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四十七章雪山妖狐
    “哗……”

    涛天的声响过后,用木盾一接过后,飞逝出攻击范围的路天辰在十米外出现。

    地面上飞沙走石,许久不休,一座达十几吨重的冰山完全没入土中,地面裂开的大缝达到五米开外,深入不见底。

    一人一妖,隔了近十米的一个巨坑,对望。

    而路天辰目光中的不可置信达到了顶点。

    半透明的妖体变得更加的妖异,近十米的身高,而在它的背后竟然出现了一对展开来,同样十几米的一对银翼!

    “你怎么还能飞?”路天辰瞠目结舌。

    “呵呵,我为什么不能飞啊,我的名字就叫做雪山飞狐,一只飞狐能不飞么,呵呵,不过你溜得也不慢啊……”

    “臭狐狸,把戒指还我……”路天辰没多少时间了,他飞身划过中间的大坑,三道天涯劈的流光暴射过去。

    雪山飞狐奖巨爪猛然击向地面,无尽的土层涌起,它另一爪横挥,这层土地就到了它的掌握。瞬间冻结,另一只土结成的冻土山成形,它将这个几吨的庞大武器举了起来,朝向挥来的三道狠厉流光。

    轰隆……

    路天辰眼前昏暗一片,暴涨而起的土波浪直达到三十几米外的上空,路天辰单薄的身体在土壁前,显得极为渺小。他的身形落下,结了一只风能光能洞,他没想到逃,在一个会飞的狐狸面前,逃与不逃没什么差别。

    苦于力量来自异体之外,路天辰哪里能是一个本体武神的对手,虽然将老树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但与一位四重境武神相较,他顶多能算是一个武神一二重境的力量,根本不会伤到对方。

    想停止对战,但对方战意极浓,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一轮的攻击在暗无天日的遮天沙尘,无尽飞雪里越暴越越沉重,滚滚雷声从一里方圆的战尘中不断透出,山谷间已经再不复原貌。

    从渐感吃力到每一接就全身巨震,五脏六腑受到的震荡超出了人体的承受极限,路天辰每一块骨骼肌肉都痛不欲生,他催动风属步法,每一击过后就是一个飞退,然而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后退的路也到了崖头,一记四重轰过去,雪山飞狐一只大爪在身边潭水里一抓一收,另一爪横切而过,一只巨型的冰锥就现于眼前十米高下的飞狐狸学没有半只冰锥大,这只冰锥就在它的爪下,一往无前的落向路天辰的身体。

    四重轰沉重的挥到冰锥上,碎裂声山谷间轰鸣。

    路天辰的后背已经靠在石崖之上,再无处可退。

    而另一只冰锥子已经现在了雪山飞狐爪中,猛然推进,路天辰身体直飞上崖壁,脚在崖壁上一蹬再蹬,行云流水一般直滑上三十米上下,而冰锥已经全然的没入到山壁之中,就在他的脚下,山石形成一场巨石雨。

    最后丢出一支冰属天涯劈,半个时辰过去,路天辰身体里空空荡荡,这只天涯劈发出时还是带着武神的高涨灵力,而到了中途,后继已经无力,变成了武王巅峰的力量。这股力量对比在对方的攻击下,只缓得一缓,人在清风的包裹下,飞坠向深深的潭水。

    嗵的一声,路天辰身体一触到冰凉的潭水,就闭了六识,只存了一息在胸腹处,让这一息按着生息功法慢慢流动,人直接沉入达到五十米以下的潭水中。

    深处极寒,外压也是极大,有鱼儿不断游过来,轻触人的身体,终于落在潭底的路天辰一动不动。

    无声无息,静极了的水底世界。路天辰要很久才有一次心脏博动,至于呼吸,就从四肢百骸的张开的穴位从水中微乎其微的摄取,呆在这里,当然这种摄取远远无法满足身体需求,但能让他有更长时间的拖延,也许那只飞狐狸就会走了,也说不定。

    路天辰的神识依然没有减少危险的信息,似乎更加沉重了。

    潭水外,十米远的上空,展开后达到三十米的庞然大物,身体和羽翼近乎透明的雪山飞狐,极其舒缓的上下振动翅膀,使得身体能一直悬停在半空,鸟瞰着几亩大小的潭面。在它的背上,从一开始就有个少女紧紧贴在上面,若不是如此,凭她一个武将七重境,早就在灵力波中化成泥土了。

    潭面因为之前的一击,和不断加入其中的沙尘,已经浑浊不堪。崖边的一个二十几米的一个大洞,正在不断有石块纷落,冰锥化开后留下的这个大洞,改变了瀑布的流向。

    整个山谷,此时此刻灰蒙蒙一层沙尘覆盖,环着小潭的宽达一里方圆,树木全然的掀翻在地,一片狼籍。小潭边更是沟壑纵横,如一把千斤重犁翻过一样,人兽在上面难以留足。

    雪山飞狐一脸好奇的盯着水面,她不信他能一直呆在水里,难道会是死了吗?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水面还是原来的样子,连一点细泡也没有出来。

    越来越有趣了,她想,脸上狐笑越发浓艳,直如一位期待下次交欢的初夜妹。脸上竟然现出一份忐忑。

    而此时处于潭底的路天辰再一次到达了生命的极限。

    拥有悲摧命运的路天辰,身体对氧气的依赖达到了极限。体表无数的毛孔和几百的穴位,都在全力张开,吸收着水中能携带的所有氧气。然而他不是鱼,即使体征达到最底消耗,心动每分钟跳动一次,也让他体内的压强越来越大,到了临界点。

    生息功缓缓流动,随着血流的加速,最后集中到了口鼻处,这不是他的意愿,但呼吸的难以为继,自然而然的把生息功带到了这里,承浆穴,鼻渊穴上刺痛渐剧,面部血液流速不断增加。

    呼吸带来的压力达到最大化,就在此时,水里起了一阵战粟,这股波动,直传入水底,在路天辰的耳边形成轰鸣。

    “出来吧,小家伙,我不杀你,再不出来你就淹死了,呵呵,怪可惜的,我好想知道你的能力来自哪里,好象不是你本身拥有的么,之前还是位武王巅峰,之后就成了位武神一重境,而你最后的一下子,明显又回到了武王的水准,真是让人吃惊不小呢,如果猜的不错的话,你就是我一直找的一类人,能吸纳异体空间的人,想不到这个炎夏帝国还有你这种天才少年,我真的很喜欢你,快出来,让我好好看看。”

    路天辰犹疑不定,而此时此刻,他的身体突然因为重压不断的加重,已经濒临绝境的身体出现了异常。

    生息功忽然加速。

    而且体内六种不同的属性,同时发动。

    本来已经弱得无法生成的六种属性灵力在这个生死关头,猛然暴发。

    ……要了命了……

    本来已经打算出水的路天辰,此时此刻全然动弹不得,六种属性的灵力在他的体内各自为政,左冲右突,都想在他的体内闯出一番境界来。

    老树师父曾说过,在生死的关头,他比起那些并非异体空间的武人,更牛逼。会死得相当不容易。现在他有些明白了,体内一刻如烈焰煅烧,一刻如坠冰窖,一刻全身如风刀割成一块一块,一刻又万木如锤,强光电射……

    悲催的路天辰六种灵力同时在经脉里运行,经脉之间百穴相连,火属木属冰属水属光属风属各属性间不住在同一处交互碰撞到一起,再各奔到下一处,另一处就又撞到一处。

    六种灵力忽然间同时的奔向下腹处,朝着生命小树剧烈撞击过去。

    六股力量相加,其中冰属达到了武王巅峰,火属光属达到了武将巅峰,其它三属,木,风,水同时达到了武王一重境,六股力相加超过了两位武圣的力量,这样巨大的力量同时冲击小树,路天辰真觉得欲哭无泪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