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四十九章美人狐
    忽然而起的一阵波动,原地的美人狐飘忽了下,如一堵墙一般的身躯忽然一晃,轻烟般的消失了,瞬间出现在原地的竟然是一位身高近两米的绝色美女!大过一号的美女身材达到了宅男的所有幻想,素手纤纤,轻抚了下一头纯白色的瀑布似的头发。

    只是还是半透明的魂体,似乎用手一触就会消失碎去。

    猩红的双眸会笑,始终弯成一个弧度,,嘴角也一样,让人看不出她实际在想些什么。机对着这样一位女子,谁能想到之前她一身毛绒的形象。

    “怎么样,想好了吗?这里环境清幽,没人打扰,一个时辰之内应该能完成植入,这样就不会耽误了我家姑娘的大事,阻止那位隆大少成为谷家的小女婿。”

    她轻轻巧巧的说完,一笑倾城。静静等着路天辰的答复。

    巧笑焉然,顾盼生辉,谁能想到她的一只手指都能杀人。

    渴望中的第二个生命空间就在眼前,路天辰一时想不出怎么会有这样的好运,但已经不容他多加考虑,对方是不管他同不同意都要植入的,这一点从对方天真无邪到了极点的笑容就深有体会。

    “我能不同意吗?”路天辰决定还是问明白的好。

    摇摇头,美人狐笑得越发的花枝招展。

    “那还等什么,反正你也不会杀了我,那就来吧……”路天辰淡然说道。看了一眼一边上始终不动声色的想梦,这个女孩子远比看上去的复杂,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轻摆柳腰,美人狐向他起了过来。路天辰只感到一种沉重的威压在她的起动间产生,若不是他的神识到了强大过常人十几倍的程度,应该会感应不到。

    素手前伸,身体向他靠拢过来。很快,另一只手也被她捉住,十指相扣,充满媚惑的一张脸慢慢靠近。呈大字形,两个人完全重合。

    路天辰一米八的个子,头却刚好落在她的颈上。

    “放松,把你交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只会帮你,因为你的一点损伤对于我都是一样的伤害……”

    轻轻一笑,飞狐狸猩红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凌厉,空间猛然一扭曲,一道彩虹一闪而没,雪山飞狐倏地原地不见了,完全钻入了路天辰的身体。

    从一开始就是剧痛,正面身体的所有穴位上,都被强力撕开,疯狂的能量一路破壁前行,经脉立刻就碎去了,血肉纷飞。路天辰依然张手而立,正面身体上,立刻有无数细细的流血覆盖下来,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血人。

    只看上一眼,想梦就俯身呕吐起来,她从出生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她觉得这个人会死在她的面前。

    路天辰真的感觉自己快死了,死亡的感觉他已经不止一次接触过,这时,这种不祥的感觉也压不住全身的剧烈疼痛,这种痛入骨髓的又异常清楚的滋味让他产生了不如早早死去舒坦的感觉。

    肉在一块块割裂,经脉在一寸一寸碎化,身体只剩下个架子,面目全非。

    同时的,一脸妖冶明艳的面孔突兀的出现在路天辰的神识里,那样欣喜若狂的笑意,如同面对一座金山的穷了一辈子的人。

    路天辰被这张脸上的神情震动了:什么意思,难道说还是上当了……上当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把自己交到他的手里,只有任意宰割的份。而他自己反而成了一名旁观者。

    这一切再不可能逆转,只有等着这一切结束。

    当这一片破开一切的力量,最终冲向小腹处时,遇到了老树的生命力量。

    老树生命力量对这个后入者进行了一番。这一场来自路天辰体内的大战直如刚才的一战一般剧烈。丙股同样伟大的力量一方非要压倒另一方不可,两股灵力你冲我挡的直斗了近两刻钟。

    跳入修痛不欲生!

    老树力量败得没有太多悬念。虽然路天辰在潭底的突破让这股力量对比更加的强大,但还不是一个武神四重境的对手,感受到来自那张美人脸的轻蔑,老树力量败退下去,收缩到了属于他的一个不碍事的角落。

    “……不要脸!”路天辰用神识骂了一句,他感情上无法接受老树被新加入力量的欺负。

    “呵呵……还这么厉害呀!你不怕我为所欲为么……”美人狐笑过,痛感就更万蚁噬心般的加剧,似乎整个身体全部麻木了,只是这种麻木不能够代替疼痛,反而有助燃的嫌疑。

    “你记住,这个身体终究还是我的,你最好老实点!”路天辰不认为不说狠话,美人狐就会对他手不留情,相反,他觉得智商同样为妖的飞狐狸会用心体会他这句话的,果然,体内的痛感有了一丝的减少,而且,从外向内,经脉终于开始重合了……

    清凉的气息一丝丝的产生,路天辰已经残破不堪的经脉开始一点点重新生成,破裂的脉壁上生出一层更加韧性十足的新的脉壁。一路向内,这一番的重合却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就象一个饿了半个月的人突然抓起一个烂馒头,再烂也是极美味的。

    更宽大更坚韧的脉壁垒森严一路成形,如果说之前的经脉是一条乡路的话,那么现在就有一条高速路呈现在路天辰的神识里。

    同时进行的还有骨骼筋膜,肌肉皮肤,血液血管,五脏六腑,神经感知,连神识都在变化之中,这一次的改造更甚过老树的那一次。比较而言,神级兽能给路天辰绝对大于神给树所能给与的。

    绵绵无尽的能量,就从新改造过的经脉,一路冲向路天辰小腹处的丹田所在。血与血和,肉与肉和,筋骨齐鸣,一个全新的身体浴血重生。

    巨大的能量流从四肢百骸一同涌向同一处地方,轰然一下,路天辰在一个能量波下彻底失去知觉。

    他张着双臂倒了下来。

    冷风吹过,崖顶上又见飞雪,路天辰伏在地上,久久不动。想梦慢慢靠近,见路天辰身上着了一层浅浅的积雪,雪花落上,就被血浸透溶化了,成了血水流下来。

    她也不敢伸手去触碰,只好呆呆看着,等着这个看上去已经全无生机的少年醒过来。

    其实心里还是很同情这个不算陌生的,曾经将臭手放在她小胸上的小牲口,他真的不是一般的强。给她的震撼也是非同小可。

    苦,是他给她的第一深刻印象。倔强而强忍,不畏生死,这个少年真象他自己说的那样,全无背景么?

    动了一下,伴着一声呻吟,路天辰在一个时辰后醒转。

    他没有立刻有所动作,而是先用神识扫描了下体内。

    丹田处。

    小树还在原来的地方,傲然挺立。而在它的身侧,现出一个缩小版的雪山飞狐。依然是个半透明的存在,小脸上带着永远存在的妖媚的笑意,身如清风,它就在一个小范围内不住的绕着小树游走,足不沾地。

    “啧啧,真是个好地方,你这个小萝莉还真是不坏。比我想象的还好。”神识里变得小巧的飞狐狸却发出宏大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