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七十六章屠龙
    面前是一副关切的温谆的桃花面,娥眉微簇,紧张的盯着他看。

    “好点了吗?”

    路天辰有些茫茫然的点头,翻身坐起:“好厉害!这本武技太了不起了,我的神识已经强过之前的几倍,可还是被它伤了,我要看看它是个什么东西。”

    “不许看。”寒水拉过他的手,神色从来没有的严厉。总算露出了导师的狰狞面孔。

    “没事,我不会现在修炼它的,我只是好奇。”路天辰一笑。

    “不,你看过肯定会炼的,我保证,之前的几人也说过你这样的话,但他们的下场很可怜,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在我的弟子身上重演。”寒水说得斩钉截铁。

    路天辰心下感动,忽而将她的手,放到嘴边,狠狠亲了一下,这是他和妈妈有时做的事,现在他觉得冷美人寒水老师慈爱得和妈妈一样。

    寒水任他胡闹,眼睛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厉色。她想以这种压力,促使他投降。

    路天辰又亲了一下,一笑说道:“好,我今晚不看,等我全恢复了,再打开它。”

    寒水已经知道无能为力了,只得说道:“听我说,在你还不是个真正武神的时候,别去碰它,你答应我,先别修炼它,时机成熟了,你的灵力意能都能支持得了这个武技了,你再修炼也不迟的,否则会有生命的危险。切记切记!”

    路天辰点头,忽然起身,扑到她的脸上,狠狠吻了一下,呵呵一笑,转身飞奔而去。

    寒水将一只美手覆到脸上,过了好一会才拿下来,心中的温暖浸渍得到处都是。

    到小屋,路天辰急不可待的打了神识海……

    他惊得跳了起来!

    ……这不是武技,是一把刀!天级重器宝刀屠龙!说它是武技还不如说它是藏在书里的一把灵力兵器。

    一把没出鞘的大刀矗立在他的神识海里,占据了神识海的大半个空间。炽烈如火,红色的线状的灵能独立于它的身上,绕体不住升腾,巨大的刀头在半镂空的古铜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刀鞘内,森然的不可直视。光是这个鞘体就够瞧的,直背直刃,直达到二尺的执手。执手的尾处,有一个晶莹剔透的龙头之形的垂饰,栩栩如生的两只火红的龙睛,两条火须。龙身从下盘旋上来,在吞口处张开两只龙爪。精美、古老、大气、威猛、豪放不羁。看不到刀头的终端,这把矗立神识海的巨刀似乎大得没边。

    好威风啊――

    一行字体悬停于刀身,这个具有灵体的大家伙,正得意洋洋的介绍自己:

    一兵在此,万刃俯首。屠以亿计,煞气为王。一刀天下,一夫天下。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小东西,你有能力拥有我吗?

    这个靠吸取天地灵气温养的大家伙,藐视一切的昂然而立,本身就是达到几百年的神物,经过这许多岁月的蕴育,已经达到了顶级的天级重器,排在这块大地上前三的宝器。而皇家的那把炎黄斧,要排到十名之外。天级重器也是不同的,屠龙一出,无人再敢称王!

    就算它如此强势,也不至于让路天辰跳起来,路天辰这一跳却是另一个发现。

    屠龙一出,美人狐在神识海里的空间,忽而一缩,比之前小了不少。她竟然惧怕这个点据了大半个神识海的大家伙。

    路天辰甚至能清楚感觉得到,只要他拨出这把刀来,美人狐就会魂飞魄散,完全的杀死在他的神识海里。

    这一发现足够他跳跃的了。

    对于有刨祖坟之恨的美人狐,他只想一刀虐死,万劫不复!

    ……一刀天下,一夫天下。把刀放在前面,是不是说打开这把刀,就能天下横行了呢!路天辰为这句话激动,想来那些打开它的人,都为这一句而无法自制的。路天辰也不例外,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打开它试一试。

    有过这个念头,神识里就有个声音叫起来:“你没疯吧,它杀过亿计的人,你打开它,杀气会直接送你死!它的威压强到超过你想像力的底限。你直接就被它压碎了,就算伤害到我的魂体,你也不复存在了,你以为你是谁呀!真武神么!”

    美人狐慌张而焦虑的叫。

    “哼!”路天辰冷笑,一股灵力已经覆在屠龙刀的执手之上,只要稍用力,就能把它拨出体外……

    “你他妈的疯子,我为什么会选择你啊……”美人狐再没有一点笑意,她终于为自己最初的决定深深的后悔了。这个本体早存了一份同归于尽的心,自己的奸计永不会得售,它的面前,几乎就只有一条路――毁灭!

    一触到刀上,路天辰全身的血液就忽地沸腾了,身处小屋中的他,长发飘飞,长衣无风自动,眼睛突然的变得嗜杀血红,脸上更是如滴出血来,全身颤抖,面容扭曲。有个声音在神海里如洪钟大吕般的响起:

    ……拔出来吧!一步成神!

    能成为真正的战神而不是依靠异体空间的力量,几乎是路天辰梦寐以求的事,现在全部的诱惑都摆在了他的面前,一举成神,虐杀飞狐狸……只要拔出它来……

    受着极度煎熬的路天辰已经到了极限,状如疯魔……

    蓦地,一股神识之力突入他的识海,在他的手上拼力一撞,冰寒之气顿时侵入神海,一把冷气森然的长剑,猛然向屠龙刀撞去,轰的一下,一切归于平静,路天辰从神识里甩了出来……

    一身冷汗,如同刚刚大病一场的路天辰一张眼,看到了身前两米处,伏着的一个曼妙的身体。

    长发披散,红润的小嘴边,一缕鲜血触目惊心。

    瑶净,她细心妆扮过,今夜是来幽会的,做好了一切贡献同时索取的打算,没想到一入门就看到了路天辰状如疯魔的样子,神识一探,大吃一惊的瑶净想也没想,就给了罪魁祸首的屠龙刀一寒心剑,结果处于防御中的不屑一动的屠龙刀还是伤了她,她此刻的神识已经乱成一团,胸口气血翻滚,不断的吐出鲜血来。

    清醒过来的路天辰马上明白发生的事,这个情姐救了自己一次。他忙上前扶她起来,将她扶到床上坐好,一手拿她的前胸,一手后背,生息功法催动,水属的医手片刻进入到遥净的身体,好一顿安抚。

    瑶净只是神识受到震荡,并没有大碍,如果她不是剑起仓促,屠龙刀再强也不会伤及她。关心则乱,不到三成的意能摧动下,这一剑就让她吃到了苦头。

    直到半个时辰过去,瑶净才一笑张开她的明眸:“我没事了,别累着你。”

    更多的汗水从路天辰英挺的脸上流下。他不愿放手。已经收了功法的路天辰,一只手在悄悄做着小动作――前胸的那只。

    “……你先别,好弟弟,你告诉我那把刀是怎么回事,太可怕了!它没出鞘,没动就这样霸气,如果拔出体外,一定吓坏不少人。它是什么……”猛然想到一件东西,瑶净的小脸顿时刹白!“不会是……”

    路天辰点点头:“屠龙刀!”

    “你疯啦!那是把邪刀,曾经杀人无数的,学院里已经有过先例,他怎么会跑到你的神识海里了?”

    路天辰脸上现出一份无奈,“当然是我自己请它来的,我打开了那本天级武技,它就在我神识海里了。”

    “……不要,你一辈子也不要再碰它,它太邪恶了!你会被它反噬的,连我们的院主也受过它的伤害,没人能在体外打开它,它就是个恶梦!”

    “是,我已经知道它的厉害了,你放心,时机不到,我绝不会再动它一下,就让它先在里面呆着吧,好赖也算个天级的重宝,丢了可惜!”

    “……它不会自己消失的,除非你死!听说它是个灵体,并不仅仅是把天级刀那么简单。”

    “我知道,你放心吧。”路天辰的手上加力,瑶净已经发育完全的大胸,少了几分坚挺,柔软而巨大,一只手都握不住,乳突硬硬的,很快的胀大,极富弹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