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六十九章瑶净
    他吃得很专心,以至于一桌子的千娇百媚的小姐们走光也浑没在意,直到全部消灭光盆里的饭菜,路天辰才抬起头来。

    饭堂没有了之前的喧闹,学长们一改之前的巅狂,一个个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得文雅动人。

    而偶尔有瞥过来的目光,都是震惊之色,如同在看一位外星生物。

    这就太诡异了,说不通啊,路天辰一抬头,面前是一张迷得倒英雄的全国人民的一张桃花面。这个十七八岁的祸乱众生的小妖女正一脸专注的盯着他看。

    四目一对,心里都是一惊!

    想梦!

    而想梦也从对方极其近似的化装手法和没法改变的眼神里认出了对方。

    “哼!我说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名字。路天辰,录休,你就不能起个象样点的名字?没有一点创意!”

    “没办法,原来报名的地方就用了这个名字,现改也晚了。”路天辰淡然说道。

    “听说隆真大哥家里的事了吗?有个也叫路天辰小子把他们全家都杀了。”如果目光能杀人,路天辰现在早化成千万块了。

    “听说了,不过好象那个隆真没死,不过过两天就不一定了……”

    “啊,真的,隆真大哥他没事!”想梦有些菜色的脸上现出一份狂喜,这让多少有点阴暗的路天辰心里一阵后悔。

    “不会的,他再不会有事了,因为我要让你先死……”

    满屋皆惊,听不到一点用饭的声音了。

    然后这个对隆少有些爱得畸形的小女子站了起来,说了一句让路天辰有灭了她之心的一句话:“有人把他打成个废物,本姑娘就有可能嫁给他。”

    她连说了两遍。然后独自一人走了,另一间饭堂里,同样的一句话传了过去。

    “打残的录休,想梦就嫁他啊……”

    “录休是谁啊,得罪了咱家公主?”

    “那个新来的,据说是跳级进来的。来的时候只是个武者八重境的垃圾,也不知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背景……”

    “别乱说,他可是三个学监抢得差点打起来的香宝贝,算了,我还是先去找他吧,不然一会来不及了,估计这会已经有几十人去找他了,得罪公主,让她许下这么重的承诺,这小子怕是活不过明天了……”

    等路天辰来到院落时候,确实发现想要好好走过这段距离,很难。

    黑压压的,全灵力院没来的人不超八个,全是他的天良未泯的学姐们。

    实际上她是怕导师怪罪她们没有援手。而躲到暗处,磕着小食品,看戏。

    路天辰面前,是几百个武将,和百多位武王,个个锋芒必露,年少轻狂得无法无天。放眼炎夏帝国,能进入中级灵力院的不过就是这几百人,还是十几年才达到了这个规模,一年也就几十人罢了。

    “你们不会是想一起上吧?”路天辰郁闷至极的问道。

    “那还用不上,只要你打过了我,就没人拦你了。”一个长身玉立,姣姣不凡的青年从人丛中走了出来。

    “鱼过帆——”

    他的话没人反对。就象苍井空说要真空上阵一样,没人认为他说的有什么不对。

    “那你还不快点,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们玩。”路天辰真心诚意的说道。

    “你妈的,狂的没边哪,捧死他!”站在鱼过帆身旁的一位明显充了个小弟角色的人嚷嚷。

    路天辰一步跨过三米的距离,一掌掴在他的脸上。这小子很荣幸的飞身而起,落入他身后十米外的人丛里了。大家怕砸着自己,就都闪了一下,都是武将,行动迅速精准。

    那小子正好落在空地上,发出让人兴奋的嚎叫。

    人们是兴奋了,这小子看来不是传言中的什么武者八重境,那么垃圾的级别,打不飞一位武将的。

    鱼过帆好看的长眼,眯了起来:看走眼了,这小子出手不凡的一刻,他就在身边,伸手可及的地方,可他却眼看着小弟被飞,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快点吧,”路天辰指了指他,“我没那么多时间。”

    鱼过帆的脸皮就挂不住了。

    “狂!够狂!”他轻蔑一笑,脱去长袍,随手递给旁边的人,狂暴的灵力学在院子里涨了开来。

    一个角落里,默默站了一位女子,认真的看着这场挑战。

    “武王七重境!”

    人丛中发出惊叹!鱼过帆的脸上现出一份得意。这个级别,绝对是学院里所有学员中最高级的。而且他还是位金属灵力拥有者,最具攻击力的灵力之一。

    一把金属性的灵力刀长出近两米的恐怖形态,灵力波使得众人纷纷后退。

    二十八岁的七重境武王,放眼炎夏帝国,绝对的牛人。

    所以他脸上的那份轻狂,没人会认为有什么刺眼的。

    他的修为甚至超过了院里的两位导师。

    “妈的怎么到处都是武王啊……”路天辰愤然的骂了一句:“你都武王了,打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学弟,不丢人么?”

    “没办法,谁让你得罪公主了呢,我不但要打你,恐怕你以后也修不成功法了,公主说过要让你残了。”鱼过帆有些无奈的说道。打一个小小的新生确实有点超出了他的底限,但是这个大功绝不能让别人得去的,就算这件事,院里一定会有惩戒一样,他必须得这样表现一下。为了那个他梦中也能意淫的小公主,他留在这个早已经学成的灵力院里近十年,若不是中途出来个隆真,想来现在二人已经双宿双飞了。

    “那妞就是一个花痴,你们看不出来她不正常吗?这样的妞,给我我都不希罕……”路天辰的话没有说完,面前已经是铺天盖地的灵力金光。

    “金刃诀!”

    一个很普通的低重境武技,在鱼过帆的手上却发出惊人的威压。

    他怕太丢人,没用更高级一点的武技,必交对面的只是位小学弟,用高级武技,他配吗!

    路天辰没动。

    金光万鈞之力砸到一面冰屏之上。轰的一声,凝住了。

    场上没了呼吸声。

    对面这个连动都没动一下的小弟,张开了一面只有武圣才能张开的灵力防御屏!!!!!

    “还打么?”从来没动一下的路天辰问那个脸色差到极点,灵力全出的鱼过帆。

    鱼过帆不是傻子,一个武王去打武圣,而且人家现在还没动上一下呢,自己就灵力全出了,再打下去只能是徙受其辱,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收起了灵力刀,路天辰慢慢的从人丛中走了过去,所过之处,人们自然的让出一条路来,这个小学弟单薄的身体,刹时高大得需仰视才行。

    然后那个一直低调的小弟,说了一句让这个灵力院记一辈子的伟大的话,将来无数岁月里,到这里的每一个学员都听学长们说起这句名言:“不知道想小星牛逼到什么地步,哪天找他玩玩。”

    “咯吱”那个一直躲在暗处的小女子,想梦,有一颗银牙估计咬碎了。

    路天辰回到自己的住处,门前站着一个曼妙的熟女,学姐瑶净。

    路天辰快崩溃了。

    “我不跟你打了,我打厌烦了,谁来也不打了!”他开门进屋,理也不理这妞。

    除了冷若冰霜,这妞长得还挺诱人的。路过她身边时,路天辰有意无意的碰到她的身体,在尖峰上蹭了一下。

    大姑娘脸上立刻一红,没想到他敢如此无礼,脑怒的举手要打,见到路天辰连挡的意思都没有,就慢慢放下了。

    “学姐,你陪我坐会,我跟你说说这近一年来我打了多少架,”路天辰郁闷之极的拉她坐下,有了一股倾诉的冲动,他同这位学姐一面之缘,再多的交集就是那一次一月后的挑战,路天辰已经不想应战了。

    很唐突的被个小弟弟拉着小手手,瑶净心有鹿撞,脸上出现少有的一片红霞。

    “只是不到一年的时间,生死也经历过六七次了。还是先从我到达我有过婚约的东方家开始说起……”

    路天辰拉着她,二人就坐在地上,从美珊讲到美珠,讲到第一次出手,讲到伏牛山贼,讲家族,讲想梦,所有的事,一股脑的摆到了瑶净的面前,没有丝毫的遮掩之处,路天辰装得太累了,处处提防,处处的狂战,十七岁的身体承担了太多重负。

    讲过后,他全身都轻松了好多,不由得伏在这位大姐姐身上,安然的睡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