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六十四章功法
    后面那人一脸的端容。叫余欢的也没看出有半点欢的意思。微锁着双眉,秋水眸子里深深的,看不出里面有多少故事。

    “余欢,你不要再专心与一个寒心剑了,你得杂揉一些火系的功法,比如攻欢乐,这样才能不致于陷入寒心剑的功法里,走上阴寒的妖路。”

    路天辰一愣,想不到修炼神识也有武技功法,还分出各系。

    “是不是炼寒心剑越深入,她就变成一个冷妖怪了?”路天辰想知道她最后的形态。

    “唰……”

    话一出口,一道寒光划过路天辰的神识。

    路天辰大叫一声,忽地从地上站起,右手灵力涌出,一个火焰刀形立刻让室内的温度升到了一个让人如身在酷日当头的炎夏。

    那位二十七八岁的余欢老实不客气的给了他一寒心剑。这是神识对神识的战斗,路天辰猝不及防,苦头不小。寒冷的剑芒一闪而没。脑海中立刻有片刻的混沌,失去了意识。冰寒之气让路天辰有置身于极寒苦地,片刻成冰的错觉。痛如刀绞。

    还真是他妈的变态,这种功法。

    路天辰跨上一步,灵力刀横在身前,他现在动手,无人能挡,只一犹豫,头脑中忽的清明一片,极愉悦的情感在胸中莫名产生,瞬间如置身地一处湖海之畔,云淡风轻,天高海阔,胸臆大开,一时间只觉得天地极大,忧愁愤怒一扫而空,碌碌小事再不放在心头。

    路天辰一愣,一转头,见寒水一张脸正喜乐不尽的看着他。

    这一定就是那个叫做攻欢乐神识武技。

    路天辰倏地收回灵力刀,坐回到自己的蒲团上。再也不看那个余欢。

    余欢受惊不小,本以为自己的神识剑,立刻能让这个小学弟丧失所有行动能力,没想到对方的神识强大到如此地步,竟然泰然自若的受了自己一个三重意念力的一次重击,而且立刻就要挥刀相向。

    自己除了意能刀只是个武将一重境,而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小学弟却显然拿出了一支武王一重境(经过第二个异体空间改造后,灵力皆提升了一重境,)的灵力刀。

    一个武王呵……

    余欢有一刻的呼吸停滞,如果不是寒水的援手,这个已经毫不受激的少年会没有丝毫犹豫的把灵力刀劈过去。而她的下场显而易见。

    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导师,路天辰说道:“老师,是不是炼寒心剑越深入,她就变成一个冷妖怪了?”

    这一次他的话没人打断。

    寒水冲他点点头,轻声说道:“你的课不在这里上,你听着就是了,别再发问。”

    愣了一下,路天辰就听话的不再出声。

    这时,后坐上,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长相极柔和甜适的一位熟女,站了起来。她起身走到路天辰面前,庄重说道:“小学弟,我是瑶净,跟着老师修行七年了。看来你已经是一位武王了,非常了不起,我想请求寒水老师,允许我向你挑战,我想看看我这个意能达到武王三重境的神识修者,能不能打得过一位灵力修者。”

    她很恭谨的冲着路天辰微微躬身,态度谦和有礼,看不出一丝的据傲。然后又回过身来,等着老师示下。

    寒水饶有兴趣的看向路天辰。轻轻说道:“一个月后吧。”

    然后她问路天辰:“想知道武王三重境到什么程度吗?”

    路天辰点头,很好奇。

    轻轻一笑,寒水还在看着他。

    而路天辰已经在原地面无人色。

    课时为一个时辰,路天辰完全听不明白她们在说些什么,但依然强制自己硬记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

    下课后,学姐们涌上来,除了余欢外,其余人都围在路天辰身边,问一些路天辰很无奈的问题。

    “你几岁了?有媳妇了吗?”

    “你好厉害啊,怎么他们说你还只是个武者八重境呢?学监们都瞎了吗?”

    “你还有哥哥吗?象你一样卡哇伊的,厉害不厉害无所谓……”

    “你真跟学姐过招啊,一个月,连武者都恐怕不是呢……意能比灵力慢得邪虎,男孩子没人修炼呢,不但慢,还极难突破,你看看我们,就瑶净学姐一人到了武王三重境,虽说比起灵力武王三重境的同院武者来,学姐总能赢,可她七年了,才突破到了这一重境,比起那帮灵力修者来,慢了不是一点。唉,我们就更惨了……”

    “小小,你干嘛呢,别把我们的小学弟吓跑,他要跑了,你就当学弟给我们解闷!”

    众女嘻嘻哈哈的满堂春色。

    瑶净坐在一边,脸上安静得出奇。

    寒水的居所一如她的名字,清雅得如同置身在一处山水之间。一排细竹装在青石槽里,立在东墙脚,长得一人多高,青翠挺拔。

    窗下是六盆兰花,窗上是些细碎垂下的吊兰,长窗被绿色围住了。

    而她用来隔开寝室的大屏风上,清一色的水墨山色,空远得冷清的画面,更让室内显得不沾俗尘。

    中修随着寒水进来后,就坐在屏风下等她拿出一本功法来,递到他手中。

    低头一看,是本高级高重境功法,生机。

    名字怪,路天辰用神识打开了,轰的一下,神识受到的冲击,比一本地级的武技还要强横。过了好一会,路天辰才镇静下来。而一直担心的看着他的寒水,舒开了眉头。

    “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啊。”她由衷说道。“这本书我当年打开的时候,躺了一天,才能动弹。看来这本功法给你就对了。”

    “这不就是一本高级功法么,有什么特别之处?”路天辰好奇的问。

    “它的特别之处就是它不分属性的,它有些象是纯自然的东西,你炼过它,可以选择的武技就宽泛得多,火属金属,任意选择。你仔细看过再说,如果不合你意,可以再给你一本别的。”寒水说完就要出门。

    路天辰急忙拦过她:“我还没炼呢,你先教过我再说,我现在什么也不懂,什么是意能刀也不知道。”

    “你得看完这部功法,它能告诉你一些基本的东西。至于意能刀,同你们修过的灵力刀一样的,你看……”寒水说着,右手一晃,路天辰只觉意识受到一阵波及,她的手上就出现一把长达近一米的森然的意能剑,纹饰极精美,冰属的流光在上面伸出长达一米多的波动,显然是一把地重境的意能兵器,而她也是一位武王巅峰人物。

    “我只是个武王,但我们的意能不一样,在战斗时,我们同时攻击的不光是对方的身体,还有他的神识海,也就是我们每个人诸存意能的所在,同我们的丹田相似,只是它的位置是在我们的颈后,头部下的一处地方,你自己也能感应到,一打开的就是它,我们本以为那只是意识产生的地方,实际它就象我们的丹田一样,你能说清它具体的存在吗,没人会以为丹田是我们身体能容不得下的大小,我们的丹田在感应里,能达到湖海般巨大,这也同我们的神识海一样,当我们把无尽的意能放进去后,它就会一天天强大起来的。好了,你先弄懂这本功法,等我回来时,我希望你能弄明白它。”

    说着,寒水就再一次出门,她的职责大,还有许多事要她去做。临出门,她又回头说道:“我大概一个时辰后回来……”轻轻一笑,身影如梦,她关上了房门。

    路天辰沉下心来,平静了呼吸,这才打开神识,这是从小父亲就强制他这样做的,渐渐就成了习惯。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神识原来就在自己的后脑。

    只看了不到二百个字的大纲,路天辰就震惊的张大眼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