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五十二章奶奶的……
    看来神山殿还真是不简单,一上来就是高级高重境的武技,本来对方高级中重境的武技来,差着一重境的灵力还不至于狼狈如此。但这小子拳风有毒,不然也不会是黑色的拳风。他的风属里加了些邪功,使得他的拳风极阴,差一重境的对方硬是连连的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被一拳打下台去,连滚了几滚,吐出一口血来,看来这一拳阴劲不小。

    一时间没人上来,东方家的乌侩就在台上踱起方步,犯起老毛病来了,脸又抬起来了。

    必竟二十岁达到武将一重境就已经九牛一毛的概率了,人们还是对自己的能力,多少有些认识的。

    路天辰饶有兴致的看着。

    过了好一会,主事人正要走过来说话,有一人耐不住大美女的勾引,一纵上台。

    站在乌侩面前,来人如一堵墙一般的黑壮。看脸已经看不出年纪,黑得一踏糊涂,脸上还被蓬乱的胡须覆盖,一身小门人家的洗得有些岁月的衣衫,

    主事的当然要上来问些关乎他身份的话,黑汉一一答了,他出身于小门户,本人更是寂寂无名,也没人关心他的名字,只是当他说自己只有十五岁时,人们又发出笑声,又一骗子,还是最低级的,你就不能说自己十九吗,是不是还靠点边。

    但那壮汉也不理台下人的反应,也不多说,挥拳就打,但他的拳一出路天辰就是一怔……

    高手!

    拳势如山,金色的灵力风直扑出三米开外,而且这个粗汉子如山停岳峙的身体,打出这样一拳,就如同将一座山,突然抛向对方一样,让乌侩突然感受到了当天他家后院时的感受。

    乌侩双手上举,结个个印。

    印这个东西很玄妙,灵力在双手挥动间穿插纠结,黑色的灵力波就在划动的手臂上盛开,如同在用心盖一座塔,织一面网,极其的耗费灵力和神识。

    这段时间很短,从他双手互扭到印结成,中间只是一呼一吸的时间。但对方的灵力波,已经如山压至。

    乌侩大喝一声,将手上的地级印法释放了出去。若不是重压如山,乌侩真不想将自己最后的本钱拿出来。

    “去吧,三千黑煞!”

    一团黑雾迎向对方的拳风。黑汉子面色一凝。

    路天辰也是吃了一惊。

    以他的眼光,看得见黑雾里,绵绵密密的剑光,这个印法竟然布出了一个灵力风暴!

    地级的东西就是非同凡响。

    黑在汉的拳风被细密的灵力风暴破了开来,而且一往无前地向他扑了过去。

    大汉一惊,一只手前推,猛然在手端现出一只金属看来。

    “沙……”

    撞击声如同磨沙,听得众人心头难过,好一阵才止。这中间,金光大涨,近一尺半的金属性防御盾,一点点的金光如星光闪烁,一圈圈的灵力波扩散开来,灵力盾明显的一点点回缩,而黑大汉也直退出十几步去。

    但最终还是抗了下来。

    黑汉一震之下,脸色难看,看来还是受到一点内伤。不由怒从心起,大踏步向前,脚下的台面发出隆隆的沉声,吱吱嘎嘎,也不知道有多少木头在他脚下碎裂,金属性灵力直布出三米之外。怒气冲天的黑大汉,一时间犹如一尊煞神,几步抢到乌侩身前。还有三米的距离,他已经连发三拳,拳风相追。等到拳头到了一米外,已经接连打出了一十三拳。

    拳拳如山,这一十三拳,在场有一半人都会,叫做刘良十三锤,本来也只是个低级武技,但就是这个低级的武技,在黑大汉手中,变得威不可挡,如雷霆一击。

    乌侩极速结成一只黑色防御盾,连连的飞退,同时,空下来的左手开始独立完成另一种印法。

    “环息暴!”

    这个武技,东方美珊用过,也是神山殿的武技。路天辰曾经见识过它的威能。

    但由于灵力都聚在防御盾上,乌侩的这个印结得极弱,一个小小的光珠在他的手上送了出去。

    拳风已经到了尺头,黑大汉瞪眼看见一个光珠飞来,浑没在意,一拳挥向光珠。

    乌侩脸露喜色,嘴里轻轻喝了一声:“暴!”

    “砰!”

    场上一片光华,灵力波一层层破开……

    黑大汉大叫一声,倒撞而回,重重跌在台面上,发出轰隆的巨响。台面都是一晃。

    “奶奶的!”

    哼哼呀呀站起,大汉手上鲜血淋漓,一只右手已经残缺不全。一张脸上更加的黑了。他虎吼一声,看了一眼那只手,重达五百余斤的身体猛然拨起,轰然一下,擂上木屑纷飞,一个庞大身躯已经跃起三丈,双手箕张,一个金色旋涡就在双手间扩张开来。他双手沉重下压,血液从他的伤手处,喷薄而出,金光挟着血雨当头罩下。

    未及身,乌侩的衣服就猎猎生响,几乎脱体而出。

    路天辰惊异于这个高级低重境武技,在他的手上竟然能发挥出这样惊人的力量,看来这个黑大个,真正下过一番苦功。

    乌侩飞快丢出个桃花印,这个低级低重境的武技,成形飞速,碎去的也同样不慢,他也没想到桃花印能有多大作用,只是稍稍削弱攻击力罢了。没时间再结一个三千黑煞,乌侩双手强力推举一面黑光流动的防御能力盾,身体如水般后滑。

    “轰……”

    台上一片金光弥漫,木屑横飞。

    乌侩被直接抛到台下,手中盾虽然没有碎去,但巨大的冲击让他受伤沉重,一张口,一道血箭落地,人顿时委顿下来。

    早有谷家的家医跑上,一番救治。几个人训练有素的抬他下去。

    黑大汉赢了这一场子,得意地看向侧台端坐如山的谷之兰,对于手上的伤势浑不在意。

    “还有人上来吗?”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抱得美人归的风光旖旎。脸上红涨起来。

    叫了两声就有人走上台来。

    路天辰脸上生出淡然之笑。这个上去的人,正是他一直等着的花云青山。你不是一直害我吗,这回让你知道点恶果。路天辰决定出手。

    花云青山一身锦袍,起身后,就有谷家下人一路前边引路,到台前,甚至于伸手相扶,恭敬如孙子一般。

    慢步上台,花去青山一团和气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波澜,面对着山般凝重的黑大汉也没有看上多余的两眼,只是冲着侧台一抱拳,那影响正襟危坐的一朵鲜花就冲他微微点头,一个迷死人不要钱的微笑送过来,让这个纨绔子弟有种飘然架鹤的感觉。

    好在他还没有过于失态,又冲主台的一抱拳,朗声说道::“谷小姐,谷伯父,小侄有自知之明,上台来,不是为自己而来,是为一位高贤之士打个头阵,以免上来些不着调的,我隆真大哥费神,小虾米一类的就冲本少爷招呼即可,过了本少爷这一关,才有资格让隆大哥出手。我现在把这个大猩猩打发了,大家有心想上来上试的就惦一惦自己的分量,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好,亲话少说,我三招打不下去这个猩猩,我就自动下台,也省得我大哥丢脸。”

    他说得一团和气,但听到这番话,下面这数万人开始冷静下来。

    三招打下这座小山一样的黑汉,而能说下如此大话的人,却还只是某个没上场子者的小弟,看来今天来的人算白来了,名花只能是那位阴气十足的美男粪上之物了。

    听过神山殿少主的一番话,隆真连点表情都没有产生。皇子碍与种种,没有参加这次夺花魁行为。无形之中,他就成了今天铁定的必胜者,所以对于花云青山所说的话,他没感觉出有哪一丁点的不妥,对于一位不到二十武王一说,这样的比试只能算是次散心解闷的行为,至于筋骨能不能活动开,或者用不用他亲自上场,他都怀疑。

    看了一眼那个美到骨头的坯子,他已经觉得很亲切,很温馨,似乎只要他一申手,就有温软如水的身躯伏到他的身上来。

    看来求十九弟压场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多余了。他从不愿意做没有把握的事,所有的事都是深入谋划过才实施,而自从他插手以来,还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这一点让他很自负,也相信自己有登上最顶峰的时刻。

    黑大汉被直接无视,脑羞成怒,也不多说,又是一十三拳施展出来。

    拳风如山,台上登时压力沉重。

    花云青山似乎才看到他一样,双眼一缩,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就成了一条缝隙。他手上扑出一道血红的刀形,“烈焰拳刀”,一种高级灵力兵器,才凝结出的灵力刀,忽地迎向那片如山拳风,轰然一声,台上一阵狂风过后,一蓬血雨挥洒,那条大汉如山般矗立,半条手臂扑在落在地上。

    静!

    全场没有了呼吸声。

    一击伤人,这似乎还是在说出三招之后一眨眼的事。一条大汉就这样被他废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