无数东方家人各执盛水家什,向后院纷纷奔来。

    此时此刻,火光已经将整个千邺城照亮了,另一处的申家大院,任家府第中,数不清的人们奔出向这边看过来。

    “带人过去,尽力帮他家一下,这是个结交的好机会,必竟东方家族同路家交厚,最近路家又出了这么个天才,将来总有好处。”身边人应了一声,招呼人马而去。沉呤了会儿,申家家主觉得还是亲自走一趟的好。

    另一家任家,已经带上一路几百人的队伍向东方家跑去。

    “大哥,飞出来个人。”衙役一指地上的老九,老九竟然在动,一个将地面砸出个大坑的人体,竟然抬起了上身,不知道他们的妈妈是怎样的一个牛人,不但嫁了自己的哥哥,还生出了一群小强兄。命比铁硬。

    眼见着他从天而降,竟然还能活着,左公明心生敬意,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我怎么跑这儿来了?”老九纳闷,噗的吐出一口浓血,里外挟着内脏的肉块。

    “抬我进去,不然把你们都杀喽,我得去救我的兄弟。”再吐出几口,老九说道,手中现出一只长大的风刀。

    左公明叫苦不迭,将大老爷狠狠问候了半天。

    众人抬起这个瘟神,在他的指挥下大摇大摆返回东方府。

    火势在风能洞下有所缓解,东方家有绕过打得兴起的二位武圣,和一个追一个逃的一女一男,不断的将水泼到老树身上。但火在油上,浇上去的水竟然加大了火势。

    感应到老树师父的绝望,路天辰一声清啸,身子悬于树端,全身的灵力尽出,他的左手上划,右手下压,左手上是灰色风属的灵力光,而右手的却成了水属的晶莹剔透的光波,风能洞就带着这个变异了的武技,直卷向下面的火柱。

    “忽……”

    极速放大,半径达到十几米的武宗级灵力风,夹着水属的水润,将还剩下一半的老树整个包了起来。

    路天辰双目欲裂,脸上青筋暴起,体内内息的运转已经以每周一秒的速度运行。他骨骼暴响,血脉贲张,神识的控制下,将这个地级武技一压到底,整棵熊熊燃烧的火柱就在巨大的风柱里脆化,碎裂,黑色的灰烬,红色的火焰,白色有木屑,生命水光,一同在他的手间释放出的灵力风里,随着灰色气流飞旋,回舞,天地间,几百米的空间里,只有一根通天彻地的一只灰色风柱挺立!

    蓦然,风停了,力量用尽的路天辰在重力下落到地面上,慢慢站起,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根黑白相间的一根火烧木,上面还冒着股股气味刺鼻的浓烟,但是火灭了!

    地面上一层厚厚的木屑碎片,沾着桐油的余火还在碎屑间燃烧。东方家人这时扑上来,水源源不断的泼下,最后的一点火舌也扑灭了。

    疲惫不堪的路天辰感应了下,小腹处那株小树境况极惨,但是还矗立着,就是说,老树最终保住了一命,只要这股生命之息在,明年就会在它状态可怜的身体上,再次的盟出新芽。

    “老师,老树师父,”路天辰连叫了两声,但是寂然无声,老树的神识一片沉寂,看来这一次伤得太重了,人为的火没有天火猛烈,但人比天毒,天是能放他一线生机的,人却只想置它于死地。

    抬头看,万年长成的参天古树,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树干,上面被风能洞强力抽打的痕迹触目惊心,如同大刀阔斧砍削出来的,看外表,这棵树已经是一棵干柴了。

    路天辰放下心头的难过,转过身来。

    妈妈把老八赶得不知去向,大长老路开薪,四长老路开岭与剩下的三个怪胎兄弟打得不可开交。

    轰然的大响连发,玄空玄与伊鬼的交锋达到白热。玄空玄没有更多空隙结成风能洞,手中的一柄风刀,使出高级高重境的流云刀,刀长一米半,灵力波长达三米,一挥动,五米的范围里形成的一片光幕,他的身材瘦小,微微躬着,在他挥出的刀能下,显得更加瘦瘦小小。

    一刀挥出如流云横断天穹,武圣头上几根白毛飘飞,一双巨瞳占据半个面孔,将他半生的功力这时发挥得淋漓尽致。

    两个人隔了六七米的距离,凝神对战,稍一疏忽,就是致命的,没一人能站在他们的二十米外。两个人同时毕业于神源山中心的玄机灵力院,没想到在此相遇,就是一番大战!

    白色人伊鬼全身挂满细碎冰霜,长长的霜刀持着阴寒之气,两刀一撞之下,冰花飞舞,风声大作,玄空玄的刀上就有细微的裂痕,那是极寒冻裂所致,能将极阴功练到他这个境界,除了他狠心割了自己的鸡、鸡外,还有一份狠戾之心,疯狂的练功,和不顾一切的杀戮,在战斗中升级,他曾经一月之内连灭六个小家族,就为了武圣一重境的突破。

    他的刀中满是肃杀之气。小院中有如极寒的三九天气,远在五百米外观看有人们,都冷得难过。

    如此一来,平时很懒的玄空玄就稍逊一筹了,这一筹可是差不得的,两个人之间的天平就向着一面倾斜下去。

    “哎呀,你奶奶的……哎呀,你还有这一下……”玄空玄边打边叫,灵力风在冰寒气压下渐渐回缩,手中灵力刀有如实质般的,只是每一次不得不于伊鬼相接后,都要多多少少的要受些损伤。

    老玄这个上火!

    本来看不起这个女子的,现在却被女子压着打,真是无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