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六十七章一招
    触手微凉,天灵散放在手前几天,光芒直如悬在手上一般,绵绵的天地灵气,已经从他的手上钻入身体。空间戒指超强的凝聚力使得它身上的灵气没有一丝的外汇,但一出戒指就不受控制的溢出了。

    路天辰急忙吞了下去,沉入到生机功法里。

    药一入口,能量就噗的一声散开了,各经脉受到的冲击,令已经痛苦十分的路天辰雪上加霜。他强令自己将这股能量转到生机功的运行路线上,忽忽的两个大周天,神海中沛然的能量压再一次加重加大,一波一波的能量似乎无尽无休的加入神识海中,扩张在无限进行着……

    蓦地,路天辰感受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刺痛从神识里传来——神识要炸裂了,识海的壁上出现了一道道的细纹,细纹一路扩张,已经再也没力量撑持,突然一下,到了尽头。霍然的一道白光,路天辰只觉得后脑处砰的一声,炸了开来,另一个空间就在他的神识海里现出一片空旷。

    头痛瞬间消失,路天辰欣喜若狂的张开一双星目。神识海一片空旷,比之前大了整整一倍,充沛的能量在神海里流动,路天辰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但就在这时,一张妖异的美人脸,出现在神识里。美人狐一脸的媚笑,轻声说道:“你好厉害啊,竟然拥有了武士一重境的意能,修炼天份真的惊人哦……不过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在我面前差得有多远,所以我来告诉你一下,有些时候,人是要提醒才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呵呵。”

    轻笑过后,它轻轻一抬小爪。它本身的神识体在路天辰的神识海里小得可怜,它的小爪更是小得可笑。但此时它的小爪上凭空多了一只晶莹剔透的冰棒,长不盈尺。

    高重境灵力兵器玄莹棒。

    轻轻一笑,它挥动了一下……一道白光划过路个把的神识海……

    路天辰大叫一声,一头裁到地上,嘴角流下一缕鲜血。

    “你狠!”

    咬牙切齿的路天辰翻身坐起,再打开神识,里面那个小角落里,一个微微散发出红异之光的小小空间在他的神识海里,张大了一些。

    苦苦一笑,路天辰一口吞下了手里的两粒天灵散,直接沉入到生机功法的运行中。

    无尽无休的能量再一次冲入神识海,脸上带着一丝冷笑的路天辰轻声说道:“你来吧,有多少能耐都使出来,就算把神识海废了,我也要同你同归于尽!”

    狐媚的笑意顿时在美人狐的脸上消失,它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个大错误,一个无法弥补的大错!

    “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狠啊!”

    当寒水因为没见到路天辰来上课,而来到他的门前时,隔窗看到了一幕惊心动魄的情形。路天辰正面目狰狞地沉在修炼中,他身前的地面上,放了十几枚灵气四溢的天灵散,绵绵不尽的天地灵气,正从这十几枚三重境天灵散里呈直线距离地钻入路天辰的身体,而路天辰此时此刻全身笼在一片白雾中,状如疯魔,既痛苦万分,又畅快淋漓。

    “杀了你……”

    这句话在他的神海里翻来覆去的响起。

    而此时的美人狐,完全退出了神识海,安静的卧在空间小树下,一鄙夷的冷笑着。

    寒水悄然的退去了,这个学生她能教给的已经完成了,余下的事要他独立面对。

    中夜,一天一夜不食不饮的路天辰飞身出屋,如一只夜鸟,几个起落出了玄机灵力院的高墙。再次来到那处普通院落门前,石重境上正坐着一人,老得牙齿也掉光了,似乎喘气都是件痛苦不堪的事。垂头丧气的坐在重境上,一点生气没有。

    路天辰的心就是一沉。

    他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绕到僻静所在,尽身入院,一番探查后,果然已人去屋空。原来的几千人已不知所踪。

    蓦地,路天辰站在房顶的身体飞速一退,退到一角站定。他原来的地方,凭空多出一个人来。

    此人一现,空气中猛然的一热。

    来人身高达到近两米,膀大腰圆,站在另一角上,威风凛凛不怒自威,而周身环绕着的正是熊熊燃烧着扑出一米之外的金黄色火属灵力波。在他身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两个青年人,由于速度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当他们在另一处屋顶驻足后,路天辰连向那边看一眼都没有,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对面那个人身上,还有他的一只右手。

    那只手上有一只灵力兵器,一把火焰升腾的布满古朴花纹的精美绝伦的火属斧子。天级重器,炎黄斧!

    那人看了路天辰半晌。路天辰连灵力也没有布出,只是微弯着身子,淡然不动的看着对方。心思电转,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除了有些意外,他心里再没有别的波动,经过的大仗已经不少了,现在的他,很难再生出你有多牛逼的敬畏,而是自己先开出一身的王八之气,吓不得别人不要紧,是自己先别跌了那个重要的份。

    对于对方连灵力波也没有布出这一点,来人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能得到别人如此赤裸裸的轻视,那几乎已经是非常古老的事了,自从他五十岁以后,别人再向他的目光都是仰视着的,诚惶诚恐。象这家个明显不过是个孩子的小家伙,竟然一脸淡然的在他强横至极的威压下无动于衷,让他极感兴趣。

    “你就是那个路天辰?”他沉声问道,声音甚至可以说很温和,象是一个家中长者对小辈说话。

    路天辰一笑,说道:“你不会就是那个炎黄无敌吧,听说已经是位武圣巅峰,不过现在看来,传言错了,你恐怕已经是一位武皇了吧。嗯,武皇一重境,武皇的灵力还不太稳定,看来晋级只是近来这几天的事。”

    “哦?你看出来了?”炎黄无敌说出这句话时,声音一如刚才,只是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他前几天出关之时,连家族中的几位武王巅峰也没看出他们已经破壁成皇,而眼前这位少年在他布出的仅仅是武圣五重境灵力波下,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底细,这一点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面前这个十几岁的毛孩子,起码在神识修为上已经在他之上了。

    “路天辰,你做事太过了,虽说隆家在你十岁时做了大错事,但你既然已经恢复了,而且死在你手里的隆家人已不下七百,还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武王,再大的过失也算揭过去了,你再来这里赶尽杀绝,就太不应该了。我劝你快走吧,念在当年同你亲爷爷之间的一点交情,我可以放过你这一次,下次再让我听说你动隆家一人,就别怪我以大压小。”炎黄无敌的声音依然温和低沉,只是话里机锋已重。

    路天辰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如果自己动用老树的生命力量,在半个时辰之内会不会一举毙了他,还能逃回灵力院。另外炎黄无敌与一般炎黄家的人不同,他是地地道道的皇族,动了他,皇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必须杀了隆扶蛇和他的儿子,就筧是你达到了武皇一重境也拦不了我的。”路天辰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尊重你,是因为我没见过面的爷爷,据父亲说,你和他老人家私交甚厚,你对路家也算过得去,活了也有一百多岁了,也应该明白,有些事,并不是你能左右的。”

    路天辰扬声道来,后面的二人也听得清清楚楚,那两个青年都是一脸的激愤,若不是有大长老在跟前,早破口大骂了。

    炎黄无敌愣了片刻,对于路天辰无礼至极的话,他更多的是震惊,过了一会才说道:“我一直好奇,隆家的七百人你是怎么杀的,还有几个武王?难道他们都是站着不动吗?”

    “隆家人没跟你细说吗?”路天辰反问。

    “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细说,我也不好多问,似乎里面有些不想人知的事。你也不想说吗,我很好奇。”

    “我无所谓。那些虾米,我费了些事,至于那个武王巅峰,我用了两招,至于那六个武王,我用了一招,连带着杀了百十个武者。”路天辰淡然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