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五十一章伤害
    看看后台,见到那位绝世美男还安然坐着,不屑上场,想梦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一丝安慰。

    “那个死狐狸,你不想要了吗?”一时无事可作的路天辰忍不住问她。

    “当然想要,但是我爹爹答应过她,一有合适的人选,就放她走,再说她要走,也没人能拦得了的。”想梦的一副心思全飘到了右后的那个人身上,有些心不在焉。

    “嘿嘿……”神识里的妖物鬼笑。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为什么她到现在都没找到一放空间的人选,按理说只要她想,很多人会哭着喊着上门跪求的。”

    “不会,一般人受不了神级兽的改造,只有死路一条,而能受得了的,人家不用她。要不然也不会带到炎夏帝国来,神源山人有几十亿呢。武者无数,而且大家知道异体空间的好处,乐于接受一位神级兽的赠与,或是寻求神级兽的帮助,有些人为求一个空间,一生寻找,你也算幸运的了。”

    “可为什么她就没人要呢?”路天辰脸色已经极其难看,哭的心都有了,果然如他所想,好事无由必有妖。

    看了看路天辰,想梦有些怜悯,欲说又止。

    神识里的那位美人狐说话了,“知道你早晚要问的,索性告诉你,因为我是个没有本体的魂魄,本体就是我,我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本体,这就是我和别的神级空间不一样的地方,呵呵。也是为什么神源山的人至死也不接受我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我终日离不开那枚空间戒指,想小星一天到晚带着我,我倒是想找,可也得有机会不是,想小星得到我,却只想用我做个护卫,他家里的人,更没一人愿意自废丹田来接受我,而一个有了自本空间的人,异体空间是不能够植入的。唉,这个老滑头,他竟然来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本以为此生无望了呢,没想到会遇见你。你快祝贺我吧,得到一个真身,多好的事啊,终于好梦成真啦……呵呵……”

    “真身!”路天辰觉得浑身的汗毛忽的立了起来。

    “呵呵,你以后就明白了,我不是你的什么恩人,就算我今天不说,明天你也会发觉的。算了,还是明天告诉你吧。”说完这一句,美人狐仪态万方的伏在小树下,安心养神起来。

    “你去死吧!”路天辰眼中冒火,有一刻抬手起来,想一举击碎丹田,但是一看到身边想梦的目光,就放下了。那目光中有一丝对于他的蔑视,这是种赤裸裸的对他生命的无视,就算他能同一位武神打上一个时辰,也得不到的轻视,路天辰对于这一点很不能理解。

    “你想说什么?我不如那个花痴男么?你什么眼光看我!”路天辰火大了。

    “不是你不如,你比他厉害,只是我爱他。”女孩子轻声说道。声音有些伤心。她竟然没象别的女孩子那样羞怯,说这话就象打个招呼一样。这何尝不是一种轻视。

    路天辰突然有些冲动,忽然说道:“好,一会我上台打死他!”

    女孩子一愣,眼光这才郑重起来,她可不认为这个具有杯具人生的家伙只是说个笑话。他现在火很大,杀个人对于他来说,是件愉快的事,而且他想要杀人,别看这里有数万人,没人能拦得住他。

    女孩子才有些慌乱起来,不禁一把拉住路天辰的一只手臂,严重的问道:“你不是说真的吧,他又没惹你。”

    “你惹我了,”路天辰淡然的看着她,觉得她现在的状态好多了。

    “我跟你道歉。”女孩子急切说道。

    “晚了,我既然说了,必须打死!”路天辰不再看她,心中涌起一阵快感,日的,就是要这样,叫你牛叉!就打你丫的,哪有那么多理由,就打!他现在如同一座火山一般,要喷出火来才爽!

    “……我求你行吗?我能让你上中级灵力院深造,只要你今天别为难他。”女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路天辰才想起来,“对了,你是那个破灵力院,院长的破闺女是吧,你平时一定傲得不行不行的,现在怎么不傲了,你妈逼的!让你们为所欲为,带只骚狐狸满世界招摇,你们把爷给害了,还来求爷,爷就是一个烂好人,也是个人吧,踩够了,也知道还手吧,你妈的,你就看着,我一会三招打死他,谁拦着打谁!”

    瞪着一双大眼,想梦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会破口大骂,而在人前受辱,对于她来说,绝对是生来的第一次,这个畜生,骂得相当大声,本来没注意到他们存在的人们,这时纷纷把目光投向这里,好奇程度不亚于擂台赛。

    她气得小手颤抖,灵力暴出,但是想想根本不是对手,而且这人也还打不得,眼睛里就有了委屈的泪水,只是绝不想当着这牲口淌下来,才一直忍着。

    “……我带来的雪山飞狐,你打我吧,别伤害他,”

    “不,”路候斩钉截铁:“打死他更让你痛苦,比打死你有效!”

    “你……”看到他决绝的目光,女孩子再也忍不住,泪水一扑扑落地。

    “你要打死谁呀?“他身边的一人好奇的问路天辰,路天辰也不客气,伸指一指那个美男,心想,原来凡是美的,就是该死的,美人狐最他妈的美!

    “哈哈……”几个人看到他指的地方,大笑了起来,有一个人甚至于流下泪来,笑得。

    “你没疯吧,那个人坐在了皇子身边。刚才家主亲自给斟茶的人,就有他,你可能不知道,他是位武王,还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侄子,你要不是早上被驴踢了,绝对不会胡言乱语的,你回家打你家老祖宗,也别打他,看你年青青的,白白送死!”有人很好心的提醒他。

    “哼!打他用不上一会儿,死的也只能是他,你没看他的小媳妇正哭着求我饶他不死么,今天说什么也打死他,就为了出气!”

    路天辰眼中烁烁放出一股王八之气。

    “这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咱别理他。和武王打,他大概以为自己是武神呢!”一个瘦小的汉子一拉身边的人说道,同时轻蔑的看了一眼那个才放出王八气的,十几岁的,一身破烂衣衫,还有着刚被扁得极其惨不忍睹的一层血迹的少年。

    路天辰觉得火更大了,他现在就想杀人。再望向那个安然坐在椅子上,还不知道有人定他死罪的隆真,就如同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目光已经没有了温度。

    “白狐,你阻止他……”想梦求助于那个坏心肠的家伙,这时才觉得这二位真是绝配。

    “嘻嘻,有趣,我可不会自己打自己,我也用不着你的戒指了,再说,我一出声,只有让你的王子更惨!”这句话,在想梦的神识里响过,路天辰脸色怪异,他当然能听得到。这说话者就在他的身体里。

    蓦然,想梦捂脸唔唔的哭了起来,转身想冲出人群,想想又站住了。

    真爽!路天辰一脸狰狞的笑。

    此时此刻,台上已经站着一人,东方家的乌侩。

    他已经是位武将了吗?路天辰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多日不见,这个废材,倒有些成熟的意味了,看来上次的那顿打,对他还是起了作用,至少他上去后,还挺象模象样的抱拳而礼,而之后的出手,也让路天辰眼前一亮,这小子比之前还狠,还只看结果。

    他武将一重境的黑色的灵力风,只压得台上那位二重境武将步步后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