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四十一章名花会
    “你还要去么?”

    “是的,这个花云星落是躲不过去的,早晚要面对他,我会见机行事的,吃亏的事,你儿子再也不会干了。”路天辰说得很坚定。

    “而且,我要自己单独去。”他不容置疑的说道。

    “为什么?你可以让你的师父跟着,他是个大武圣啊,能帮到你的地方会非常多。”白月沙站了起来,她越来越担心了。

    “娘,有他是好,可是这里少了他我不敢走的,再一个,他长得太显眼了,我自己能处在暗处,带上他就不行,见过他的人,认识他的人很多,走到哪,别人都会注意到我们。”

    白月沙想了想,点一点头,说道:“好,就依你,你到你的空间戒指里,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种药膏。百颜膏。是易容的高重境品,抹上它就没人认识你了,你试一下。”

    路天辰眼睛一亮。之前的十皇子的面皮已经毁了,他正这这件事发愁,没想到自己手中就有这样的东西。欣喜之下,赶紧找开空间戒指,直接上到第三层上,一顿乱翻,果然看到一只玉制小瓶身上写有百颜膏的字样,欣喜若狂的拿到手,退了出来。

    “拿出一点,在掌心揉匀了,再慢慢抹到脸上,一定要慢,不然会伤到面上的肌肤。”白月沙简单教会儿子使用方法。

    路天辰打开瓶子,发现里面的药膏少了一些,明显是有人用过,看着妈妈笑道:“娘,你用过几次?做什么?”

    白月沙轻轻一笑,玉脸上如一朵莲花绽放。说道“为了从家里跑出来,我一路靠着的就是它。”

    “外公对你很坏么?”路天辰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话。

    妈妈摇摇头,一副什么也不想说的样子。

    “我外公和舅舅他们什么样子?我很想看看他们。”路天辰又说。

    “他们……”白月沙的脸上突然的现出一份心痛,目光有些虚无。似乎看得很远,沉入到她已经有些遥远了的过去中去。

    “他们同你父亲的族人不同,长得都是最俊美的,你照照镜子,应该能想得出你舅舅的样子来。”说着,她的大眼里蓄满泪水。

    路天辰帮妈妈擦去了,轻声说道:“娘,再过两年,等儿子从神源山回来,就陪你回家。”

    “是啊,只有到了那儿,才能找到你的第二个异体空间,才不用怕老神树遭遇坏人迫害。你成为武神的路也会快上一点。辰儿,神源大地,地广人多,但是武神,我走的时候,几十亿的人中只有两个人,现在这些年过去了,我想也不会多上一个,成神是可望不可及的事,千千万万的武人,没一个不是在梦想着,一朝成为神的极强存在。所以我的辰儿,我不想你为了一个梦想难为自己,只要成个武皇,就已经超过爹妈的期望了,而且你的寿限也达到二百岁以上,能看到好几代子孙呢,就该知足了。”白月沙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明白,娘,我只想让爹妈和我自己过上我想要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动力,能修到哪一级,就看造化吧。”

    说着,路天辰将手上的药膏慢慢涂到脸上,触脸微有些痒,有些凉,味道也有些刺鼻子。妈妈帮它一点一点的在脸上揉开了,过了一会,妈妈细心地看着面前的儿子,轻声说道:“你去镜子前照照,”

    路天辰来到镜子前,面前出现了一位面目微黑,脸上凸凹不平,疙疙瘩瘩,看上去很不舒服的一张脸孔,药膏不知道起了什么作用,脸部肌肉不规则的隆起,使路天辰看上去成了个脸上胖胖的,形容憨厚的一个乡下小子。

    白月沙站在他的身后看了他半晌,“轻声说道:”嗯,这样一来,我就放心多了。”

    “辰儿,花云星落现在是惹不得的,你记住娘的话,这个炎夏帝国最后一个对手才是他,你要清楚这一点。”

    路天辰点头:“我明白了,娘,你放心,儿子能照顾自己了,”

    “把你的老玄师父带上,这里有娘就好,”白月沙还是不放心。

    “不,这里是我的根,我怕神山殿的人再来一次,我自己小心就是了。娘,冰儿她们问起,就说我回家一趟,很快回来。”路天辰说道。

    “好的,你大了,有些事要清楚该怎么做。反正路家人也会去谷家的,老武圣留下也好。”

    母子又说了会各种注意事项,路天辰才起身,推开小窗,一个飞跃,灰色气流瞬间在他的周身流动,路天辰如只大鸟,飞出窗外,倾刻消失在夜色里。

    白月沙倚窗而立,久久未动,一颗心思早随儿子去了。

    谷家世居柴郡,城中有几十万的人口,城中谷家最大,其次就是名家。名家家主,名环侠是一名三重境的武王,压赤了谷家最高的家主两重境,这就使得本来就有些哀荣的谷家更加的难以保持柴郡最大的地位。

    谷家在二流的家族里已经有百年之久,自从出了个炎夏帝国第一大美女谷之兰后,谷家家主谷琴才找到了一震家族的路径,找一个了不起的女婿。

    门庭若市,十几年来,谷家还是第一次这样喧闹过。每一位有点身份的人物,他都乐不知疲的亲自奔出正门来迎。从早到晚,第一天就有排名前十的几个大家族,由族中望众的长者带领前来。十大家族之下就是二流小家族,也是不容小觑的一方势力,

    第二天来人更多,一间临时搭建占地百丈的宴客彩棚下,是人数达到上万的各小家族少年,以及闻迅赶来一睹芳容,顺带着碰碰运气的零散客人。这些散客人中衣冠楚楚者有之。面目可憎者有之。华发无牙者有之。残缺不全者有之。更有不少的山贼响马藏匿其中。

    人丛中站着一位面相憨厚的农家少年,一身灰色布衣,背上背着一只乡下常见的布袋。

    正是化名为修罗的路天辰。

    本以为来晚一步的路天辰,发觉谷家正式的择婿大会并没有开始,仿佛上上下下都在等着什么人。

    知客的下人直接将他带到了棚内,一张长桌上有茶水点心,各式果品。路天辰赶了一天,有些饿了,旁若无人的坐下大吃一番。

    有一人从他一进来就关注地看着他。

    直到桌上所剩无几,路天辰才意犹未尽的抬起头来。

    “没吃饱是吗?”

    路天辰看看说话的人,是个中年汉子,长得文文静静的,嘴上的胡须看着很是别扭。细长细长的身材,更加细腻的手上,是一把一尺长的花扇。展开的一面上画着大幅的一只白茶,白面上画白茶,而能呼之欲出,画者的功力可见一斑。

    路天辰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心里就吃了一惊,顶级的一只空间戒指啊!

    白腻的右手中指上,赫然是一枚空间戒指。路天辰出身在一个第三大的家族里,平时有多少宝物看过了,熏出来的眼力还是有的,何况这枚戒指同自己手上有异曲同工之妙。自从生息功达到武将六重境,路天辰和眼光更加的纤毫如巨,看过一眼也胜过普通人拿在手上看上半天。

    而对方的眼光也若有若无的落到他抓着苹果的一只手上。

    那只骨骼修长的手上,中指处有一只能自动复制的空间戒指。

    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都明白对方绝不会是普普通通的散客,不是出身大家,就是能为超然。不然这样的东西不会出现在对方手中。

    那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轻笑道:“请教小哥贵姓。”

    “修罗。”路天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