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三十九章狂战
    两个人都是高级武技,一片冰雪卷向一团灰风,灵力光芒闪烁其间,轰然的大响连连从两团灵力光团里传出。大地都为之颤。

    正在这时,众衙役抬着一人走了进来,路天辰也正好看到,几个人抬着的正是被他打飞出去的老九。他几步走了过去,众衙役当然认得这个魔童大人,一齐脸上现出狂喜来,有了这个小魔童,就用不着怕抬着的这个小强兄了。

    路天辰急速走到老九身前,在他惊骇至极的目光中,一把将他扯到地上,伸出一足,直接踏在他的脸上,两只星眸,定定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盯着他。

    老九一哆嗦,觉得实在是不应该回来,已经把自己送出那么远了,还回来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他并不知道目前,这个少年体内灵力以尽,他只需有勇气布出灵力来,也许只一招,路天辰就没命了。

    但之前的天威太盛了,他除了哆嗦,实在没有一战的勇气,那种将他击飞出去的力量,强悍到了他所能认知的所有高手都有所不及,他哪还有挣扎的勇气。

    “……大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他哀叫上进心来,目光散乱。

    “……可爷只想杀你――”路天辰说道,脚下用力,但他实在是没有多少力了,虽然将那张脸直踏入沙土内,弄得他鼻子嘴里都是,但这位小强兄的生命有如粪坑之石,这种纯系自然之力对他还是没办法的。

    恐惧已经完全占据了老九的内心,他哭了,眼泪鼻涕掺到脸旁的沙子里。

    “……大爷,我家上有七十老母,下还有一岁的孩子……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家老小吧……”之前有幸进过一次书馆的老九,竟然在这个危急时刻想到了如此煸情的用语。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太有才了。

    “……说,是谁指使你们干的?”路天辰用手一指那棵已经完全熄灭的老树。

    “他――”老九从身下拿出一只手来,也抬不起头,只好依着声音的大致方向,朝正在战斗的二人处指了一下。

    “他是谁?”路天辰问道,见师父已经连退了十几步,心头一紧,但另一处,大长老与四长老因为有了东方家的二位长老突然加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三个怪物没有了还手之力,一心想逃的三人,却左冲右突的出不去了。

    “他是老大。”老九老老实实的回答。

    “他叫什么?”路天辰皱眉,发觉脚下之人的思维有些问题。

    老九想摇摇头,但没做到,只好说道:“我不知道,老八知道,不如你找他来问……”

    “一会再问他,现在你先说,如果说和他一会说的不一样,我就一脚踏出你脑浆子出来。说,你们是哪个家族哪个门派的?”

    “家族,门派?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妈姓孙,我是老孙家人。”老九说道。

    “那老大呢,他听谁的?”路天辰发觉正常问话很费劲,就自己先脑残起来,果然这招灵验无比,老九马上就明白过来。

    “啊,我知道,有个少主人,厉害得很,将来是要做这个国家的大哥,他将来是要给我们无数我们想都想不到的好处,不然我们不会帮他的。我们偷跑出来,不拿点东西回去,怕妈妈打啊……”

    路天辰真想不通,他们是怎么修成的大武王灵力,说他们天生就是武王也不可能啊。

    “好,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件事,我就放了你,”路天辰说着,从身旁一位衙役手中拿过一只大戒尺,在他脸上一比。“你告诉我那位少主是来自哪就行。”

    老九一下子无声了,他绞尽脑汁,说出了一个地方:“老大说过的,有个地方叫神山殿,他从那来的……”

    他这句话说完,路天辰脸上一抽,轻轻说道:“原谅我吧,我不能再犯一点错误……”

    他说完手中的戒尺呼啸着落下……

    杀这个人让路天辰的心里很不安,但不杀会更不安,所以他选择了先者。小强兄的脖子也很强,一连砍了五六下,才算砍断了。

    众执法者身份的衙役,看得手脚冰凉。

    解决了他,路天辰看向战场。

    大长老一只灵力刀劈落,强弩之末的十二手中的防御盾刚碎,只得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臂去挡,结果身子在刀下化成两片。另两位一呆过后,也是一死一伤。伤者脸上惊恐万状,连连的吐血,眼看也是救不回了。三兄弟之前街上的一顿杀戮,报应来得太快了些,原是他们的头脑想不到的。

    蓦地,伊鬼大喝一声:“神域雪峰――”

    他的身前猛然的涌起千层刀光,直如一层高过一层的雪山,压向玄空玄。

    玄空玄飞身后退,将一只风屏放到最大,轰然的一声过去,老玄被送出二十多米外,然而,他才落到地上,伊鬼已经鬼魅一般欺到切近。一张白森森的女娘脸瞬间放到了最大,手中的冰属灵力光已经涨到了极致!

    “千山雪……”

    “尝尝地级中重境武技吧!”

    他狰狞一笑,身前已经无尽无休的涌起绵绵雪暴,白得人睁不开眼的灵力光波,如万年雪山崩塌,之势如长河万马一般,威不可挡的狂飙向更显得矮小的老武圣。

    老武圣一瞬间身影就没入无尺的雪光之下。

    地级中重境,在场的有幸能看到过的几乎没有。

    路天辰上前一步,但他全身的灵力早已经用尽了,上去只能送死,再说也根本走不进两人二十米之内。

    老玄头喝了一声支出风能盾,虽然清楚这只盾要想拦下这个地级中重境武技,实在是异想天开,但也没有了另外的办法。风能洞他是万没有时间结成的。

    轰隆……

    响声直震得人们纷纷后退,脸色一时间极为难看。

    路天辰胸中一痛,身体被灵力波冲出几米后站定,再看向二人处,沙尘扬起几十米高,过了好一阵才算落下。

    原地站着二人,一人正是老玄,身上的衣服碎得可怜,几根白发似乎也少了一根。另一个人却不是伊鬼,一个仪态万方的妇人慢慢的走向她的儿子。

    白月沙!

    在最后关头,她救了老玄,一只刺风针伤了那只伊鬼,一只金属性防御屏也挡下了大半的攻击。只是来得匆忙,没能全部拦下,老玄还是被击得够呛。

    “这个太监!想不到几十年未见,他已经这样变态了。”老玄惊魂未定。

    “娘,那个人呢,你追的那个?”路天辰问。

    “跑了……”妈妈有些无奈的说道。

    “跑了……”老玄的吃惊尤其严重,他很清楚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的厉害,灵力只会在那个太监之上,应该是四重境武圣,一个四重境武圣追一个大武王,差着一级呢,竟然能让他跑了,那这个人的轻身功夫应该是天下第一了,真是个人才!

    “这个人很难缠,我们以后要小心他,他近我们百米内,我们是发觉不了他的。”白月沙说道。

    “天下还有这样的人才,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东方炎叹服。

    路天辰忙给大家一一引见。大家免不了的一场寒暄,东方炎吩咐下人打扫残局,这时,一大群人纷纷涌入,正是才赶到的那两大家族的人马。就一齐帮着收拾了下小院落。

    东方炎执意让几位入大堂叙话,路天辰知道这里也不是说话之所,敌人也不会这么快卷土重来,就让妈妈和师父两位长老随着东方炎去了,他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离开这里半步。

    神识里已经很弱的老树的神识,让路天辰放心不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