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六十五章又见
    “生息功!”

    打开总纲,第一句就是:任何属性都不可轻练,此功法可回噬其主,切记切记!本功法绝非高级武技,绝对是一本最低级别到无以复加的最低功法,每一步升级都是一次生死,切记切记!

    “这就是自己生息功上的总纲啊,什么生机,生机就是生息啊!”

    路天辰有些糊涂了,他同时将两份功法放到一起对比起来。除了运行线路不同外,这本功法竟然同妈妈做了双份标志的生息功法,神似。经过比对,路天辰最后确认了这件事。两本功法原来竟然是一本书,只是后来被人为的分成了两本,就是说修炼神识的生机,也是生息功法的一部分。路天辰越看越喜,之前一些晦涩难懂的地方,霍然开朗,一气呵成的惯通下来,这个高级的生息功第一次全然的弄通了,如同小河入海,呈现在路天辰面前的是一个浩瀚的又清清楚楚的世界。他已经步入其中,只要一直走下去,彼岸几乎可以预见得到。路天辰的惊喜难以言表。修炼方法,他不用再看,已经明明白白,剩下的只是时间和天赋加勤奋苦功。

    两本就是出自同一位前人之手,路天辰第一次想到要知道这本功法的创造者是谁。

    经过好一番的寻找,终于在生息功法的中间处,生息功法最高级形态后,记着这样两句:希炎达到这一境界,用时百年以后,百年后,余称帝!

    希炎武帝啊……

    生息功法竟然是八百年前的希炎武帝所留!

    路天辰有些坐不住,以他沉静的性格,乍得到这个信息,足足用了一刻钟才能坐下来,再次进入功法的研习中。这次的功法他只用了一会就弄通了,然后他就一直看着生息功的最高形态出神,那上面只有一句话:天人合一,无所不能!

    能呼风唤雨吧,能天马行空吧,能飞天遁地吧,能为所欲为吧,能渡人渡已吧,能羽化成仙吧,能搬山赶海吧……

    幻想人人有过,这一刻,我们纵意淫荡!

    等到寒水推门而入时,看到的路天辰正背手立在窗前,极目向远天看去,那个方向,正是那个神源山所在。

    没有回头,路天辰轻声说道:“老师,告诉我你最大的愿望,等我从神源山回来,帮你做到。”

    听他的话,没人会认为他只是在说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阳光透过无尽的绿色,沷在他修长的身体上。这一刻,寒水眼里的路天辰直若从神光里走来,令她有一刻的呆滞。

    “这小家伙,他真是狂得没边啊……”

    寒水激动的想。

    冬夜极寒,身上依然着着深色宽单袍的路天辰终于等到一个小心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来人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同地上的积雪相近,使得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模糊。来人极小心,先在大门前来回走了两趟。这才一偏身,过了高墙,

    路天辰没有进去,只在街边的树端直立不动等着他。夜风过树,路天辰随着大树一起一伏,浑然一体。

    很快,那人又从另一处探头出来,飞速一张,这才飞身过墙。人在街上,依然四处看了一下,然后如飞向东城奔去,行出五百米,进入一全极僻小巷,与另一人会合。两个一人一骑,铁骑生风,狂飙过京城的官道。

    飞雪溅地无声……

    东城。

    炎黄家族的重地,每过五百米就有一队炎黄家的十人小队,轻甲而过。

    一路狂飙,马上之人向那队人点一下头,马不停蹄而过。

    距炎黄家大院不出二里,有一处房屋,平常到路过的人不会偏头看上一眼,矮墙灰瓦,大门虚掩,一看就是一个破落户,破落得不需要高墙重门守护,马上二人直接进入,消失在门后,门就又掩了上去,依然一副无人防护的状态,但在门后,正有几只刀子般的眼睛一霎不霎的盯着门口处。

    来人之一扔了马,另一人牵走了。一连两间大堂,只用了几秒就走完了,后院一处房间内亮着灯光,他来到门前,轻扣了三下,就束手立在那里,等了一会,才有人问道:“谁在外面?”

    “力儿。”来人低声说道。

    “进来吧。”

    推门而入。

    屋内静不代表人就少,一连坐了近十位中年老年的华服人物。人人都面色凝重,很少说话。

    进来的是个青年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副精悍长相。一进屋,他就将手中的一包东西放在屋中的长桌上。

    “唉,你到底还是去了,不应该的,现在是家族危难之时,不携手共进,反而要互挖墙脚,隆家这回算是真难以翻身了。”一个低头坐在人后的老者,叹息着说道。

    “哼,不能再任隆扶蛇任意而为了,家族被他当年的一个决定逼到了绝境,难道还要让他执掌家族大权么?”青年怒目圆睁。

    他找开手里的包裹,里面赫然是一块祖宗的牌位,几不知道有多少代了,古色古香的一块楠木上刻着一个隆齐声的名字。下面是本族谱。

    “唉,扶蛇是糊涂到家了,这两样东西也敢留下,凭这两物,就可号令全族了……”那个老者摇头不止。

    “哼,他潜入皇宫,还在筹划他的罗浮大阵,想把路天辰诱入大阵杀死。我就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邪毒,非和那个小子结仇,那小子一身邪功,能突然达到武神一级,炎夏帝国哪还有敌手,将来第一大家族,眼看着就是路家的事,他还执迷不悟,一心想杀死他,隆扶蛇他以为他是谁哪,家族中七位当家长老,没一人生还,他们爷俩倒跑得快,可怜的我爷爷……”说到此处,青年泪如雨下:“武王巅峰,活活碎成四断……还要继续下去,和一位武神继续为敌,是想把家族剩下这一万武者都葬送啊……我今天拿了族谱祖宗牌位,就不怕五马分尸,我要让家族在炎夏帝国存活下去,一百多年的传承,不能就这样断送了……”

    他的一番话说得激动非常。也句句在理,一屋人顿时没人再说什么。

    那个老者叹息说道:“难啊,扶蛇虽然在这件事上一错再错,但他的背后有个皇后娘娘在,你无能为力的,说说也就算了,再一个家族中现在最高武王就是他们父子,还有个武圣,那个在宫里的伊鬼,支持他,没人是他敌手,你还是趁早死了这颗心吧,它只会让你送命,不会有结果的。”

    青年大手一挥,砰的一声重重击在桌上,恨声说道:“我一人之死,能得家族上万条性命,几代人不亡,值了!“

    “你死就死了,没用的,救不了谁的……”老者说道。

    “三爷爷,那就束手待毙么!”青年怒道。“他如果再弄出个什么大阵,将路家人掳到阵中,惹脑了他,你想那个路天辰还不将家族所有人都灭了吗,我们都得死!谁能挡得了武神的一击?六个大武王也不过就是一击的事,你们还没明白过来吗,隆家绝不能再犯险了,需要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个时期。”

    同时看了一眼窗外。

    路天辰猛然明白过来。这个青年太过厉害,自己竟然也在他的算中。

    “可是他们父子是武王啊,家族中唯一的武王,还有个伊鬼护着他,皇后娘娘更不会看着他爹爹受欺的,那更是惹不得的主啊,就算你说的全对,我们也都是一个心思,有用吗?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老者说道。

    这句话一说,正中心事,全屋人都不吱声了。

    “我想过了,要救隆家,只有一条路,只有让窗外的那个人出手……”

    霍地,全屋人都站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