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五十三章想要他死
    大汉反应过来,虎吼一声,唯恐天下不乱一的左手拳一举,双眼血红的扑上来。身体刮起一阵黑色飓风。

    还是淡然抬头,花云青山挥动手中的高级拳刀,一道红光闪过当场,拳刀的光芒直达半个擂台,狂飙出近四米的灵力光波,一闪而没……

    许多人一闭眼睛,不忍再看。

    谷之兰也闭上她若事生非的桃花眼。

    “轰……”

    响声震耳发匮。

    大汉面目狰狞,一拳击到了实处,他早存了一颗必死之心,这时张眼看时,才吃了一惊。

    全场看向台上的目光都是一怔。

    没有血雨洒落,大汉的一只如醋钵大小的拳头,就落在一位长身而立的少年手上。少年的手,只能包得住他半个拳头,但是一层水光在他的拳上流动,一个力可碎石的一拳,就消失在他的白晰的手掌里了。

    而花云青山的一劈,正砸在他另一只手上的水盾上。水盾上波光一圈圈荡漾,两个灵力兵器相接处,光芒直刺目生疼,但倾刻逝去。

    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破衣烂衫的少年,一人抗下了两个武将的拼命一击。

    这是个什么人啊……

    只有风声,场上这数万人,如同空无一物,没有一丝声响。

    “当!”一人手中的一件东西掉落,但他大张着一张嘴,没心思去拣。

    路天辰缓步转身,抓起那个大汉的断处,抬起右手,一团精纯到百分之百的火属火焰,腾出他的手掌。一时间烧得发白的火焰,直接按在那个大汉断臂处。

    “啊……”大汉撕心裂肺的一声长嚎,泪水滚滚而下。

    一阵焦臭过后,路天辰放开了手,再也不看他,转身面对着惊疑不定的花云青山。

    “你要几招打败我?”他冷笑着问他。

    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花云青山对他一身狼狈情景和惊世骇俗的实力震住了。一时没想到该如何回答。

    “他是谁?”十九弟皱眉问身边的谷家家主。

    家主愣一下,然后去问后面的家人,都是摇头,这个一身粗布衣服的少年,谁也不认得。更不知道是哪一家出乎其类的天才。

    “多谢小哥救命之恩,我叫傅龙,将来有用得着我的,就到丰台村找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个大汉深深一礼,捧着手臂跳下台去,一时激愤拼命,在得救后就清醒过来,再不会送死了。

    路天辰冲他一点头,灵力轰的一下在台上布出,一只长达二尺的烈焰狂刀,如一条火龙,张牙舞爪的伸出手端。空气的温度为之高涨,台上的大木有丝丝黑烟冒出。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自燃。

    比较起来,花云青山之前还牛逼烘烘的拳刀,气势小得可怜,象条小虫。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主事的反应过来,近前陪笑着问道:“来的这位公子,不知道是哪家高第高门少爷,怎么称呼您好?”说得从来没有的客气小心。

    路天辰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我叫修罗,你下去吧。”

    主事的一愣,还想再问,但一触到他凌厉如刀的目光,立刻识趣的退了下去。

    而立刻就有人招他到了主台前,家主严重的问及台上何人。却只得到一个修罗的怪名字。

    “修罗?有谁知道他的来历?”

    谷家主问过。见没人回答,想来是个小家族出来的人物。

    “修罗,有点意思。”隆真目光中含着兴致,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修罗……”轻轻念着这个名字,谷之兰意味深长的看向台上那个一身血腥气,破衣烂衫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一出现在台上,她心中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强烈到让她有些不安。

    一身破烂的路天辰,气势逼人,灵力刀几乎将木台点燃了。淡然的眸子,定定地落到花云青山身上。他向他走了过去。

    这个面目模糊的家伙,自己竟然差一点被他重新打回到从前境地。对这样的人,路天辰只能想到一个字,那就是杀!

    花云青山就连最后的一点气焰也跑没了,他忽然说道:“算了,算你赢了,我认输。”

    这句话一说,底下人说是一阵骚动,光凭气势就让对手认输,在这个擂上,还是第一个,而这个认输的人,之前还一击伤敌,赢得毫无悬念。

    “你准备出手吧。”路天辰说道,直视着他。

    “我说过,我认输了。”花云青山对于这样的重复这么屈辱的话,恨得牙根生疼,但路天辰接下来的话就不止是牙疼的事了。

    “我又不是跟你抢那个谷之兰,我是要杀你,你听明白了吗,我赶了一天多的路,就为了你一个人,认不认输无所谓,我只要你的脑袋。”路天辰一字一句说来,声音并不高,但听在众人耳中,都如惊雷过耳,一时间,场子上除了风过,如同无人之境,静得出奇。

    “我得罪你了吗?”花云青山到此时,已经不容不得他不相信了,他灵力尽出,手中的烈焰拳刀,似乎也长出一些。

    “是的,你出手吧。”路天辰说完就挥动了手中的烈焰狂刀,一招以四重轰为原型的立劈,划过两人之间的距离。

    半空中,一连四道火光,几乎同时间轰向对面的花云青山。

    再狂妄,花云青山在连呼吸都困难的情况下,也知道只有躲开的份。他脚下滑动,用手中的拳刀虚接,人已经如游鱼一般,躲到台侧。

    “轰……”

    刀光砸地。

    大块的木头崩飞上天,再落下时,已然熊熊燃烧起来,路天辰落刀处,近四米的面积,已经被大火吞噬。

    身体如同行云流水,路天辰一瞬间就将横切一刀。台上起了一阵火风,长达四米的火属灵力波使得台上通红一片,耀得人张不眼睛。

    只有一条路,花云青山在最后时刻跃身而起。身子姿态无一丝暇疵的飞到三米的半空中,同时手上的烈焰拳刀轰然砸下。

    他面目狰狞,头发乱舞,衣服上已经有多处破裂开来。狼狈到了极点。而此时此刻,他哪还顾得了这些,只是拼命将体内的灵力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发挥出来。

    红色火龙在半空一个不可思议的转折,路天辰的刀光已经将这少主全部罩住了。

    花云青山正在以惊世骇俗的速度落向他布出的火海里,如同一只扑向火的飞蛾,看得四外的人们呆若木鸡。

    蓦地,起了一阵风,风过,一个天青色人影飞入半空,半空中忽然一黑。咔的一声巨响,如晴天响雷一般,轰隆隆的声音直如在人心头滚过。半空中连响过几下兵器相接的轰鸣,一个身影,已经挟着花云青山,飞出火龙范围,落向擂的后侧。

    路天辰手上吃到两记重击,手臂酥麻,一时间,立在原地,没有去追击。

    慢慢转身,一张美到极致的男孩子的脸正冲着他。

    隆真,出手不凡的隆真,终于站出来,出手救他的小弟了。

    路天辰目光转到台下,那里楚楚可怜的站着一位泪人,她正冲他连连弯身。把一个女孩逼到如此可怜的程度,路天辰还是第一次。弄得他很犹豫。

    “兄弟,”隆真却是一抱拳,朗声说道:“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明言,是我兄弟的不对,我兄弟二人一同向你赔礼就是,有什么事非得要性命相搏呢。”

    路天辰一笑。

    “我就是想要他死,他长得太难看了,我看着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