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七十章寒冰
    一个时辰,这小子足足讲了一个时辰。

    而这位瑶净学姐,本来就是下战书的,看着怀里睡如婴儿的路天辰,她轻轻的叹息着。

    ……这么小,受过的苦,是自己一辈子不可能遇到的,她将盖在他脸上的一缕头发拉起,拢到他的耳后。看着这张精致到极致美少年的面孔,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弄疼了,疼得她想流泪。

    路天辰这一觉睡得极香甜,等到他再张开眼睛时,已经月上枝头。他一跃起而起,忽然身上落下一张素白的纸来,上面娟秀的字迹写着:放心,你的事,我永远不会对第二个人说,死也不会。

    怕他的心上再加上一块重物,瑶净临走时,留了这张条。

    路天辰一笑,觉得一月后的比试已经变得有趣了。

    从妈妈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把天灵散,路天辰沉入到生机功法的运行中。神识海里,美人狐侵占的那块微小地方,似乎又有一些变化。这两天它一直很安静,不再一脸媚态的出现在路天辰的神识里,似乎在有意识的淡化它的存在。路天辰是时刻不忘它在干着什么。

    这一次的修行,比上次增加了痛苦,每一次完成周天的运行,将能量充入识海,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识海的每次扩张,美人狐的脸上都加重着厉色。

    这种痛苦就是它的抵抗产生出的。

    一夜一天,过去。

    灵力院里这几天故事少了些,只有一条,就是关于那个少年路天辰的。当那张武圣一级的灵力屏张开,也就注定了路天辰的风云故事开张运营。这样的故事当然也就很快传到刚从外面回来的院主想小星的耳中,包括一句他有多牛逼的伟大语言。

    所以当他以极大的好奇来到路天辰门外时,却碰上了院里有名的冷美人,寒水。

    寒水正要回去,停下步子,神情调皮的笑道:“老师,你是来看看你的挑战者么?”

    想小星近二百多岁的苍桑的脸上现出一丝苦笑。

    “听说才十七岁。”

    寒水点头,不无骄傲的说:“是我的弟子,要向他的太师父挑战呢。”

    “哼,也就你的弟子能干出这事。真的是武圣一级的么?”

    寒水点头。“第一次见他时,是在藏书阁上,窗开着,门外是院里三重防卫,其中就包括了我大师兄无涯山的那一关,我不认为一个武圣,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入藏书室,而不告他发觉。就是我,当时就在藏书室里翻书,竟然是他收起灵力后,才发现他的存在。这就超过出了武圣的能力了,师父,你别忘了我是意能达到武王巅峰的武者,我的神海,连一里外一根针落地也察觉得到。”

    两个人就站在路天辰的窗下,用神识交谈着。

    想小星目光变得郑重起来。点头说道:“好剧烈的能量波动啊,我怎么感觉这股能量波动,隐隐有杀伐之气呢?你没感觉到?”

    “是的,我感觉得到,他修炼时一脸的痛苦。神识让我能感受到一股杀气。”

    “修炼如果让人痛苦,就不会仅仅只是修炼,也许更象是一场激战。”

    寒水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小屋,眼光忽然有了许多的不舍。

    “舍不得啊?”想小星微微一笑。

    “是啊,多好的弟子,才几天他的神识已经很大不同了,如果一直在我身边,很快就能意能天下第一。”

    “呵呵,中级院是留不住他的,他有更广大世界,也许将来会回来,但现在肯定要走的。”

    “是啊,他得去神源山,那里有更大的世界,有更多更多的挑战……”

    两人说着。想小星隔窗看了一眼那个叫嚣他有多牛逼的良材,想起自己当年的意气风发,心中一暖,携了徙儿,回小楼了。

    他的女儿正等着他回来,商量怎么制服这匹野马,她想不到,她的父亲已经对最劣的这匹马着迷了。

    百枯庙位于城西近十里,当初建的时候,和尚的脑袋就有点缺弦,太鸡八远了,谁烧个香还重金打车去呀!结果建起来和倒下去的速度均等。

    一地残坦,也没个屋顶了,隆家的几大支,带了几百人,今夜就聚到了这里。因为一个孩子,一个平日里威名赫赫的,一走动四邻皆惊的大家族,如今却要进行地下活动才能保命,这种反差就算心理承受力达到超级小强一级的,也不免有一腔的悲愤无处发泄,血红的大眼无处可瞪,一身的灵力无能为力。

    一张从城内抬来的大桌上,摆了隆力从长支大祠堂偷偷拿来的宗谱,宗位。

    这就是号令,有它,全族人就得到场。

    几大支的人都到了,静静的山岗上,几百人无声无息的坐了一地,月光下黑压压的一片,若不是走近处看,还以为这是一群石像。

    冬日的山岗,冷风不时吹过,夜鸟的悲鸣使得岗上更是清冷。

    蓦地,山风中多了一种声音,众人循声看去,一只大鸟在众人头上一阵盘旋,忽地一下落了下来。

    鸟长近七米,翅展也在十米之外,七分似鹰,看不出是什么鸟类。从它的身上,走下了隆家的那位阴柔的家主大人。众人等了近一个时辰,才算等到了他。只有他一人,没看到隆真的身影。

    此时的隆扶蛇一脸的冰寒,来到长前,先一番扣拜,这才转过脸来。众人一同行礼。

    “是谁拿了宗祠里的东西?”他沉声问道。

    “是我。”没用他问出第二遍,一个人就站了起来,这让隆扶蛇心中一动,明白了什么。

    “隆力,你好大胆,谁让你这样做的?”他沉声喝道:“祖宗的东西不可妄动,这一点是要家法的!”

    “家主,您先别忘着问我的家法,我们都想知道一件事,家族遭此在难,为什么一直找不到家主呢,族中无人主事,隆家是不是就得亡了呢?”

    这个隆力平时里并不出众,隆扶蛇也从没怎么看重过他,没想到今天站出来,一番话说得众人尽皆点头。

    “隆力,我说过了,我要找齐人手,布一个罗浮大阵出来,好杀了那个路天辰,为家族殉难的家人报仇雪恨。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将来着想,没一刻敢怠忽过,难道你还想问我失职之过吗!”后面的两句说来声色俱厉,听的人无不动容。

    “家主,我想问的是另外的意思,有人肯再不怕得罪路家而出手助你的大阵吗?”隆力单刀直入。

    隆扶蛇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光:“你怀疑我布不成大阵么?”

    “是的。”隆力干净利落的说道。

    “你也敢――”隆扶蛇身体一震,雷属灵力噼啪炸响的从他的身体升腾起来。高级的灵力鬼刀,黑光流动,厉芒直达两米之外。

    众人心头一沉,他要执行家法,这里的无人能挡,只能眼睁睁看着。

    “哼,你杀了我吧,”隆力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隆扶蛇很想一刀过去,了结这里的一切,赶紧赶回去。但他的眼光扫一一下这里,几百人竟然没有一人附和他的,就是说,他在路天辰这件事上的大错,已经让隆家人大失所望,这个家主之位也不过就是个空壳了。在这种情况下是杀不得人的。哀叹一声,隆扶蛇忽然收回了灵力刀,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们一直对我有意见,不过等到我手刃路天辰的时候,你们就没人再说什么了。不过隆力竟敢擅自请下宗谱,这一点就是现在不追究,将来反回族里后,一定家法的。”

    “不用,我可以自绝于此,只是家主大人,你还没告诉我们,那个大阵结得成么,家族里的武者还足够,只怕是阵眼的几个武王却是要请外人相助才行,你请了谁了吗?”隆力波澜不惊的问。

    隆扶蛇正为这件事焦头烂额,听了心里更是愠怒。

    “你看看这大鸟,“他用手一指身边的巨鸟说道:”这是神山殿送给我的用的,这种万金的异兽都借给我了,帮个小忙新闻中心不会太难吧,还有炎黄家,古维家,平时我们都是交好,这时再晓以大义,讲些路天辰将来对于他们两家的威胁,还怕他们不出手相助吗。有了这三家相助,你想一个区区小阵,还不是想怎么摆都可能。”说完隆扶蛇展颜一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